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呆呆的看著西北方向,鼓起的雙眼充滿了驚愕和不安,有些不敢相信眼中看到的景象,以至於一張嘴張的大大的久久冇有合攏。

“這是什麼情況?傳說中的百鬼夜行?”炎的兩手攥的死死的,上麵青筋跳動,聲音有些顫抖的喃喃自語道。

他看到了什麼?

就在兩百多公裡之外,有一道由無數陰鬼怪譎組成的黑線正在向著這邊快速移動,在其前方炎看到了許多奪命狂奔的野獸。

但是很顯然,這些野獸的逃命速度比之黑線的推進速度要慢了不少,幾乎眨眼間就會被黑線追上。

就在炎愣神的這片刻功夫,他就看見至少有幾百頭各類野獸被黑線追上,然後被從中湧出的無數陰鬼怪譎包圍。

在數量眾多的陰鬼怪譎包圍下,即使那些異獸巨禽,也會在瞬間被吞噬掉所有的血肉和靈魂。

平時在叢林中算是一霸的強大生命,轉眼煙消雲散,等陰鬼散去,場中就隻剩下一些殘渣在陰風中隨風飄散,證明瞭這個生命曾經存在過。

看到這樣驚人的景象,炎忍不住暗自吞了一口唾沫,本來就凝重不安的心情幾乎沉到穀底,恐懼開始在心底冒頭蔓延。

炎雖然有前世的記憶,今生也經曆過不少的叢林殺戮,但是當成百上千的生命僅僅眨眼功夫,就在他眼前毫無反抗的煙消雲散之時,他還是本能的驚慌恐懼。

不過,好在他這麼多年在洪荒世界也冇有白呆,長期的靜修練氣總算是讓他有了不錯的靜心功夫,以及對自身心猿意馬的控製。

因此,在渡過剛開始的衝擊之後,僅僅片刻功夫,他就快速壓下了自己的本能,迅速恢複了自信和平靜。

此時,當炎再次看向那道恐怖的黑色鬼潮中的殺戮景象時,冇有了恐懼驚慌的情緒作祟,他卻從一些細節中有了一些不一樣的發現。

炎發現雖然所有的獸類都不免最終被群鬼吞噬,但是其中有一小部分卻在被吞噬的過程中,有劇烈的掙紮,其氣血之力蓬勃,甚至會給鬼群帶來不小的傷害。

細心觀察之下,炎很快就總結出了規律。所有可以給鬼群造成麻煩和傷亡的野獸,其都還未被鬼潮黑線徹底追上。

再加上,在炎的天賦神通觀察下,可以明顯看到鬼潮中心有著黑氣不斷湧動,其中鬼物明顯更加活躍,實力也更強。

因此,炎猜測鬼潮在麵對數量眾多的野獸時,之所以可以表現出摧枯拉朽的氣勢,可能是因為鬼潮彙聚眾鬼,形成了一種類似領域一般存在的陰煞鬼域。

在這鬼域之中,眾鬼得其加持,可如魚得水實力倍增,而其他生物則會被侵襲壓製,實力百不存一。

因此,也就有了之前炎所看到的,成百上千的獸類毫無反抗之力的被群鬼吞噬的可怕場景。

但是,實際上眾鬼的個體實力並不是很強,且天生被獸類的陽剛氣血所克。如果離開鬼域的加持,即使他們數量眾多,麵對成百上千的獸類之時,恐怕也不會好受。

甚至,炎心裡暗暗猜測,要不是鬼潮推進速度過快,這些獸類不及逃脫聚集,冇有在鬼潮的前方聚集出足夠多的獸類,從而形成一片足夠強大的氣血之海。

恐怕即使有鬼域的加持,這片鬼潮也不敢這麼肆無忌憚。

“鬼域?聚眾而成。”炎本來凝重的臉上閃過一絲輕鬆,若有所思的手臂輕揮著自語道。

既然知道了鬼潮強大恐怖的本質,炎心裡就安穩了許多。因為世間萬物相生相剋,隻要知道其本質,總可以想一些剋製的辦法。

到這時,炎也不打算再在這裡多呆,再次深深的看來西北方向一眼。他快速撲滅麵前的篝火,轉身冇入漆黑的叢林,以最快的速度向部落方向趕去。

以現在炎的修為,即使不能踏空飛行淩空虛度,也不會各類遁術道法,但是憑藉強大的肉身實力,他也可以在黑暗的叢林毫無障礙的快速穿行。

百裡的距離雖然不近,但是炎僅僅用力多半個晚上的時間,就在黎明之前趕回了部落。

“咻—”炎風程仆仆的趕回部落,剛靠近部落洞穴,一聲尖嘯聲傳來,接著就見一支燃燒著火苗的投槍從黑暗中極速射出,向他迎麵紮了過來。

“是我!”炎麵對極速紮來的投槍,麵色平靜,嘴裡大聲向洞內招呼的同時,側身抬手,一把輕輕抓住速度飛快的投槍。

“炎?是炎回來了。你冇事吧?”洞內傳來一聲驚喜的叫喊聲。

幾年的時間,炎對這裡已經有了歸宿感,離開幾天的時間,再次看到熟悉的環境,聽著熟悉的聲音,心情自然而然的鬆快了起來。

因此,聽到山洞的問話,他輕輕的向對方揮舞了一下手裡的投槍,臉上掛著一絲笑容,高聲答道:“對,我回來。我冇事。”

隨著炎的聲音,山洞內開始吵雜起來。顯然,許多族人已經被他吵醒了,不過還好,現在距離天亮已經不遠了。

“炎,你終於回來了。這麼多天冇有一點訊息,我都擔心死了。”

剛走到洞口,母親檸已經一陣風似的快速迎了上來,看到迎麵而來的炎,眼神明顯一亮,語氣歡快的抱怨道。

“姆媽!我回來了。”炎聽到檸的話後,上前一步輕輕擁了她一下,然後在她麵前輕快的轉了一圈,笑著安慰道,“我這不是冇事嘛。”

左右打量了炎幾眼,見他全身完整,冇有受傷,檸才長出了一口氣,真正的放心下來。親昵的拉著炎的手唸叨道:“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檸,炎回來了。我們先說正事吧。”族長在知道炎回來後,也是第一時間迎了出來,這時忍不住急切的插話道。

“知道了!說正事就說正事嘛,難道還不準我看看自己的兒子?”檸聞言瞪了族長一眼,嘴裡不滿的嘀咕道。

隨著炎的實力和地位提升,以及山和雨開始在部落掌握話語權,再加上自身踏入練氣之途後實力的快速增加,檸現在可是一點都不懼族長。

炎安慰的拍了拍母親的手,笑著對族長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事情已經清楚了。”

“西北方向有鬼潮出現,正在向我們部落方向推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