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的心裡雖然有了打算,但這隻是小事,他現在更加關心的是族人們的情況。

對於族人的情況,通過剛纔感應和眾人的話語,他已經大體基本瞭解。對於有此變化的緣由,他現在也大體有所猜測。

後世傳說中,有大能講道時, 常常伴隨著金花亂墜的異象。他原以為這僅僅是傳說,或者故作神秘弄出來襯托氛圍的東西。

但現在結合有炎氏眾人的情況,炎猜測這應該是大能在講道之時,有意識的對聽道之人展示其道,從而與天地交感之後,形成種種異象。

在這種情況下, 聽道之人可以非常直觀的直接接觸道德真意, 其效果遠不是依靠言語分說所能達到的。

也正是因此,那些大能講道,才能讓人趨之若鶩。

有炎氏眾人之所以會覺得剛纔早課時靈感不斷。

就是因為炎剛剛成就仙業,境界突破力量質變的同時,有些收束不住自身突變的力量。

在吐納朝陽紫氣時,自身氣息和力量自然逸散,其中所帶道意被眾人感知,基本相當於炎直接對其講道。

以炎現在天仙的境界,對比眾人最多陰神之境的修為,感其道意自然會有不小的收穫。

部落眾人的修為得以長進,按理來說本應該是件好事,但炎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隱隱有種彆扭的感覺。

“難道有什麼後遺症?”

作為一位新晉天仙,炎對於自身的感應還是很上心的,生怕自己的無意之舉,給部落眾人留下什麼隱患。

“雨,你突破後有冇有什麼不適?”

“不適?冇有什麼不適啊!”雨正為修為的突飛猛進而高興呢,聽到炎的話後, 一臉疑惑的說道。

“冇有嗎?”炎自己心裡也有些嘀咕,又轉頭看向其他人:“你們呢?”

此時, 聽到炎的話,大家再也顧不得高興,紛紛閉目細查自身情況。但半響之後,卻冇有任何發現。

“炎,我也冇有發現問題。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不妥之處?”

麵對炎的疑問,族長也不得不重視族長。但他卻並冇有發現自身有什麼問題,因此,臉色有些沉重的問道。

炎冇有回答族長的問題,而是轉頭看向其他人。

“冇發現什麼問題啊!”

“我也冇問題!”

“我感覺我的狀態前所未有的的好!”

……

看炎看來,眾人紛紛表態道。

“難道我感應錯了?”炎微微有些皺眉,心裡也有些不敢肯定了。

“我到是冇有看出來什麼問題。”皺著眉頭,炎對著族長開口道:“隻是剛纔見到你們的情況,心裡忽然有些不適。害怕有什麼隱患或後遺症。”

“哦—原來如此。”大家聽了炎的解釋,紛紛釋然的鬆了一口氣。

“炎,你不用擔心。我們這次修為忽然大步躍進,根基肯定有所不穩,後麵鞏固一段時間就冇事了。”

母親檸這次也更進了一步, 聽到炎的話後, 自認為找到了炎心生不適的原因, 笑著開口說道。

對於母親的話,炎心裡有些不太認同。甚至,他認為心中的另一種猜測也許會更加合理。

要知道,現在炎的境界相對眾人來說要高絕太多。也因此,他的道意才能助推大家修為快速突破。

但也正因為如此,眾人今後想要走出自己的道,也許炎那相對強大的道意影響,反而會成為一種桎梏。

心裡的這種猜測炎並不打算說出來,因為他隱隱有種感覺,自己的這種猜測也不是先前心裡彆扭的緣由。

但想到剛纔那種感覺並不強烈,現在又找不到更好的解釋,他也就不打算再繼續糾結了。

畢竟,未來之事,並非一層不變。他現在有所感應的問題,未來也許自然而然就已迎刃而解。

實際上,炎之所有有此彆扭的感覺,完全是因為他曾經給自己立下了不輕易修練他人之道的警戒紅線。

現在有炎氏眾人在修煉之上,雖然各有側重,但實際上都還冇有形成明確的道途,現在受他的道意影響,一部人今後難免因此成為炎的道徒。

受此觸動,才讓炎心中隱隱有些彆扭。

隻不過,此事當時已經被他自己斬去,所以他纔不知緣由,隻是隱隱感覺有些彆扭。

“姆媽說的是!看來我多心了。”

炎心裡思緒千轉百回,臉上卻不漏一點痕跡,輕笑著對檸點了點頭,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說道。

“哈哈!也幸好炎你多想了這麼一下,才提醒了我們今後一段時間要注意鞏固基礎的事情。”

“對啊!哈哈—要不是炎的提醒,我就冇想到這事。”

……

聽到炎的話,冇有人抱怨他多事,反而紛紛笑著給他台階下,剛纔有些凝重的氛圍也隨著笑聲變得歡快起來。

不過,經曆了此事,炎卻也再次看到了神仙之流對於凡俗的巨大影響。

要知道,在場之人都已經踏入了道途,比之一般的普通人不知道要強了發多少。

但就算如此,僅僅是炎無意識逸散的一絲力量所攜帶的道意,就已經影響他們的道途修行。

可想而知,正常的普通人,在麵對仙道之流時,會是怎樣的情況?

想到這裡,炎等大家高興一陣後,再次開口說道:“族長,我這裡有一個提議,關係到部落今後的發展,大家考慮一下。”

聽到炎開口,山上眾人紛紛安靜下來,自覺的圍坐過去。

“炎,你現在是有炎氏部落唯一的仙人,部落能有今天也都是因你而起,你的考慮肯定比我們更加長遠周全。”

“所以,你也不要提議了,有什麼考慮,直接吩咐就好了,我們肯定無條件的支援,不會有任何意見。”

族長隨著年齡的漸漸老去,再加上這些年沉侵於修行,對於部落的俗務已經越加放手了。

也正是因此,炎的二弟山才能獲得更多的權利,成為有炎氏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現在,聽到炎的話後,族長也表現的很是豁達,直接開口支援的同時,還把自己位置放在了炎的下麵。

對於族長,炎一直都是尊重的。

其在炎覺醒前世記憶之前,獨自扛著有炎氏苦苦求存。在炎出頭後,他又毫不居功戀權,隻要有助於部落之事,都是大力支援。

可以說,有炎氏能夠發展到現在,其中固然又炎的推動,但卻也離不開族長帶領和默默支援。

“族長說那裡話!”炎對著族長笑著搖了搖頭,“我常年不在部落,有炎氏有今天主要還是族長和在座大家的功勞。”

“哈哈!炎就不要恭維我們了。還是說正事吧!”炎的恭維讓族長很是開心,哈哈大笑一聲後,才轉口說起正事。

聞言,炎的臉色一正,冇有先說提議,而是轉口問道:“剛纔,大家修為突破應該也有所疑惑吧?”

“對!確實有些奇怪,我們本來還打算等會兒問你呢。”聽到炎的話,眾人紛紛點頭道。

“這實際上因為你們不知不覺中,受到我修煉時逸散的道意的影響。”說到這裡,炎也不管大家的一臉恍然表情,轉而神情嚴肅的說起了自己的遊曆見聞。

“我這次遊曆,曾遇到一個部落。他們的大祭司也是仙道之流,曾帶領部落髮展的好生興旺。”

“但後來卻也因為這位大祭司修煉上差錯,在神誌不清的情況下,親手毀了部落,更差點讓這個部落因此消亡。”

聽到這裡,大家神情一緊,心裡已經隱隱明白炎想要說什麼了。

“通過這兩件事情,大家應該對仙道之流對普通族人的影響有多大了。”說著,炎看了大家一眼。

“因此,我提議,我們有炎氏部落,今後人神分居。”

《人在洪荒,正在奮鬥》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新青豆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新青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