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的時間就這樣慢慢過去,在部落所在山丘的西北麵不遠的地方,兩條四五十米寬祭,幾裡長的巨大隔離帶正在逐漸成形。

兩三天時間在原始森林中建這樣的隔離帶,其工作量就算放在前世的機械化時代,也算是高效率了,更何況全人工。

不過,隻要想想部落族人幾百上千斤的巨力,再加上由族長加持過後,鋒利異常的工具,兩者相加有這樣的效率,實際上也並不奇怪。

“洪荒世界就是不一樣啊。”炎站在兩條巨大的隔離帶之間,搖頭晃腦的感慨著。

正在這時,天空之中一陣轟鳴聲傳來,打斷了炎的感慨。他抬頭向天上看了一眼,頗為無趣的搖頭嘀咕道:“還是冇漲教訓啊。”

說著,隻見他右手帶動身體,快速向後襬動,一杆木矛憑空出現在手中,在炎的巨力推動下,伴隨著一聲刺耳的尖嘯,化著一道黑影極速向天空射了出去。

“嘭!”隨著木矛所化的黑影在天空閃過,天穹之上一頭翼展近十米的巨鳥身體上忽然多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嘎~嘎~”突如其來的打擊,讓巨鳥不斷髮出驚恐絕望的怪叫,伴隨著淋漓鮮血和飄散的落羽,逐漸失去了對身體的控製,歪歪扭扭的向地麵栽了下來。

對於這個結果,炎隻是無趣的搖了搖頭,以他現在的實力,天空中的普通巨禽已經不能給他造成任何威脅。

這幾天因為建立隔離帶的原因,大量的林木被推平,地麵勞作的部落族人不可避免的暴露在了天空獵食者的眼中。

因此,這幾天像這樣來自天空的襲擊並不少見,炎也就當仁不讓的做起了護衛工作,在這幾天裡殺了不少的怪鳥巨禽,到是為部落額外增加了不少食物。

解決了這頭巨鳥,暫時震懾住了天空中的其它獵食者,短時間內不需要再擔心來自天空的威脅後,炎的注意力再次放到了西北鬼潮上。

“嗯?這時什麼情況?”這一看之下,卻是又有了新的發現。

“族長,過來一下。西北方向又有新變化。”炎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西北方,嘴裡大聲喊著正在不遠處砍樹的族長。

“又什麼情況?”族長聽到炎的喊聲,立即停下手裡的活,急急忙忙的向炎跑了過來,嘴裡還不忘焦急的問道。

其它正在勞作的族人聞言也不約而同的放慢了手上的動作,有些擔憂的看向炎和族長。

炎現在冇有心情管這些,等到族長來到身邊,他才驚疑不定的開口說道:“就在剛纔,在鬼潮後麵忽然有炙熱的紅光傳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炙熱的紅光?鬼潮不會就是因此形成的吧?”族長看不到那麼遠,聽見炎的描述後,心裡有些不確定的猜測道。

“應該不會吧?”

炎的臉色不太好,鬼潮就已經不好應付了,要是現在出現的紅光真是促成鬼潮形成的原因,那麼這些紅光能讓群鬼忌憚逃離形成鬼潮,肯定會更加難以對付。

炎的嘴上雖然否認懷疑,但是心裡卻知道族長的猜測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隻是他有些抗拒這個原因。

畢竟,從他看到的部落氣運情況來看,這次部落雖然會經曆一些波折,可能會有一些損失,但是最終卻能順利渡過,不傷根基。

但是現在這些紅光的忽然出現,讓炎對自己的預測有些懷疑了。

“希望不是吧。”族長眼中沉重又多了一分,順著炎的話回了一句,麵色陰沉的繼續問道:“能夠看出紅光是什麼嗎?除此之外還有其它情況嗎?”

“距離太遠了,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炎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雖然他的天賦神通可以助他遠觀兩三百公裡,但是這麼遠的距離想要把所有的東西都分的明明白白,卻還是有一定難度。

“不過,這些紅光到是與我們祭祀之時激發的氣血之力有些像,不過感覺更加複雜,其中多了一股凶煞之氣。”仔細看了看,炎有些不確定的接著說道。

“算了!不清楚就就暫時不管它,你這邊繼續關注一下。我們現在的首要任務還是先渡過鬼潮再說。”族長聞言也冇有辦法,眼中的憂色一閃而冇,轉而一臉堅毅的說道。

“也隻有這樣了。”炎滿臉憂色的無奈點了點頭。

族長對炎點了點頭,轉身對正關注這邊的族人大聲吼道:“都看什麼呢!繼續乾活!”

“族長,那邊又出什麼情況了?”

“乾你的活,現在應對鬼潮纔是大問題,其他都是小問題。”

“那倒也是。”

族長在部落的威望還是很高的,幾句話就把族人的疑問和擔憂壓了下去,繼續埋頭開拓隔斷準備柴薪。

不過,人們雖然繼續埋頭乾活,但一部分人眼中的憂色則是怎麼都掩飾不住。

族人的安撫和組織炎冇有心情去管,那是族長和族裡隊長的事情,他一邊防備著來自天空的襲擊,一邊把主要心力放在了西北新出現的變化上。

在炎的關注下,西北的炙熱紅光逐步向前推進,慢慢演變成血紅色的浪潮,伴隨著翻湧的血浪,天空中開始有巨鳥凶禽的身影出現。

這些在血浪中出入於雲海蒼穹的巨大身影,其翼展至少都是十米開外,或身披羽翼,或著鱗甲,其體態不一,樣子更是千奇百怪。

在天空出現巨禽身影後不久,地麵叢林中也開始陸續出現各式獸群,而且數量越來越多。

偶爾有天空或地麵的捕食者出入其中,在獸群中引起陣陣騷亂,群獸奔跑之間,炎即使隔著幾百公裡的距離,都可以感受到大地的震顫。

“這時獸潮!”炎看著遠處群獸奔走,萬物競自由的原始荒古畫麵,眼中的震撼久久不能平息。

“獸潮!族長,獸潮來了。”半響兒,炎終於回過神來,扯起嗓子高聲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