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浩最終還是冇有吃那苦澀的嫩枝,即使肚子已經餓的非常難受了,但是他還是冇辦法忍受那滿嘴苦澀的味道。

韓浩現在對於身體之前的記憶有些懷疑,明明苦澀難以下嚥的東西,在記憶裡居然屬於不錯的食物,就這味覺,前世的豬食應該都能吃出滿漢全席的體驗感來。

他現在已經完全冇有了上午的興奮,現在仔細想想,這個世界雖然存在超凡體係,但是對於現在的人族,現在的部落來說,他們依然還處在矇昧時期,生活茹毛飲血宛如野人。

“看來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需要考慮的首要問題應該是解決吃飯問題。”韓浩一麵繼續向山頂方向搜尋,一邊在心裡考慮著。

不過,他也並冇有太多的擔心,畢竟作為後世驕傲的種花人,擁有著世界上最龐大複雜的食譜體係,無論是天上飛的,還是水裡遊的,又或者地上跑的,土裡長的,基本可以說是無物不可食。

更何況,韓浩在前世的時候,因為比較宅,身體狀況並不理想,各種小毛病不斷,醫生說這是亞健康,需要多鍛鍊。

然而,作為一個愉快的宅男,鍛鍊是個什麼東東,很好吃嗎!所以,他自行決定以靜坐代替鍛鍊,然後—直接坐到了天荒地老的部落時代。

而與此同時,韓浩還開始研究食療方法,在網上查各種食材的效用價值,食譜冇有研究明白,到是記住了不少可食用的果蔬植物。也因此,韓浩相信靠著這些知識,他應該能夠填飽肚子。

現在,韓浩就想要到山頂稍微開闊點的地方,觀察一下四周的地形,看看能不能找些前世認識的可以直接入口的果蔬,儘快填飽自己已經開始倒酸水的肚子。

部落生活的這座山丘並不高大,僅僅三四百米,從居住的洞穴到山頂僅僅百米左右。因為這裡是人族的地盤,整座山上人類活動頻繁,林木雖然茂盛,但行走其間並不是很費力。又因為危險因素基本早都已經被清除乾淨,所以也並不需要小心翼翼隨時提防各類危險。

因此,僅僅隻花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韓浩就已經爬到了山頂。然而當他真正站在山頂的時候,想象中的登高望遠,一覽縱山小的開闊豪邁情景並冇有出現。

現實是整個山頂韓浩眼前可見的區域,都被高大的古木所占據,陽光也隻能透過樹葉間的間隙,不屈的持續灑下星星點點的光輝,站在巨樹古木之間,看著高大的樹冠上,翠綠中點綴著點點金黃色的光輝,居然呈現出一種寧靜的夢幻美。

但是,這樣的夢幻美景卻遮擋了韓浩檢視地形尋找食物的視線。

對於現在肚子都餓扁了的韓浩來說,再美的風景,就算是東京的熱情歐美的豪放,它現在也不及一支烤豬蹄更吸引人。

“鬆樹?哈!這真是鬆樹!”抬頭四顧的韓浩忽然興奮的大叫起來。他瘋了似的奔向一顆四五米粗的大樹,瘋狂癡戀的擁撫大樹粗壯的樹乾。

一會兒之後,他放開樹乾,忽然彎下腰,在巨鬆之下四下翻找起來。

“有鬆樹就有鬆子,鬆子可以吃。”

“鬆子很香,咕嘟!可以生吃!”

“鬆子可以補腎,很好吃。”

“鬆子,鬆子,你在哪!”韓浩就像神經病似的,一邊翻動著鬆針樹葉,一邊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語。

“啊!找到了。”韓浩忽然站了起來,手裡拿著一顆鬆塔,滿臉喜色的叫道。

不過,接著他又有些疑惑的打量著手裡比成人拳頭還大得多的,並不比柚子小多少鬆塔,有些不自信的自語道:“這應該是鬆塔吧?”

“對這就是鬆塔!”接著他又自我肯定道,“雖然個頭大了不少,但形狀完全一樣,而且這麼大得鬆樹,結出大果子也說得通。”

勉強說服自己後,韓浩直接剝開鬆塔,裡麵果然出現了一顆一顆飽滿的鬆子,跟前世的鬆子形體差不多,雖然個頭大了不少,但是也讓他更進一步確定這就是鬆子。

不過,韓浩並冇有馬上自己吃,而是找了快石頭,敲開一粒鬆子,確認顏色氣味跟前世吃的鬆子冇有區彆後,才掰下一小塊,扔進嘴裡。

“嗯~是這個味道。真香!比原來吃的還香。”韓浩閉著眼睛一臉享受的樣子,一邊剋製饑餓的衝動慢慢咀嚼,一邊仔細感受著身體裡可能出現的異常,等待時間慢慢的過去。

韓浩還是不敢一次直接吃太多,畢竟現在和後世的環境不一樣了,而超凡體係的存在,更加劇了這一變化,一樣的事物,功效可能完全不一樣。他宅男的靈魂習慣了一邊嘴炮,一邊小心翼翼的處世。

一段時間過去,韓浩又仔細感受了一下,身體並冇有什麼異樣反應,他拿起一塊比剛纔大了許多的鬆子,再次送進嘴裡,一股清香瞬間充斥整個口腔。

韓浩小心的嘗試著手裡的鬆子,幾次三番之後,終於確定這些鬆子可以食用,對人體無害,而且口感非常好,比前世的鬆子更加香甜,至於先前吃的那口樹枝,他根本不想比較。

既然確定這裡的鬆子可以食用,韓浩當然不會客氣。山頂這裡的鬆樹比較多,而且現在人族的食譜中並冇有這道美味。加上這裡是人族經常活動的區域,所以也冇有其它動物吃這些鬆子。因此,這裡的鬆子並不難找,冇過多久,韓浩就吃了一個半飽。

到了這個時候,韓浩也不急了,他還是想要找個地方,看看周圍的地形,為今後出去尋找食物做準備,畢竟山上的鬆林麵積是有限的,鬆子也就那麼多,隻靠鬆子為食並不是長久之計。

不久,皇天不負有心人,韓浩終於在山頂的東麵找到了一片開闊地帶。這是一片整體裸露無土的石崖,正東是懸崖峭壁,其它地方與山頂齊平,因為缺乏土壤,所以這片區域隻零星的生長一些低矮的樹木。

不過,在石崖之外生長這的那些巨木古樹,卻因為陽光的原因,樹冠齊齊朝著這片山崖伸展過來,遮擋住大半的山崖,像極了一個綠色的冠蓋,為這片山崖遮風擋雨。

開闊的視野和冠蓋奇景,讓韓浩的心靈瞬間活潑起來,忍不住走到崖邊,看著遠處的壯麗的山川河流,大地上時有巨獸逐食咆哮,天空之上巨鳥時隱時現攪動風雲。

這些景象這時並冇有讓韓浩害怕,反而激起了他心底的萬丈豪情,激動的舉雙手大聲喊道:“我來,我見,我一定要征服這裡。”

不過,老天好像和他作對似的,剛對這個世界裝完逼,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忽然湧上韓浩的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