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上中天的時候,部落山巔的綠色冠蓋下,三個大小不一的人影正在一起忙碌著。

“哥,柴架好了!”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在火塘裡堆上一小堆柴火後,對坐在一邊的一個十七八歲的高大青年喊道。

與此同時,一個四五歲的小蘿莉小跑著過來,一把抱住青年的腿,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仰頭望著青年,期盼的說道:“哥哥,羽要吃肉肉。”

這三個人正是炎和他三弟和三妹,他現在正帶著兩個小傢夥,給他們開小灶。

自從炎修成元神後,在生活方麵享受著部落的特權,除了時不時的看心情跟隨部落的人進入叢林外,他擁有大量的自由分配時間。

所以他經常在白天,憑藉元神的超強感應能力和暴表的身體素質,獨自在附近的叢林找一些食材,帶兩個弟弟妹妹開小灶。

生活質量比之以前有了長足的長進。

“好,馬上給你烤肉肉。”炎彎腰笑著揉了揉羽的小腦袋,溺愛的說道。

安慰萬妹妹後,炎看了火塘裡的柴堆一眼,微微凝神,手指輕輕一彈,一朵火焰憑空浮現,快速落入火塘中,“嘭”的一聲迅速把柴堆引燃。

炎突破後的這段時間以來,除了改進享受生活以外,對於修煉之事卻從來冇有懈怠過。

每天除了必不可少的練氣吐納,按部就班的壯大元神肉身之外,他還花費了大量的心思在領悟屬於自己的道術和神通上麵。

說起來,炎作為一個朝納紫氣夜沐月華的正宗練氣士,可辟穀食氣而生,孜孜以求的是長生久視,大道仙途。

按理說這樣高大上的練氣修仙之人,應該上則移星換鬥斡旋造化,下則禦氣乘風水火而不侵。

但是,炎很顯然拖了這些飄渺高潔的練氣士的後腿,他直到目前為止,唯一拿得出手的手段,就是通過遠超常人的身體素質貼身肉搏錘死對手。

雖然憑著元神手段,他的王八拳法現在已經滿級,肉搏之術打遍部落無敵手,但總體來說還是很low,完全冇有煉氣修仙之人出手該有的飄飄仙氣和大氣磅礴。

因為元神顯化,炎現在對於外界天地的感應非常敏銳,這也是他花費精力想要領悟道術神通的底氣。

但是,現實是殘酷的。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後,炎才發現他的元神確實非常有助於他領悟天地規則,但是想要藉此領悟高深的神通法則,目前看來卻還是有些力不從心。

當然,他這段時間的鑽研雖然冇有大的收穫,但是小的驚喜和發現也還是不少的,所以它也並不失望,畢竟這至少讓他看到了希望。

比如他現在生火用的手段,就不再是以前那樣直接調用體內神火,而是直接以元神調動周邊天地中的火元素,在極小範圍內人為的影響撬動微乎其微一絲天地規則,憑空生髮和調動火焰。

現在他已經能夠在小範圍內調動控製風火氣象,雖然僅僅隻是一些凡火風水,受控範圍也小,目前基本冇有什麼大的殺傷力。

但是這些目前看似冇有多大實用性的小術,卻給了炎極大的鼓舞。再進一步,這些小術將來未必不能最終進化成入火而不焚、填海而不溺、呼風喚雨、騰雲駕霧之類的大神通術。

火焰升起後,炎又緊接著向著不遠處的一塊巨石伸手虛提,伴隨著刺耳的摩擦聲,隻見巨石的正麵被緩緩提出一塊兩三百斤重的厚重石板。

這時炎的臉已經漲得通紅,從脖子上扭曲的青筋可以看出,這樣隔空提起兩三百斤的石板對於他來說並不輕鬆。

石板被取出後,巨石上頓時出現一個黑黝黝的洞口,不斷冒出的繚繚寒霧可以看出洞內溫度極低。

緊接著,炎對著冒著寒氣的洞口輕輕一招,立即從中飛出一塊裹著白霜的肉塊,淩空飛到鬆的麵前,被喜笑顏開的鬆小心翼翼的放在麵前的石台上。

不錯,前麵巨石上的洞穴正是炎為了方便儲存食物,通過術法製冰搞出來的史前冰庫,無任何汙染副作用的洪荒版家用冰箱。

對於炎這樣憑空引火,隔空禦物的手段,鬆和羽這段時間已經見得多了,一點都不感到驚訝。

反而是看到這一大塊肉,羽這個小傢夥異常積極,也不粘著炎了,速度飛快的跑到正要切肉的鬆身邊,一邊吸溜著口水一邊拍著小肚子,催促道:“三哥,你快點嘛。妹妹肚肚都餓扁了。”

炎看著兩個小傢夥,笑著搖了搖頭,吃力的再次把巨石上的洞口複原。

他隔空控物的手段也是這段時間研究的成果,主要是對元神攝物的一種運用。現在近距離他已經可以操控兩三百近的重物,隻不過這個重量已經是他目前的極限,操控起來非常吃力。

雖然這個能力與這段時間開發的那些小術一樣,在目前並冇有什麼使用價值,但是卻讓他看到操使法器靈寶,禦劍行空、板磚拍人的可能。

等到做完這邊的事後,炎也不打算過去幫鬆,洪荒部落的小孩可不像後世的小孩那樣嬌慣,他們必須從小學會各種生存技能,以適應洪荒殘酷的生存環境。

“哥,肉烤好了。”鬆的動作會很快,不到片刻功夫就把肉烤好了,先給在一邊已經等不及的妹妹分了一片後,才抬頭向炎招呼道。

炎笑著擺了擺手,看了一眼兩個腮幫子鼓鼓的羽,開口道:“你自己吃吧,不用管我。”

“哥哥,你吃點吧。很好吃的。”羽這小傢夥這時終於想起了自己大哥的好,小跑到炎的身邊,有些不捨的舉起手裡咬了一半的肉片,對炎含糊不清的說道。

“哈哈!小羽真乖。”炎有種老懷大慰的感覺,蹲下身子揉著雨的小腦袋,溺愛的說道:“哥哥練功後,肚子不會餓。小羽正長身體,要多吃了一點。”

羽一臉疑惑的看著哥哥,顯然不能理解自己哥哥的話,有些費解的開口問道:“啊?練功肚肚就不餓了嗎?”

“那我也要練功,今後就不用餓肚肚了。可是—”說到這裡她看了一眼手裡剩下的烤肉,一張小臉都皺成了一團,非常糾結的再次看向哥哥,有些沮喪的問道:

“可是肉肉好香,我好喜歡吃肉肉,練功之後就不能吃肉肉了嗎?”

“哈哈~”炎被羽的小模樣逗的哈哈大笑,一把把她抱了起來,親昵的頂了頂她的額頭,說道:“小羽當然可以繼續吃肉肉。不但可以繼續吃肉肉,練功之後還不會餓肚肚。”

“呀!那太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