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天地迎來了天明之前最黑暗的時間。

此時,有炎氏部落後方的千丈險峰,正被黑壓壓的飛鳥巨禽所籠罩,鼓譟的怪叫聲響徹天際。

山下有炎氏部落的族人們,早在半夜就已經被夜空中盤旋的鳥群的怪叫聲驚醒。

此時正警惕的圍聚在一簇簇巨大的篝火前,神色凝重的抬頭望著遠處黑漆漆的山峰。

對於炎, 有炎氏部落的人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即使其離開部落已經十年之久的現在,那也是部落中時時被提起傳頌的傳奇。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在遠處那山峰之上,族長等人正在為炎護法。山上後半夜彙聚的鳥群顯然與此事脫不了乾係。

這種種異象讓他們即憂心緊張, 又好奇嚮往。

在山下族人們擔心的目光下, 上頂上此時又是另一方景象。

炎體內忽然出現的變化,即使是族長等人都可以清晰的感覺到, 心中不免雖然擔心,但卻不敢有絲毫的分心。

因為現在他們需要一刻不停的緊盯著越加躁動的鳥群和周圍黑暗中時隱時現的陰鬼怪誕。

感受著空氣中越來越躁動緊張的氛圍,現在族長等人很是有些慶幸此地山勢的險峻,為他們擋住了那些陸地上的凶獸巨怪。

外界氣氛高度緊張時候,炎的體內本來異常順利的脫變卻在最後時刻,因為幾股純陰之氣的出現阻擾,出現了一絲不和諧。

體內微妙的平衡被這股忽如其來的純陰之氣打破,脫變也因此嘎然而止。

受此陰氣的刺激,炎的意識猛然從混混沌沌的玄妙狀態清晰過來,感受到身體上的變化,心底不由一悶。

一方麵,那種仿若悟道一般的玄妙狀態被忽然打破,心中意猶未儘,難免遺憾。

另一方麵,本來順風順水在悟道狀態下,自然的恍若天成般的肉身脫變,受此影響, 再難有先前的自然天成。

雖不影響最後的脫變,但卻少了一份大道之下的渾然天成,失之自然。

心裡雖然遺憾鬱悶,但現在更重要的卻是解決體內陰氣的問題,以保證後續完成脫變的順利。

對於這些陰氣的由來,到是不難猜測,炎心裡稍稍一想就已明瞭。

此前,炎在遊曆洪荒之時,為了抓鬼捉陰方便,曾經依靠前世記憶裡五鬼搬運法的傳說,找了五隻分屬五行的靈鬼,練成了類似的五鬼法門。

平時,這五隻靈鬼被炎封印在手上五指之中,日常不時以自身精氣磨礪感染。

本想著借這五鬼之五氣,感悟演化五行之妙,也許最後可以憑此成就前世佛陀五指山一般的神通。

冇想到卻因此破壞了肉竅完美脫變的機緣。

癥結找到,炎冇有絲毫的耽擱,直接放開對五鬼的封印約束,五隻靈鬼不敢有絲毫停留的飛快竄出體外。

顯然,炎的精氣神特彆是肉竅的脫變,所攜帶產生的純陽精氣對於性屬純陰的五隻靈鬼來說, 並不是很友好。

隨著五鬼離體,阻礙肉竅脫變的純陰之氣也隨之消失,在炎有意識的推動下,剛剛稍稍停滯的脫變終於再次開始。

隻是,之後的脫變少了一份自然和天成,多了一股刻意和人為。

對此,炎也僅僅在開始的時候有那麼一小會兒的鬱悶和遺憾,轉眼就已經想通了。

畢竟,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天道尚且有缺,何況他這樣一普通的後天人族。

天地萬物,相生相剋,除大道之外,無有完美無缺者。強行十全十美者,天必嫉之,劫必臨之。

想通之後的炎,心裡甚至隱隱有幾分慶幸。就目前來說,完美實在不是他應該追求的,他也冇有應對天嫉的手段和本事。

而且,這樣的變化也不是冇有好處。

至少,因為受那五鬼的五行純陰之氣的影響,讓他的肉身在完成脫變過程中,自然而然的感染了一絲五行道蘊,為今後彙聚凝練五氣留下了便利和引子。

說來話長,實則僅僅一瞬間的事情。

在外界的有炎氏等人的眼中,隻見炎身上的氣勢剛剛一滯,接著其手上忽然閃過一抹幽暗的光暈,然後從中跳出五隻靈鬼。

“小心!”見到炎的手上忽然跳出的靈鬼,族長臉色一變,大吼一聲,正要動手。

“不要!那是大哥的護法靈鬼。”

雨曾經見過炎手上的五隻靈鬼,看到族長的動作,趕緊阻止道。

在外界眾人對炎體內忽然跳出的五隻靈鬼反應不一的時候,炎體內的脫變還在繼續。

僅僅片刻。

“翁!”

一聲仿若發自細胞血脈深處的天地道音忽然在炎的體內響起。

頓時,有寶光透體而出。

此寶光柔和並不耀眼,但炎的身體在其映照下,卻顯得格外通透純粹,甚至連體內的血液骨骼、臟腑玉肌都纖毫所見。

同時,炎渾身的精元之氣也在此時沖天而起,在其頭頂形成一股肉眼可見的浩蕩的血色狼煙。

一股比剛纔濃鬱不知多少倍的異香隨著炎身體的變化,猛然飄散開去,遍佈整個山巔峰頭。

忽如其來的種種異象讓山巔上人、獸、鬼、怪為之一靜,接著巨大的喧囂和衝突驟然而起。

黑壓壓鳥群伴隨著此起彼伏的怪叫尖鳴,仿若烏雲壓頂一般驟然從天而降,向著山上的眾人襲擊而來。

同時,山崖四周,無數陰鬼怪譎彙成一片漆黑陰影,散發著不祥的陰晦氣息,也四麵八方的向著山崖上包圍而來。

“小心!他們來了!”

一聲大吼,以炎為中心聚成一圈的有炎氏眾人手段齊出,頓時,焰火滔天,神風狂嘯,各種法術的光輝和武器的靈光連成一片,映的山間一片炙白。

有炎氏眾人的手段不錯,此起彼伏的法術和攻擊,讓他們第一時間擋下了天上鳥群成群結隊的撲擊和地上鬼怪的圍攻。

然而,雖然如此,整體形式對於有炎氏眾人來說卻並不樂觀。

一方麵,猛禽鬼怪的數量實在有些太多了,再加上它們之中不乏擁有特殊詭異能力的個體,種種讓人防不勝防的手段,總能時不時的給大家帶來困擾和危機。

另一方麵,這些怪鳥異禽、陰譎鬼怪受到炎身上異香的誘惑,在貪慾的支配下,儘顯獸性和瘋狂,攻擊起來悍不畏死。

山巔之上戰成一團,有炎氏眾人情況不容樂觀之時,炎卻巍然不動。

他不是不知道外麵的情況,隻是他現在雖然已經成就了先天純陽寶體,但要脫凡臨仙,卻還有最後一步需要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