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妖山穀下的秘境小世界中,炎完全沉侵於大道的感悟中,完全不知道自己赦封鬼神之事,居然還引起了這麼多的後續。

炎更加不知道,因為此事,他已經進入了女媧聖人的視線,裡裡外外都被瞧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也不知道, 因為推動女媧祭祀之事,幸運的取悅了聖人,從而得聖人出手,隨手掩蓋了他的命運,讓他從此不在天機演算之內,享受了一把聖人門徒的福利。

炎也一定不知道,因為他的封神之舉,把太清道人吸引了過來, 徹底改變了人族的未來格局。

時間恍惚而過, 匆匆又是十年時間。

一直在秘境中閉關不出的炎也終於在這一年消化了赦封鬼神來帶的好處,在秘境中破關而出。

對於炎這樣的天仙來說,十年的時間並不算長,也不足以讓炎的修為境界有什麼大的突破。

但這十年,炎也冇有白過,卻是在道術神通上有了巨大的突破。

其原本就掌握的幽通神通不說,在這次閉關中,已經被炎修煉到了大成境界。

可以此辨陰陽斷虛妄,進而溝通天地九幽,神遊地府陰世,於冥冥之中溝通鬼神,洞察冥府陰世。

藉助大成之幽通神通,炎現在不但可以以此秘境小世界為基,在陽世之中隨意開辟陰陽通道。

還可以藉此立下鬼門關,主動吸引陽間鬼魅,讓此方陰世小世界在一定程度上幅度的融為陽世陰麵,化為一地之陰府。

除此近乎達成的幽通神通之外, 炎在這些年,還藉助鬼神之赦帶來的好處,再次領悟以一門新的神通。

這門神通名為驅神。此門神通源於炎對所赦封鬼神的影響,藉此神通之力,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甚至驅使低階鬼神。

當然,在炎看來,這個神通在現在這個洪荒時代, 有些不合時宜,仿若一個雞肋, 基本冇有什麼大用。

因為, 現在洪荒世界中,所有神邸基本上都自參規則, 其神位高低神權範圍基本都依托其自身掌握的規則力量。

祂們與炎所赦封的鬼神, 以及後世天庭和人道所封的鬼神,有著天壤之彆。

現在的神邸, 祂們修神道,於上體悟天心, 於下自參規則,皆有自身之道, 比之巫妖仙佛絲毫不差。

而後世之鬼神, 許多出自赦封,其力量由神職而來,本身幾為天道傀儡,已經淪為仙佛附庸。

因此,現在炎所領悟的驅神神通,真正能夠驅使影響的神邸,也就他自己赦封的鬼神,以及那些神力淺薄的小神而已。

“老爺,你終於出關了!”看到炎從石屋中走出,潘玉急忙過來問候道。

炎現在的心情不錯,聽到潘玉問候,笑著點了點頭,看了他一眼問道:“我閉關這些年,秘境中可有什麼大事發生?”

“老爺放心!在五位鬼帝鎮壓統禦下,這些年秘境除了比原來越發廣闊壯大之外,冇有彆的大事。就是…就是……”

潘玉說著說著,忽然變得吞吞吐吐起來,神情有些糾結,猶猶豫豫的不斷偷偷打量炎的臉色。

炎撇了對方一眼,也冇有追問,隻是心念一動,幽通神通發動。

恍恍惚惚之間,他仿若化身秘境天地一般,視角超脫於整個秘境之上,頓時,此方秘境小世界中的一切,都毫不保留的展現在了炎的麵前。

然後,炎就在五方巨大的鬼城中,看到了一些意外的變化。他心裡也知道了潘玉為何會猶豫了。

原來,在炎閉關的這十年裡,隨著此方秘境本源的不斷壯大,小世界中的天地規則也變得越來越完善。

然後,理所當然的,秘境中生活的這些懵懂陰魂中開始有靈鬼開悟靈慧,甚至,漸漸有踏入道途的跡象。

潘玉顯然因為這些開悟之靈鬼,想到了他自己曾經的經曆,所以纔在炎的麵前變得吞吞吐吐。

炎看到此種情況後,卻並不意外,從潘玉的出現開始,他就知道,這秘境中隨著生活的陰魂越來越多,遲早會有一些靈鬼開悟靈慧。

“你去通知白福他們,對於那些已經開悟靈慧的靈鬼要單獨安置,善加管理,務必讓他們明白秘境中的規矩,絕不允許他們破壞擾亂秘境中的秩序和安寧。”

“另外,你再讓白福他們注意,要加強秘境中的陰陽通道的守護,絕不允許秘境中生活的陰鬼擅離秘境,亂了天地陰陽。”

潘玉心下正在猶豫,是否該為那些開悟靈鬼向老爺求情,忽然聽到炎的吩咐,不由微微一愣。

“老爺怎麼知道開悟靈鬼的事情?道高至此,已可前知嗎?”潘玉心緒翻滾震動,一股淩然之情油然而生。

“是!老爺!我這就去通知五位鬼帝。”心裡念頭轉動,潘玉的麵上卻不動聲色的恭敬回答道。

“嗯!你去吧!我閉關這麼久,也正好出去轉轉。”炎對著潘玉擺了擺手,撂下一句話後,久不再管他,徑直騰身離開秘境。

在秘境的純陰死氣環境中一呆十年,現在出關後,炎的心裡異常懷念外麵溫暖的陽光。

炎的運氣不錯,離開秘境之時,恰好是洪荒黎明之時。

看著天地之間隱隱升起的一抹金色光暈,炎隻覺渾身的肉竅細胞都開始變得活躍起來,純陽元神更是蠢蠢欲動,顯得格外興奮。

按捺住萌動的心緒,土行遁術隨心而動,一步踏出,已經幾十裡的距離,僅僅片刻之間,炎就已經回到了自己紫炎靈山上的道場之內。

此時的紫炎靈山,在團團護山大陣帶起的靈霧環繞下,隨著朝陽的苒苒升起,若隱若現間,氤氳紫霞閃爍,仿若仙境。

進入山內,在山頂東邊的紫玉靈崖上,可見一紫胎玉葉的靈根玉樹閃爍著紫玉霞光,仿若一頂高貴華麗的冠蓋,護衛在一座古樸精緻的院落之上。

這處院落背依靈樹,麵朝紫陽,上覆冠蓋,下擁靈竅,地氣隱隱,靈韻陣陣,在灼灼紫霞中,顯得異常不凡。

出了院落,前方是一片紫色玉崖上,此時三個身影正麵東坐於玉崖邊上,伴著玉崖外朵朵靈霧,各自吞吐著天地中彌散的朝陽紫氣。

“誰?”因為炎的忽然出現,驚起了盤膝而坐的三人,眼前這幅逍遙自在的神仙畫卷,隨之嘎然而止。

“不用驚慌!是我!”炎看著被驚的跳起來的山和兩個妹妹,急忙笑盈盈的出聲安撫道。

“大哥?”

三人先是有些不敢置信,接著異口同聲的驚喜叫道:“大哥你回來呐!”

“其他的我們等會兒再說。先繼續把早課做完。我都已經有好久冇做早課了。”炎笑著擺手止住了三人的話頭,讓他們重新坐下,繼續剛纔未完成的早課。

在說話的同時,炎自己先自顧自的來到崖前,麵東坐了下來。他現在可是對已經斷了許久的早課異常嚮往的。

《人在洪荒,正在奮鬥》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新青豆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新青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