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往後,我為鑽木取火之人,名炎。”

韓浩,不,今後應該叫炎了。

炎慎重其事的向眾人宣佈了自己的新名字,立刻感覺到識海中那朵功德神焰像是在為他的新名字慶賀一樣,在識海中輕輕搖曳舞動。

同時,不用特意去看,炎就已經‘看到’自己頭頂正有大團雲氣彙集,相比於剛纔弟妹頭上彙聚的雲氣,他現在頭上彙聚的雲氣規模要大上很多。

相比於弟弟妹妹的白色雲氣,炎的頭頂雲氣色呈黃青,而且隨著越來越多的雲氣被彙集收攏,量變引起質變,最終化為火焰狀幾呈實質的淡青色雲焰。

當這朵雲焰在頭頂成形,炎覺得自己就像忽然被卸去了一層厚厚的塵埃和負擔,整個人都忽然變得輕鬆精神了不少,對外界天地的感應也更加容易且清晰。

“炎?嗯—不錯!”族長在聽了炎的新名字後,點頭稱讚道:“你為部落帶來火種,這個名字確實比原來的要好不少。”

“有什麼好的?我看跟原來的石冇有啥區彆。”母親心裡仍然有些痛快,小聲的嘀咕道。

“炎!鑽木取火的炎!”弟弟山卻很顯然不讚成自己的母親,反而覺得自家哥哥的新名字很威風。

“炎!鑽木取火的炎!”其他幾個弟弟妹妹聽到山的吆喝,也湊趣的跟著大喊起來。

湊熱鬨是任何時代的人類都有的天性,隨著韓浩幾個弟弟妹妹的大跳大叫,周圍開始有族人湊過來跟隨,慢慢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進來。

“炎!鑽木取火的炎!”

“炎!鑽木取火的炎!”

……

當整個洞穴裡都充斥著這樣的吼聲時,炎頭頂上剛剛成形的雲焰好像受了刺激一般,再次開始彙聚雲氣,直到這朵雲焰完全呈現青色才緩緩停了下來。

當天晚上,炎修煉時可以明顯感覺自己與天地之間更加契合了,對於月華精氣的感應也更加容易,食氣修煉的效率比原來提高了不少。

“真爽啊!改個新名字居然給修煉帶來了這麼大得幫助,嘿嘿!真香!“炎結束脩煉後心裡彆提有多爽了。

然而,更大的驚喜卻出現在第二天早上吞吐煉化紫氣時。

當第二天早上炎如往常一樣吐納煉化紫氣後,神魂之中忽然傳來一種蠢蠢欲動的感覺,意識之中生機勃發,彷彿有新的生命即將孕育而出。

這種情況讓炎異常驚喜,他心裡知道,自己極可能要突破進入新的境界了。

“氣運之妙,真是玄奧莫測啊!”炎結束脩煉後,感受體悟著神魂中的變化,心底洋溢著喜悅,感歎莫名的自語道。

幾年時間過去,因為炎每天再次吞吐日化紫氣,受逸散的紫氣熏陶,山頂這片山崖慢慢有了一些神異。

山崖上本來普通的岩石其中一部分質地開始慢慢發生變化,逐漸向玉質轉變,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和煦的暖意。

山崖邊本來結成冠蓋之狀,為炎則風擋雨的幾棵古木巨樹現在生長的更加繁茂,綠色的樹冠頂蓋籠罩大半山崖,偶爾幾片紫玉般的樹葉彰顯了這幾個古樹的不凡。

炎微微按下心裡的喜悅,起身伸了一個懶腰,照例先把這幾年特意建的一個火塘內的明火滅掉,然後邁著歡快的步伐,沿著這幾年踩出的林間小道,快步向山腰的部落洞穴走去。

“回來啦,石!哦不,現在該叫你炎了。哈哈!”回到部落,族人熱情的與他打著招呼。

“嗯,看到族長在哪嗎?”炎笑盈盈的點頭迴應著,接著又問起了族長的下落。

“我剛纔好像看到他去那邊洗漱了。”族人順手指向不遠處的山澗,對炎開口說道。

炎順著人族指引的方向,不一會就在山澗找到了正捧水洗臉的族長,招呼道:“族長,現在方便嗎?有點事情跟你商量一下。”

族長站起來看了炎一眼,點了點頭,一邊甩著手上的水珠,一邊說道:“說吧!什麼事情。”

炎並肩走在族長的身旁,扭頭對族長說道:“我昨天晚上修煉有些收穫,感覺要突破了,所以想跟族長你商量一下,這段時間能不能不參加狩獵?我想閉關一段時間,專心修煉突破。”

族長聞言腳步一停,扭頭看向炎,臉上神情似喜似驚,最後化為一聲羨慕歎息:“你這實力增長也太快了。這次突破後怕是我也不是你的對手了。”

“冇有,族長你的血脈神通可是非常厲害地,我就算突破,與你相比也還是有些距離。”炎的心裡雖然非常認同族長的說法,但是對方的麵子還是要給的,所以微笑著擺手謙虛道。

“嗬—嗬!不用謙虛。”炎的話讓族長很高興,反而放下了心底的一些忌憚羨慕之情,一臉釋然的說道:

“我自己的實力自己知道。自從你開始開始修煉食氣,我就知道你早晚會超過我。你能再次突破,對於部落來說也是件幸事,你就安心修煉突破,部落其他的事情完全不用擔心。”

聽了族長的話,炎輕輕的笑了笑,笑著點頭道:“嗯,謝謝族長支援。”

從這天起,炎開始了一段朝沐紫霞夜浴月華的閉關修煉生涯。

他每天或流連於小丘的山澗叢林之間,觀山水萬物,調理心境以和自然;或靜臥於山巔,感大地氣脈之雄壯,參日月星辰之玄奧,感天悟地以親天地。

他於朝陽初升之時,沐紫霞日華,煉純陽玄機以修身;也於夜幕星輝中,太陰星辰之下,吐納純陰月華以養神。

時間一天天過去,炎的狀態越來越好。他專心致誌的吐納修煉,壯大圓滿體內的炁;心無旁騖感悟大道自然,滋養激發越來越純淨活潑神魂意識。

終於,在某天晚上,正在參氣吐納的炎忽然感到,自己體內的那股揉陰陽二氣而生的玄妙道氣,在運轉完一次大周天之後,有了圓滿的感覺。

然後,這股玄妙的道氣如滿盈之水,自然而然的脫離了平日的運動軌跡,開始沿著一條新的玄奧的軌跡運動。

與此同時,炎的體內氣血開始沸騰,並逐漸隨道氣而運轉,慢慢和入道氣之中,最終隨道氣一起沿著玄奧的路徑,一起衝入識海之中。

隨著融入全身血氣而越加玄妙的道氣衝入識海,炎的識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轟鳴巨響中快速擴張。

同時,炎那越漸活潑飽滿的神魂意識彷彿吃了補藥一樣快速成長壯大,最終量變引起質變。

“阿—”一道肉耳不可聞,發自靈魂本源,充滿了新生喜悅的玉音響徹整個識海,這一刻炎的整個身心都在顫栗,愉悅歡喜的顫栗著。

他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