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流域外圍,人族垚部落,聽著太清老子篤定的話,炎的心裡一緊,抬頭正對上對方那一對淡漠而幽深的眸子。

前世的記憶,是炎在洪荒世界生存,並與那些先天大神爭鋒,進而追尋大道的依憑,是絕對不能訴諸於口的秘密。

因此,聽到老子的話,對上那仿若能夠看透他的眼眸時,炎心裡一緊的同時,心思極速轉動。

炎努力壓下心裡那絲不安的的情緒,控製內心的波動,保持臉上的平靜,異常恭敬的對老子解釋道:

“晚輩曾經聽說這方天地之中曾有聖人出於九天玉京,為道祖—鴻鈞。後其廣傳大道於眾生,有三千紅塵客幸而聞道於坐下。”

“其中,又有女媧娘娘等四位最頂尖的高德大能,得鴻鈞道祖認可,成其坐下親傳弟子,得其親厚真傳,身份最是尊貴。”

“聽說,這四位高德大能之中,女媧娘娘隻居其末位,在祂前麵還有三位師兄。剛纔聽前輩稱女媧娘娘為師妹。”

炎說著,抬頭看了老子一眼,在其平淡的眼神中,接著恭聲道:“以娘娘之尊貴,能稱其為師妹者,想來也就隻有祂的這三位師兄—盤古正宗嫡傳的三清天尊了。”

“你的見識不錯,知道的到也蠻多。老道如你所想,正是道祖坐下的太清道人。”老子聞言點了點頭,像是認可了炎的說法。

但實際上,炎剛纔的緊張和異樣哪能逃過老子的眼睛?隻是他現在正苦尋成聖機緣,並冇有深究的打算。

畢竟,在老子的眼中,炎是女媧的人,既然其專門為炎掩蓋命理,他自然也不會在此時冒著驚擾女媧的風險,去節外生枝。

雖然已經篤定麵前的老叟是太清老子,但現在聽其親口承認,炎還是難掩內心的波動。

“人族炎拜見太清道德天尊!願天尊早臨聖道!”努力壓下心裡的激動,炎躬身正式拜見道。

老子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你能得女媧師妹另眼相看,又有大功德大機緣,能悟出鬼神封赦之法。對於道與神相信應該也不陌生。”

“此兩者,何能超脫?明心見性者,三千大道,皆見諸於道,天地自然顯化,擇善而明之,皆可得道超脫。”

炎聽著老子的話,心裡卻冇來由的升起一股煩躁之感,讓他一時意亂心煩。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會有這種抗拒煩躁之感,但麵對老子親口解惑的機會,炎也顧不了多想。

強自壓下心裡的煩悶,再次開口問道:“天尊,大道何物?我輩當如何逐而取之?”

“大道無名,渾然天成。其先天地而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為天地之母。”

……

“大道無情,運轉日月……大道無為而無不為……”

……

“道生一,一生二……萬物負陰而抱陽,有清有濁,有動有靜……”

……

“尋道之徑,在於天地,在於自然……致虛極,守靜篤,載營魄抱一……”

……

“近道莫如善水,以至柔無為而行濤濤之勢……”

……

太清老子的寡淡不見絲毫色彩的聲音不斷在炎的耳邊響起,引得他的心潮翻滾,似乎有無數靈感感悟升起。

但遺憾的是,老子解惑,卻並冇有傳說中金花亂墜的異象。

炎的這種感悟並冇有持續多久,僅僅片刻之後,他就被心裡越來越重的煩躁抗拒之意攪亂了心神。

清靜不在,即使老子的聲音仍然不絕入耳,但炎卻再難有任何收穫。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心緒越加絮亂,難以控製。

“譴其欲,而心自然。澄其心,而神自清……內觀其心,心無其心……觀空亦空,空無所空。所空既無,無無亦無……”

老子自然也看出炎的狀態有些不對勁,也不見他有多餘的動作,僅僅口中所說稍稍一變,一股清靜之意油然而生。

受到這股清靜之意的感染,炎隻覺心中煩躁儘去,心神逐漸空明,耳中隻餘老子的渺渺道音。

然後,空明致靜之中,一股曾經自我封印的記憶忽然湧上心頭。得此不可言之記憶,炎心中猛地一震,空明清靜之境再次告破。

老子有些意外的看了炎一眼,臉上雖然神情不變,但心裡卻不免搖頭:“功德氣運雖佳,但心性雜亂,不得清靜,那成大氣。”

心裡這樣想著,老子也就冇了繼續講下去的興致。停下話頭,正打算打發兩人離開,卻見炎抬頭忐忑的看了過來。

“天尊,我曾見一道友,僥天之倖,得遠古神邸傳承。此本為天大機緣,然,此傳承中,卻暗藏遠古神邸算計。”

“我那道友修神邸之法,行神邸之權,承神邸之運,潛移默化之下,根基改移,漸漸趨於神。”

“最後,當時機成熟,那道友修行至關鍵時刻,神邸驟然發動,想要吞其靈奪其身,從遠古寂滅中奪舍歸來。”

說著,炎臉色難看的看了太清道人一眼,最後鼓足勇氣問道:“敢問天尊,此為正道?我輩仙道亦可複此道?”

聽了炎的話後,老子心裡微微一轉,總算明白了炎剛纔心緒難平的原因。

抬眼看了炎一眼,老子搖頭說道:“大道無情,無有正邪。然,此神邸所行奪舍之事,卻已經落入下乘。”

“要知道,此法雖可以從大道、氣運因果上改移根基,讓奪舍重生變得自然順遂。但世間眾生各有其靈,命數根基各異。”

“除非被奪舍者,自願奉獻身魂。否則,奪舍他人之身,總會有所不協,遺禍存留,將再難有得道之望。”

老子說著,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炎,繼續開口道:“因此,無論是神還是仙,凡有向道之念者,對道途有所期待者,絕不會生出奪舍他身的念頭。”

聽了老子的解釋後,炎覺得很有道理,早前心裡的被迫害症稍稍有所緩解,臉上的神情也隨之輕鬆了不少。

當然,他也冇有完全放下心。畢竟,按老子的說法,此法雖落於下乘,卻確實有效而且好用。

當然,老子這些大能之輩而言,卻顯然於不屑行此法。這也讓炎再請教起老子的時候,顧忌少了不少。

“請教天尊,那上乘之法當如何行之?”心裡放鬆之後,炎自然不會錯過請教的機會。

老子本來看炎心思不定,已經打算打發兩人離開,知道了炎心裡的顧慮後,在微微有些好笑的同時,也對其謹慎之態心生讚賞。

畢竟,在洪荒這樣的世界裡,想要活得長久,在自身修為未能登頂之前,小心謹慎是一個必備又彌足珍貴的品質。

也因此,聽到炎詢問後,老子順心遂意,也冇有拒絕,直接開口道:“上乘之法莫過於修行。自成超脫,真靈不滅,自然不用行此下乘之法了。”

老子此話一處,炎直接傻眼了。道理雖然如此,但卻真是一句廢話。

畢竟,炎還知道聖人不滅呢!也知道努力修持,成就聖人境界纔是堂皇正道,但他現在做不到啊!

老子仿若看出了炎的腹議,掃了他一眼後,才悠悠問道:“你可知道天仙之後當如何修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