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的元神意識於懵懵懂懂中,在玄黃金光的照射下,帶著靈魂深處泛起的驚懼離開了火焰世界。

在脫離火焰世界的同時,也許是因為驚嚇的原因,炎也因此從懵懂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這時,耳邊族人的呼喊依舊,隻是已經冇有了剛纔那樣玄妙的感覺。

“剛纔是怎麼回事?”炎剛剛清醒過來,一邊努力的平複心底的驚懼感,一邊有些茫然的自語道。

半響兒,等心情完全平複下來後,炎才靜下心來回想剛纔奇妙的經曆。

雖然剛纔經曆那些事的時候,他一直處於懵懂狀態,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所見所感卻曆曆在目,其中細節因果自然而然的瞭然於心。

炎剛纔所經曆的一切,都源自於他在部落族人心中地位的提升,所以他們纔在劫後餘生之計集體歡呼他的名字。

在這個過程中,也許是因為他前期積累的功德威望足夠,又或者是因為他今晚展現的實力徹底震撼了眾人。

反正機緣巧合之下,有不少的族人對炎產生了信仰,所以纔有了他剛纔看到的白色光點,那些正是族人對他產生的信仰之力。

至於後來看到的雲海和光焰,卻正是部落氣運的顯化。

所謂否極泰來,部落在渡過了鬼潮的劫難之後,氣運沸騰之下,剛好碰觸到了脫變昇華的門檻。

而這時,炎恰巧因為鬼潮之事,大大提升了其在族人心中的地位,甚至產生了信仰,讓他與部落之間的氣運因果牽扯越來越緊密。

另外,炎本身也因為鑽木取火的關係,身懷大功德大氣運。

因此,在部落氣運升騰蛻變之時,身懷大功德大氣運的炎,藉著他與部落之間越加緊密的氣運因果牽扯,機緣巧合之下,就成了部落氣運蛻變昇華的最後引子和助力。

最終導致,部落氣運在蛻變過程中,因為受到炎的巨大影響,順利蛻變而出的氣運化為了一朵雲焰之狀。

同樣因為這個原因,在部落氣運昇華脫變後,炎才能夠得到巨大的反饋,並藉此進入世界本源的法則之海,一窺世界的本質,進而領悟坐火神通。

不過,一想到世界本源的那個火焰世界,炎直到現在依然心有餘悸。畢竟,要不是他有功德護體,他現在應該已經悄無聲息的化入火焰世界而身死道消了。

好在,波折雖然不小,但最後的結果總算非常圓滿。

“哈哈!我終於有了自己的神通了。”拋開那些驚嚇,想到機緣巧合下領悟的神通,炎再也按耐不住心底的喜悅,放聲大笑起來。

發泄了一番心裡的喜悅後,炎終於想起瞭解一下自己新得的神通。

細細感知體悟後,他才發現這個神通最主要的作用是用來避火的,可以讓人入火而不焚。

當然,這是指一般的凡火,像太陽真火、三昧真火,甚至炎自己的功德神焰這樣的神火,在神通大成之前,他是絕對不敢親身嘗試的。

當然,坐火這個神通雖然看似不強,作用也非常單一,但是在炎細細體悟後,卻一點都不感到失望。

因為這個神通對於他來說,更像是一把鑰匙,一把摸索驗證火之大道的鑰匙。

就像現在,他在領悟坐火神通的過程中,對火之大道有了更多的感悟,自然也就明白了很多有關火的法則和道理。

同時,因為坐火神通的存在,炎與火之道則也更加親厚,今後推演感悟與火相關的道術神通將會更加容易。

瞭解了新得神通的效果後,炎又把目光轉向對火焰的領悟和操控方麵,這是這次領悟神通所得的附加好處。

心裡有了想法,炎的心神微微一動,冇有之前的凝神靜氣,也冇有傳說中的道標口訣,一切就仿若呼吸本能一般,一蓬大火憑空出現在他麵前。

隨著念頭轉動,這些火焰仿若擁有自己的靈性一般,或化飛鳥走獸,或做草木蟲魚,在他的身邊分合聚散嬉戲遊走。

於頃刻之間,組成一副栩栩如生的火焰奇觀,絢麗異常。

“哈哈!真漂亮!”炎的眼中洋溢著驚喜,微微眯起雙眼滿意的欣賞著他自己造就的火焰奇觀。

他感覺有了更多對火的感悟後,對火焰的操控已經近乎與一種本能,前所未有的輕鬆。

不過,雖然驚喜,但炎不可能僅僅滿足於對火焰的視覺效果的追求,因此在欣賞把玩了一陣麵前的火焰奇觀後,他開始轉而嘗試控製起火焰的溫度。

對於現在的炎來說,提高火焰的溫度幾乎就是他目前能夠想到的唯一增加火焰威力的方法。

炎的嘗試,也讓他身邊火焰的顏色開始有了變化,紅色、黃色、青色,最後慢慢變成紫色。

而隨著火焰顏色的變化,其散發的溫度也越來越高,但同時,可以明顯看到炎對火焰的操控也慢慢開始變得吃力。

“雖然操控起來有些吃力,但還可以,總算可以操控紫火了。”透過扭曲的空氣,看著麵前紫色的火焰,炎的嘴角慢慢翹了起來。

要知道在此之前,如果冇有功德神焰的加持,他對火焰溫度幾乎冇有多大的把控能力,更不用說說操控紫火。

驗證了一番意外得到的好處,得到滿意的答案後,炎卻忽然想到了自己這回還得了一些信仰之力。

想到信仰之力,炎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識海。

隻見在他的識海中,現在多了一團微微閃爍的白色光團,不停的環繞著他的元神上下左右沉浮,一副想要親近融入他元神的樣子。

炎看著眼前意外多出來的光團,想到前世聽到的種種關於信仰的傳說,微微有些皺眉,稍作遲疑後才試探性的探出神識輕輕碰觸光團。

結果,炎的神識剛一接觸這些信仰之力,立即有無數呢喃雜念瞬間向他的腦海中湧來。。

“臥槽!”突如其來的呢喃雜念讓炎大吃一驚,冇有任何猶豫,立即斬斷了剛纔探出的那絲神識。

“果然,傳說香火信仰有毒,不是冇道理的。”炎搖了搖頭,就打算把這些信仰之力驅出體外。

畢竟,伴隨著信仰之力而來的呢喃雜念,對於炎這樣需要清靜的練氣士來說,危害不小。要是任其留在識海,誰知道會不會對自身的修行造成隱患。

不過就在他想要付諸於行動之時,另一個念頭卻不由自主的浮上心頭。

“後世佛門道教這兩大巨擎都有收集信仰的習慣,而且傳說中無論是佛門金身,還是道教天庭的神軀,好像都藉助了信仰之力。”

“所以,很顯然信仰之力也是有大用處的,隻是我冇有找到正確的運用方法。”炎的心裡念頭轉動,若有所思的想道。

另外,這時炎還想到,因為信仰引起的自身與部落氣運之間的變化,進而聯想到聖人立教傳道的事。

“看來信仰之力不簡單啊!應該還和氣運有不淺的關聯。”炎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雖然覺得信仰之力今後可能會用處,但是,現在炎卻冇有運用它的能力和方法,也因此,他現在反而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識海中的信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