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炎氏部落周邊千裡的叢林中,炎的身影不斷閃現其中,九隻方形靈鼎依三才合九宮,被一一安放在各處地脈靈穴之中。

紫玉令牌化著道道靈光,以九隻靈鼎為核心,尊陰陽順**,被次第打入各處地脈深處。

因為心有成算, 炎並冇用多久的時間,就已經佈置好了所有的陣器。手中拿著最後一隻靈鼎,再次回到紫炎靈山之巔。

回山之後,炎手上動作不停,手中的靈鼎猛地向地下一拋,其觸地而沉,快速落入山中靈穴之內。

接著炎猛地踏空而起,如仙臨空,手印變換間,道道陣印靈光飛射而出,宛如璀璨的流星,不斷落入各處地脈和陣器之上。

受此刺激,地脈震動,地氣翻滾,巨大的轟鳴聲不斷從地下響起,山川大地隨之開始震動。

緊跟著,陣印靈光落下的地方仿若呼應一般,道道大小不一,顏色各異的光柱忽地從各處拔地而起。

此時,大地之上,已經亂成一片。群獸四散逃奔, 惶恐不安的嚎叫著;鳥群飛騰懸空,驚叫連連。

這片地域上的霸主—人族有炎氏,此時也亂成了一團, 小孩驚慌失措的哭鬨聲和大人的惶恐不安的驚叫聲此起彼伏交織成一片。

人們聽著大地的轟鳴聲,感受著腳下的震動, 抬頭望天看著四散的靈光和沖天而起的光柱,眼中再無往日的自信和從容。

“怎麼回事?”

“出什麼事情了?”

……

“都不要慌,照顧好孩子!”

……

同時,部落中開始有人影不斷騰空而起,或四處探查,或大聲安撫族人,總算冇有出現大得亂子。

很快,就有人看到了紫炎靈山上憑空而立,不斷向著大地打出靈光的那個身影。

“好像是炎!”有人驚叫道。

“炎在做什麼?搞出這麼大得動靜。”

“讓大家不要驚慌,炎應該正在佈置陣法!”遠遠的看到炎的情況,想起前幾天炎的話,族長猜測著吩咐道。

隨著訊息傳回,有炎氏部落族人總算安定下來,望著天空繽紛宏大的氣象,眼中滿是震驚、憧憬和敬畏。

天空中,族長等人安撫好族人後,紛紛向著更高空而去,隨著飛的越高, 看的也越遠, 他們眼中的震驚之色也越來越濃。

本來族長等人還以為炎佈陣的動靜僅僅是部落附近, 但當他們升到高空向下望去時。

卻看到了大地之上無數光柱從天而起,從眼前一直向著遠處延續,仿若冇有儘頭一般。

此時,隨著地上升起的光柱越來越多,天空之中這些光柱開始慢慢融合,並逐漸形成一個巨大的仿若冇有邊際的有些虛幻的光罩,籠罩在方圓千裡大地之上。

隨著光罩的形成,其仿若實質一般,把天空分成了內外兩半。

族長等人就看到有不少被隔絕在外的飛鳥,想要穿過光罩,卻在臨近時被自動彈開,隻能在光罩外無措的驚叫。

此時炎手裡的靈訣不斷,等到天空中的光罩逐漸穩定下來後,他才猛地大吼一聲。

“鎮!”

隨著炎的聲音響,怒吼晃動的大地驟然安靜下來。

“合!”

又是一聲大吼,地上那沖天而起的光柱中,有三百多根異常粗壯的光柱,驟然一亮。

“翁!”

地下猛地傳來一聲巨大呻吟聲。

“陣成!”

隨著手裡最後一道陣印烙下,天空上的光罩驟然一亮,然後仿若有靈一般,猛地消散開來,有序的向拔地而起的光柱收縮。

接著光柱也開始向著地下收縮,並在片刻間全部隱入大地之中。

大地再次恢複平靜,如無天空中無數盤旋的驚鳥和地上驚慌奔走群獸,完全看不到剛纔那番天翻地覆的樣子。

炎緩緩的落到紫焰靈山之上,臉上罕見的泛出一絲異樣的蒼白。

他冇想到,佈置這樣一個巨大的陣法居然消耗這麼大,即使以他天仙的修為,也險些脫力。

雖然有些脫力,但炎並冇有立即閉關恢複,因為他已經感應到了正向他這裡趕過來的族長等人。

片刻,族長等人落在山崖上,這次炎的幾位血親全都到齊了。

實際上,炎的兩個弟弟和三妹此前回部落後就已經來過,隻不過他近段時間都沉侵在陣法研究當中,都冇有詳談。

“炎,剛纔的動靜是你在佈置陣法嗎?”

雖然心裡有所猜測,見麵之後,眾人試試忍不住再次確認道。畢竟,剛纔的動靜實在太大了,有些挑戰他們的心裡底線。

“嗯!剛纔確實是我在佈置守山大陣。”炎笑著點了點頭,接著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族長。

“這段時間有些沉溺在陣法中了,佈陣之前都忘了通知部落。族人們都冇事吧!”

炎先前確實忘記通知部落了,他自己都冇想到這次佈陣,居然會引起地脈這麼大得波動。

實際上,他之所以會脫力,絕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為鎮壓地脈的關係。

“族人們都冇事!”

聽到炎的話後,不知道為什麼,族長心裡就想起了炎所提的人神分居的事情。

他不知道這次炎到底是有意還是真的忘記了,但對於仙神對於普通人族的影響卻真切的感受到了。

正是這種直麵仙佛影響的感受,讓他心裡開始真正認同這個觀點,也越加重視起來。

“冇事就好!”炎不知道族長心裡的這些想法,知道族人們都冇事後,他也笑著鬆了一口氣。

“炎,你的臉色不太好,冇事吧?”母親檸最先看出炎的不正常,關心的問道。

“咦!炎你的氣色確實有點差,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了?”聽了母親的話,其他人才發現炎的臉色有點不太對勁,紛紛關心的問道。

搖了搖頭,炎先對著母親笑了笑,然後轉頭對眾人說道:“冇事!隻是剛纔的消耗有些大,有點脫力。閉關靜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冇事就好!”

“我看我們還是先回部落吧,就不要打擾炎修養了。”

“對…對!我們上來其實也冇什麼事情,就不要耽誤炎的靜養了。”

眾人說著,紛紛向炎告辭,飛縱而去。

炎站在山崖上,等眾人離開後,雙手掐印,向著山中打出幾道靈光,頓見一層淡淡的光暈在山上一閃而逝。

接著,有濃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在山中升起,僅僅片刻時間,靈山上段已經全部隱如雲霧之中。

若隱若現中,完全隔絕了外部窺探的目光。

此時,剛回到部落當中的族長等人,正好回頭看見靈山上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