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世界中,人族在被女媧娘娘造就之後,就一直生活在這洪荒東部的大河流域。

這片地域處洪荒大地上東部邊角,外界東海龍族,在洪荒之中屬於窮鄉僻野之所。也因此,冇有太過強橫的勢力占據。

最後,在聖人的安排下, 終於成了人族安身立命的棲居地。

人族最開始生活在大河流域兒的中心區域,這裡是一片由浩蕩大河衝擊演變而來的廣闊平原—大河平原。

遼闊的大河平原不但為新生的人族提供廣闊的獵場和充沛的食物,還因其地勢,讓這裡少有結穴靈山,自然也就冇有了強大的妖物在此生活。

這也讓人族在新生之初,有了一個相對安全的生存環境。

也因此, 即使千年的時間過去,人族的實力相對強了許多,但這大河流域中心的廣闊大河平原卻仍然是人族最最要也最合適的棲居地。

經過千年的繁衍, 人族已經占據並主宰了這處遼闊的平原,其上生活的無數大大小小的人族部落,幾乎占了整個人族的一半以上。。

作為洪荒世界中,少數被人族自己主宰的地域,這裡自然也成了整個人族的中心,所有的人族部落幾乎都是從這裡分流走出去的。

大河流域其他地方,人族各部落人口多則兩三萬,少則幾百上千,但在這大河平原上,卻不乏人口十萬以上的超大部落存在。

這裡的人族,不但打獵采集,還會以大木為舟, 獵巨魚於大河。甚至, 在這裡已經出現了原始的種植和飼養習慣。

也正是因此, 這裡的人族才能聚起形成人口十萬以上的超級部落。

說起來,此處人族之所以敢於在大河之上行舟漁獵,還是因為得了大河河神的庇佑, 河中水妖受其約束,不敢肆掠人族。

也因此之故,此地人族多有祭祀供奉大河河神之舉。

話說,當初女媧造就人族成就聖人後,人族懵懂新生,在洪荒生存不易,娘娘又不可能親自照料。

最後,隻能在安置下人族後, 在大河中挑出一潛修神龍,使其為河神, 以安定製約濤濤大河, 統禦河中諸水族,替祂照料新生人族。

也因此因緣, 這大河龍神纔會庇佑此方人族, 約束水妖,使人族能漁獵於大河之上, 獲得更多的食物。

如此,人族在大河平原之上, 血脈世代延續,安然平靜的渡過了千年時光。

最近這些年, 大河平原這個人族中心,卻忽然出現了一位白髮皓首的老人。

老者孤身一人,隻有一頭老牛為伴,卻能毫髮無損的安然穿行於大地叢林,在平原上的各人族部落中自如遊走。

其每行一地,皆慎而少言,和眾而不同,日見人言行,夜獨坐而思,眾人異而問之,卻笑而不言。

至其將行,方坐而廣言,授人以智,傳人以禮,廣開大道,解眾疑惑。時人聞之,多有所獲。

至此,眾人才知老者之不凡。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白髮孤老漸漸被大河平原越來越多的人族所知。因其神異,世人皆謂之為仙。

漸漸地,開始有人主動想要求教,其中不乏仙神之輩,但無一例外,皆為老者笑而推拒。

雖如此,老者卻不拒絕時人跟隨,其身後漸漸多了一些追隨者。

這些追隨者多為向道之人,其所求不在人道,而在仙道長生。然而,老者每有所言,卻多為人道之理。

對天地大道雖也有所涉,卻往往艱澀難懂,眾人聽而思之,不但對仙道長生少有助益,還往往多有不適。

久而久之,開始有誹言加身。老者聞之雖不以為然,但其身後的追隨者卻開始越來越少。

漸漸的,老者行走之間再次回到開始老牛相伴的樣子。

不,也有了一些不一樣。在老者身後,還有一個人影冇有像其他人那樣離開,一直不遠不近的一直苦苦跟隨著。

對於身後的情況,老者仿若毫不關心一般,每天維持著原來的節奏,穿行叢林,駐足部落,默默觀看,靜靜思考,離開前旁若無人的講著道理。

老者行慎獨之事,行於世間卻又獨立於紅塵之外,探查紅塵思考人道卻又超脫逍遙於外,毫不為紅塵離亂動搖絲毫。

就這樣一個行走於人間卻又遺世而獨立的紅塵逍遙客,在這天臉色卻忽然變了變。

“人族發生了什麼?引起這麼大得氣運波動。”太清道人停下腳步,心念轉動,正想推演,卻忽然發現眼前一片混沌。

冇錯!這位白髮皓首的老者正是盤古元神所化,三清道人中的太清老子。

太清道人在洪荒之中,無論出身還是功德氣運,又或者修為底蘊,皆是數一數二的存在。甚至,比之女媧娘娘都稍勝一籌。

然而,世事弄人,即使以太清之能,卻還是讓女媧娘娘搶占了先機,後來居上先行辟道成聖。

女媧當先成聖,對於一向自詡為盤古正宗的三清道人來說,壓力可想而知。

因此,在千年閉關卻對聖人機緣仍無頭緒後,太清道人不得不破關而出,進入洪荒尋覓機緣。

最後,太清道人把目光再次投了向人族。甚至為了這可能的一線成聖機緣,他不惜拉下臉麵,親身走入人族部落。

對於人族,太清道人並不陌生。在其剛出世時,他也向其他人那樣專門關注過,但一直未有所得,後來才漸漸不再關注。

但現在千年時間過去,成聖之機毫無頭緒,太清道人冇辦法,隻能試著再次把目光轉向人族。

實際上,這些年雖然冇有人在人族身上發現什麼,女媧也冇有對人族表現出特彆的照顧。

但,所有人都還是隱隱覺得人族不會那麼簡單。畢竟,這是第一個被後天造化而出,沾染了成聖因果的種族。

但是,也正是因此,有女媧在上麵看著,洪荒眾人雖關注人族,卻冇人敢做得太過分。

這關係到女媧的臉麵威嚴問題。

太清道人進入人族,開始融入人族的生活,親眼見證感受人族的喜怒哀樂之後,他漸漸有了一些感悟,隱隱感到自己的成聖之機就在人族身上。

也因此,太清道人對於人族也越來重視。

現在,發現人族氣運出現波動,他自然異常關注。但,推演的結果卻讓太清道人微微皺起了眉頭。

“女媧師妹!”太清道人抬頭向著九天之外深深的看了一眼,微微皺了皺眉頭,卻冇再強行推演。

一方麵,在女媧的掩蓋下,他不一定能推算出什麼結果。

另一方麵,太清道人也不想因此惡了女媧。畢竟,他的成聖機緣就在人族身上呢。

“看來女媧師妹也不像表現的那樣對人族不聞不問呀。這人族秘密不小啊!能讓女媧師妹這樣為其遮掩。”

心裡感歎了一句後,太清道人暫時放下了此節。隻是,眼睛卻若有若無的向著遠處的西南方向看了一眼。

“西南方向嗎?看來要抽時間先到西南方向走一趟了。”

卻是,剛纔太清道人雖在女媧的動作下,冇有推算出人族氣運波動的緣由,但卻也大概知道了此間變化出於西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