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長,你找我?”炎在部落的洞穴中找到了族長,這時族長正盤坐於地上,悠然冥想靜坐。

“炎,你來了。”族長聞言睜開眼睛,看到走過來的的炎,平靜的臉上慢慢洋溢起喜色。

“咦?族長,你…你這是突破了?”炎走近後卻發現了異常,族長的體內有了炁的痕跡,可以明顯感覺到他與天地的聯絡加深了。

“你看出來了。哈哈!看來我是納氣成功了。”族長聽到炎的話後,再也抑製不住心中的喜悅,放聲大笑起來。

今天對於炎來說絕對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不但自身的修為突破元神出竅之境,現在族長也意外的踏入練氣之途,真可謂雙喜臨門。

“哈哈!恭喜族長!從此長生仙途可期啊。”炎這個時候也忍不住一臉狂喜之色,高興的大笑著賀喜道。

不怪炎會這麼高興。

實際上,自從炎開始在部落裡傳授大家練氣的法門後,絕大部分人收穫寥寥,根本不能入門,堅持一段時間後,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氣血鍛鍊上。

幾年下來還一直堅持的幾人雖然都已經入門,但是進展一直緩慢,即便是進度最快的族長,也卡在最後的關頭兩三年的時間,一直不能感悟到炁的存在,真正的踏入練氣道途。

要不是大家都在炎的身上親眼見證過練氣的強大和神奇,恐怕現在已經冇有人能夠堅持下去了。

但是,即使是這樣,幾年時光消磨下來,除了族長以及被炎督促且絕對相信他的幾個至親外,其他還在堅持的幾人也是熱情不在,基本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甚至,炎雖然表麵一直信心滿滿的督促家人繼續堅持,但一直冇有成果,內心深處也會常常產生懷疑。

現在族長終於突破了,這讓炎的心底長出了一口氣。畢竟,這證明瞭他所傳的方法雖進展緩慢,也不見得多高明,但卻真真切切的能夠讓人踏入長生道途。

而且,族長踏入練氣道途,也讓炎在今後有了一個可靠的道友,在洪荒世界奮鬥的底氣又增加了一分。

“我昨天晚上和往常一樣習慣性的靜坐存思,也冇想有什麼收穫,那裡想到突然就進入極靜的狀態,於冥冥之中感悟到了天地之間的炁,一舉吐納成功。哈哈—”

族長一半炫耀一半解釋對炎說著,幾句話後忍不住再次笑了起來。要知道他可是忍了一個早上,就是想要等炎的確定,好給所有人一個驚喜。

“族長,你突破的訊息告冇告訴我姆媽還有雷他們幾個?”炎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這個好訊息通知其他人了。

“還冇有。我不是想要等你確認一下再告訴他們嘛。”族長少有的意得誌滿的說道:“不過,現在你既然確認了,等會兒確實要告訴他們一聲,給他們提提士氣。”

“好,那我現在去通知他們一聲。”炎聞言一邊說著,一邊急沖沖的轉身,就打算出去通知大家。

“不急在這一時。馬上就要早食了,等吃飯的時候再通知他們也不遲。”族長到底還是穩沉一些,伸手一把拉住了想要離開的炎。

“現在還有一會兒時間,你還是給我再講講修煉上的事情吧。”

經過族長這麼一阻攔,炎也慢慢按下了心裡的那股興奮勁,這時聽到族長的話後,依言坐在其對麵,想了想後開口緩緩說道:

“人有三寶,為精氣神,練氣之道在於壯大三寶,需靜坐存思感氣吞納,煉天地之元氣以壯自身三寶。”

“其途雖繁,或重肉身氣血,或專神致誌,萬千孔徑,終歸於煉精化氣、練氣化神、煉神返虛、煉虛合道……”

“最終以自身返照天地,以己道證於天道,從而化天地之力為己用,可移星轉鬥斡旋造化,震山撼地翻江倒海……”

“其時,造化顛倒,命數悠長,可笑看日月星辰之變化,天地萬物之生滅,坐觀世界之沉淪,大道之寂滅。”

山洞內非常安靜,所有的族人幾乎都在外麵鍛鍊,隻有炎的聲音不急不緩,抑揚頓挫的迴盪著。

炎所講的東西,並冇有高深具體的行氣之法,也冇有天花亂墜的異象,但結合他前世的記憶和今生練氣的經驗,洋洋灑灑說下來,卻也有高屋建瓴之效,把求道練氣之途講的明明白白。

族長端坐於炎的正前方,聽的專心致誌,時而愁眉苦臉皺眉沉思,時而眉飛色舞若有所得,完全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族長,早食了。”忽然,一聲大喊,驚醒了洞中的兩人。

“哎!今天就到這吧。有些地方我還要想想。”族長有些惱火的瞪了洞外的人一眼,最後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站起來說道。

“好,那今天就到這吧。”炎也有些遺憾停了下來,笑著搖頭站起來說道。

他剛纔在給族長講道的時候,自身也在不斷總結思考中所得不小。雖然被忽然打斷,有些遺憾,不過他知道的該講的實際上已經講的差不多了。

和族長一起來到洞外的時候,部落灶台那邊,族人手裡拿著大小不一的木盆,已經排起幾條長隊,很有後世食堂打飯的感覺。

自從灶台和鍋被炎引入部落後,部落的分配習慣慢慢的發生改變,由原來的族長分配各自烤食,變成了現在的集中烹飪再分配的方式。

就這樣,部落的食物直接分配權也由族長慢慢的轉向了負責灶火的山以及負責廚房烹飪的雨,族長轉而負責監督。

對於洪荒部落來說,部落內的食物分配權幾乎等同於權利的象征,雖然山和雨得到的僅僅隻是執行權,權利並不完整,還會被監督,但他們在部落內的地位也是直線上升。

“我昨晚突破了。從今往後可以正式練氣吐納了。”吃飯的時候,族長特意把幾個還在堅持練氣之路的人叫到一起,笑眯眯的告訴他們這個好訊息。

“什麼?族長你昨晚突破了?”有人震驚,這是因為經過幾年時間的消磨,他們對於能否突破已經不報太大的希望。

“啊!族長,你終於突破了。”這是驚喜的,他們相信練氣大有可為,族長的突破顯然增加了他們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