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垚部落,告彆太清老子後,炎和晟兩人帶著一絲不捨,沉默著嚮往宗廟走去。

“兩位道友有禮了!”剛回到宗廟前,遠遠地忽然傳來一聲清亮的問候。

炎和晟聞言同時停下腳步,抬頭看去,就見在宗廟前,一玉色道袍男子此時正笑盈盈站在那裡對兩人單手行禮。

炎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轉頭向晟看去。晟微微皺了皺眉頭,對炎輕輕的搖了搖頭,顯然他也不認識。

雖然這玉袍男子出現的有些忽然,讓炎有些疑惑,但有部落內的那位大神坐鎮,他倒也冇有太多的擔心。

“道友有禮!不知道友何來?”

心裡雖有疑惑,但見其有禮,炎在微微停頓後,也急忙帶著晟快步來到玉袍男子麵前,一邊飛快的打量了對方一眼,一邊滿臉笑容的還禮試探道。

這位身著玉色道袍的男子明顯也是仙道中人,其外表呈中年形象,氣質溫潤平和,極易得人好感。

有了今天在老子身上的教訓,炎自然不會再貿然去探知彆人的情況,隻能依靠對方流露的氣息,大概判斷出其修為應該和自己相差不大。

麵上不動聲色的打量對方的同時,在開始的疑惑之後,炎現在心裡已經對對方的來曆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猜測。

“我是人族詡,來自大河流域。”玉袍男子微笑著對著炎和晟點了點頭,嘴上歉意的說道:“今天來的實在冒昧,還請兩位道友見諒。”

“果然如此!”詡的話驗證了炎對其來曆的猜測,其顯然是跟太清老子而來。看其樣子,應該是與老子同時到此,隻是早前不知道為什麼冇有在部落中出現?

現在,忽然現身拜訪,顯然是因為今天老子接見指點兩人的關係。

“道友客氣!正所謂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同為人族,道友遠來,我等歡迎還來不及。”

心裡思緒萬千,炎的臉上的笑容絲毫不減的說道。

“歡迎道友前來垚部落。”晟臉上的笑容稍稍有些僵硬的接著炎的話說道。

也不怪晟的臉色不好。

畢竟,詡到垚部落的時間顯然已經不短了,但晟作為部落祖神,此地地主,卻毫無察覺。

這種情況下,他現在要是能泰然處之纔是怪事。

詡自然看出了晟的臉色不好,此時有些歉意的笑了笑,開口解釋道:“道友不要見怪。非是詡想要刻意隱瞞,隻是怕貿然拜見下,擾亂裡麵前輩修行。”

聽到詡的解釋,炎瞭然的點了點頭,安慰的伸手拍了拍晟,然後點頭附和道:“道友考慮得極是!確實不能因此打擾了天尊。”

聽了詡的解釋,稍微好受些的晟在炎話音落下後,笑著對炎說道:“仙長,我看我們還是先請詡道友進殿再敘吧!”

“是!是!”炎聞言立即點頭稱是,伸手對詡示意道:“道友裡麵請!”

……

垚部落宗廟神殿內的神域中,晟作為神域主人,請炎和詡安坐後,轉頭取了一些鮮果靈露,才赫然笑著說道:

“還請仙長和詡道友莫要見笑。小神這裡實在簡陋,冇有什麼可以招待兩位地。”

炎不以為意的笑了笑,泰然自若的隨手取了一無名果實品嚐起來。

“道友客氣了!我輩食氣了道,念念不忘者,僅自身之道,餘者儘皆外物。道友招待我等,心意已儘,至於簡陋與否,不過口腹之慾耳!”

詡一邊搖頭取了一果,一邊笑著說道。

“哈哈!道友之言甚好!”炎聞言深有同感的大笑著附和道:“我輩練氣,於大道之中尋求真道,確實不應執迷於外慾。”

“仙長和詡道友說得極是。確實是我著像了!”

晟身前本為凡俗,現在陰魂成神也纔沒幾年,對於道的理解不深,此時聽了兩人之言,眼中不由閃過一絲思考。

詡和老子差不多同時到達垚部落,老子既然關注過宗廟,詡雖一直冇有現身,但也暗中把宗廟和晟瞭解的差不了。

也因此,詡雖然對此宗廟和赦封鬼神之事很是驚歎,但對於晟其實卻並不是很看重。

晟畢竟剛封神冇多久,雖然因赦封一步登天,但其根基尚顯淺薄,對於道的理解更是匱乏。

某種程度上來說,晟甚至冇有資格同詡稱道友。

因此,對晟的話詡也並不太在意,反而熱切的看向炎,問道:“剛纔聽道友稱裡麵的前輩為天尊。道友知道那位前輩的身份?”

聽到對方稍顯熱切的話語,炎的眼中閃過一道疑惑:“道友不是跟天尊一起來的嗎?”

聽出炎的疑惑,詡苦笑著搖了搖頭,也冇有隱瞞,開口解釋道:“我確實是跟隨那位前輩一起來的。但,我對那位前輩卻瞭解的有限。”

“哦?這是為何?”炎的眼中疑惑更甚。

“裡麵那位前輩以前一直在大河平原遊曆,因其每曆一地,都會為部落眾人講述各種道理。因此雖無人知其來曆,但名氣卻越來越大,前去跟隨求教之人也越來越多。”

“前輩雖不禁製眾人跟隨,卻也無一例外的拒絕了眾人的求教。”詡說著,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我就是這些跟隨者中的一員。不過幾十年毫無所獲之後,現在也就隻剩我一人還在堅持。”

聽了詡的話,炎看對方的眼神中隱隱閃過一絲有些彆樣的神采,隨之被濃濃的疑惑所掩蓋。

“天尊每到一地皆講大道,無一人有所獲?”炎非常奇怪,那可是太清老子,妥妥的聖人預備。

聽其道,居然無人能有所獲?

“前輩所將,大多數為凡人之道。於天地大道上,雖偶有所涉,但卻太過高深,異常艱澀難懂。”詡有些無奈的苦笑道。

“哦!原來如此。”炎卻隱隱明白了老子如此做法的真意。同時,他也明白了詡為什麼在老子見了自己和晟之後,就急不可耐的前來相見。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炎才明白今天自己和晟能夠得到老子解惑指點,是多麼幸運。這種幸運,顯然是來自女媧娘娘。

也在此時,炎才放下了最後一絲懷疑,真正確定自己確實被女媧娘娘關注了,不然老子也不會這樣對他另眼相看。

“也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想到自己被一個聖人關注,炎的心情即高興又忐忑。

“算了!這種事情不是我所能左右的,隻能希望會是件好事吧!”最後,炎隻能這樣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