有炎氏部落後麵的險峻山巔之上,紫色的玉質山崖冇有任何遮擋的暴露在太陰星的冷輝之下,閃爍著淒冷的濛濛紫霞。

一個身影靜靜的枯坐在月光之下,不但不顯得孤寂,反而因其體內混亂的氣息攪的周邊天地元炁跟著躁動起來。

玉崖上也因為各種元炁的湧動起伏而變得風起雲湧,不小的動靜在夜空下傳出老遠,到讓此地憑添幾分生氣。

山崖上風起雲湧, 雨卻絲毫不為其所動,隻是直直的站在炎的幾步之外,繃緊的神經不敢放過四周的任何異動,全神貫注的小心護持著不遠處枯坐的炎。

隻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太陰星越升越高,炎的情況不但冇有絲毫好轉的跡象,反而自從交代完她之後, 就開始變得更加嚴重起來。

看了一眼不遠處被此地元炁異動吸引而來,卻又被混亂的元炁攪得粉碎的陰影,雨的心裡越加不踏實起來。

雨雖然堅信自己以自己哥哥的本事,肯定可以自己解決問題。但是,現在炎的情況卻恰恰相反,完全看不到好轉的跡象。

她不知道這種情況還要維持多久,但隨著此地元炁的異動,已經開始引起一些其他東西的注意了。

“必須要做些什麼!”雨心裡暗暗想道。

有了決定,雨伸手從山崖上攝起一張巴掌大得樹葉,在的雙手摺疊撕扯下,僅僅片刻功夫,就變成了一隻活靈活現的小鳥。

接著,就見雨雙手掐印,隨之道道靈光浮現並落在小鳥身上,讓這隻樹葉所化的鳥兒蒙上了一層淡淡的光輝。

最後,在雨的一口玄氣之下,煽動著翅膀向著山下的有炎氏部落飛了過去。

而此時的有炎氏部落, 在熊熊的篝火的照耀下,除了偶爾傳來男女原始的聲音外, 大部分族人都已經陷入了沉睡。

但有一些人現在卻正好相反,他們正就著月華星輝,不斷吞吐著天地間充沛的靈機元炁。

樹葉所化的小鳥在落入部落後,僅稍作遲疑,就立刻向著一個巨大的山洞飛了過去。

並最終在巡視的族人反應過來之前,停在了一位盤膝而坐,正采氣吐納的健朗中年婦人之前。

長期接生新生嬰兒,與孕婦小兒打交道,讓檸的麵向越來越慈祥。曾經縱橫莽荒叢林形成了彪悍之氣已經不見丁點蹤影。

小鳥落下之時,檸第一時間睜開了微闔的雙眼,眼中閃過一道淡淡的銀輝,有些疑惑的看了麵前這隻樹葉所化的小鳥一眼。

“雨的傳訊?”

檸自然認得自己女兒的手段,更何況這小鳥身上還帶有雨的氣息,她隻是疑惑女兒為什麼半夜給她傳訊。

心裡泛著嘀咕,檸手裡的動作卻一點都不慢,隻見她伸手對著麵前的鳥兒一點,其上附著的光輝立即化為一道靈光,其內一股資訊傳入腦中。

“姆媽,炎回來!他的修煉出了問題, 正在山上靜坐, 我在給他在護法。你快些找人過來幫忙。”

得此資訊,檸“噌”的一下站了起來。

一方麵是因為她最有本事的大兒子在離開近十年後,終於安全的回來了,心中自然激動。

另一方麵,炎雖然回來了,但修煉卻出了問題,擔心之下,心裡的焦慮急躁可想而知。

冇有絲毫的猶豫,檸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現在呆在部落裡的十多個練氣小成的練氣士,踏著銀輝向著後方險峻的高峰飛渡而去。

此刻,山崖之上比之剛纔更加混亂了。地上,附近越來越多的陰鬼怪譎被湧動的元炁波動吸引來此,天上更有一些巨鳥異禽盤旋著伺機而下。

雨有些緊張的站在炎的身邊,手裡不時打出一道道靈光擊退想要靠近炎的東西。因為不敢用毒,所以此時她顯得有些忙亂。

檸帶著族人趕來時,看到地正是這樣一副場景。

“炎!”檸第一時間看到了山崖邊閉目打坐的炎,口中不自覺的高撥出聲。可惜,此時的炎不可能給出任何迴應。

同來的族長看了一眼山崖上的情況,壓下眼中的擔憂,對身後眾人吩咐道:“先去幫雨,把四周都給我清理一遍。”

接著又拍了拍,眼睛仿若粘在炎身上,擔心地眼中含淚的檸,悶聲道:“走吧!我們去問問雨是什麼情況。”

有了十多個至少元神修為的族人加入,地麵上的威脅很快被解除,隻餘天空上的巨禽異鳥仍然啼鳴徘徊不去。

不過此時雨卻已經輕放鬆了下來,見到族長和姆媽過來,輕聲招呼道:“姆媽!族長!”

“炎到底怎麼了?”檸幾步來到雨的麵前,迫不及待的追問道。

“對啊!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炎什麼時候回來地?怎麼出的問題?”族長此時也有些焦急的問道。

“大哥今天白天回來地,當時還好好的。”雨深皺的眉頭,眼中藏著濃濃的憂慮和疑惑。

“但是傍晚時分,冇有任何朕兆的情況下,大哥體內的元炁好像忽然失控了一般。”

“我開始還想給他幫忙,但大哥阻止了我,隻讓我給他護法,說他自己可以解決問題。”

“但,一直到現在都還是這個樣子。反而把這些異獸詭譎給吸引了過來。”

說著,雨又詳細的給眾人講了一遍炎出問題的前因後果。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就這樣一直看著?”檸現在心神不寧,急的眼珠子都紅了,此時有些不耐的吼道。

到是族長,在聽了雨的話後,眼中的擔憂稍微少了一些,開口勸慰道:“炎是個有本事的,而且一直都異常穩重。他既然說自己能解決,我們就要相信他,給他護好法就好了。”

“族長說得有道理。”一個彪形巨漢插話說道,“炎的本事,我們在場所有人加起來都必不了。他既然說冇問題,我們還擔心什麼,安心等待就好了。”

說話的人是部落原來的狩獵隊長—虎,是部落裡最早踏入道途的一批人,也是對炎最信服的一批人。

在虎之後,其他族人也都紛紛發言,絕大部分人都讚同族長和虎的意見。

檸雖然心裡擔心,但也冇有更好的辦法,隻能和大家一起守在炎的周圍,焦急的等待炎的醒來。

時間悄無聲息的過去,山崖上也一直維持著原來的樣子,直到一股異香的忽然出現。

《人在洪荒,正在奮鬥》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新青豆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新青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