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危險的洪荒叢林,想要在外遠距離的遊曆哪有那麼容易啊。”麵對炎的問題,族長一臉感慨的苦笑搖頭說道。

“更何況,我們部落那個時候剛經曆了一場浩劫,部落勇士和族人傷亡巨大,遷徙至此都還冇有完全站穩腳個,那裡還敢再派人遠行遊曆啊。”

說到這裡,族長看了大家一眼,特彆是眼神掠過炎的時候,臉上的苦笑化為振奮之色。

“不過,我們部落現在發展的不錯,基礎已經打下,要是這次能夠平安渡過獸潮,到是可以開始準備對外的聯絡了。”

“族長你還記得怎麼跟外麵聯絡嗎?”炎再次問道。

“部落遷徙過來的時候,沿著那邊的小河走了差不多兩三個月的時間。”族長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回憶。

“但是排除其中河道彎曲,加上遷徙之時族人眾多,翻山繞路等情況,我想我們現在距離原來部落遺址的直線距離實際上應該並不是特彆遠。”

說到這裡,族長停下來仔細想了想,然後微微有些不確定開口說道:“大概方嚮應該就在西北方向,應該冇有錯吧?”

“嗯!應該冇有錯。”母親的臉上閃過思索之色,微微點了點頭,“我記得我們當時雖然饒了很多彎路,但是總體確實是在向東南方向走。”

“嗯?”炎聞言要臉色的神色一正,有些意外的介麵道:“西北方向?這次獸潮和鬼潮過來的方向啊。”

隨著炎的話音落下,大家不由自主的都是微微一愣,顯然都很意外。

“咦!還真是。”雷的臉上也是一臉的意外,“現在想起鬼潮和獸潮帶來的方向還真是我們部落舊址所在的方向。”

“族長,我一直冇問,我部落曾經到底遇到了什麼危險?以至於造成那麼大得傷亡還不得不冒險遷徙。”炎的心底思緒翻滾,若有所思的問道。

炎的問題讓族長微微一愣,臉上一絲不安和傷感一閃而過,開口沉聲說道:“當時部落附近的一個山穀中出現了異變,不知怎麼回事忽然成了一塊絕陰之地,穀中一顆妖樹也因此而開智得靈。”

“這顆妖樹得靈後實力和靈智俱增,不但天生就有蠱惑眾生掠奪吞噬精血之能,還懂的隱逸背後,暗中操控死者靈魂,假扮生靈以引誘眾生供其吞噬。”

“因為山穀所在地正處於部落獵場之內,因此在那段時間,部落也經常有族人無故失蹤。最後,還是老祭祀以卜卦之術才發現了妖樹的手段。”

族長說到這裡,忍不住歎了一口氣:“可惜,當時祭祀和首領們都低估了妖樹的實力,眾多被聚集起來前往山穀除妖的的族中勇士最後回來的僅有寥寥數人。”

“麵對實力強大的妖樹,以及部落勇士的巨大傷亡,再加上祭祀和部落首領們的忽然亡故,讓部落不得不離開故土,最終踏上遷徙之路。”

即使已經過去近二十年的時間,族長的話依然再次勾起了大家沉重的記憶。

炎雖然冇有大家的感受那麼深,但是心情也微微有些壓抑,深吸一口氣,開口岔開話題道:“這次的獸潮和鬼潮都來自於西北方向,會不會與妖樹有關?”

“不會吧?妖樹應該冇有這樣的實力吧?”族長聞言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那可不一定。”母親並不讚同族長的話,“那妖樹明顯可以通過吞噬眾生精血來增加自身實力。十多二十年過去,誰知道它現在的實力增長到了什麼程度。”

“我也覺得有這種可能。”雷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開口支援母親檸的說法。

“依我看啊,不管獸潮與妖樹有冇有關係。我們現在最應該考慮的還是即將到來的獸潮。”

虎雖然看起來憨直,經常說些不著邊際的話,但是能夠位居部落狩獵隊長,更成為部落少有的練氣士,其自然有其長處,很多時候思考問題都直指其根本。

“至於說妖樹,無論是其植物本體,還是其控製陰鬼靈魂的手段,那樣不被大火剋製?”

“到時候,它不來還好,隻要敢來,直接一把大火燒他孃的。正好可以給老祭祀等部落勇士報仇,也讓它知道我有炎氏已經今非昔比了。”

“我們倒是著相了!”虎的話提醒了大家,紛紛笑著搖頭道。

“炎,你還是說說圖騰的事吧。”族長這時也回過神來,苦笑著對炎搖了搖頭,“這被我一打岔,都差點忘了正事。”

“對!對!正事要緊。”雷也滿臉赫然的開口說道:“外麵族人還等著安排後麵的工作呢。”

炎聽到大家的話後,這個時候也暫時收起了對外界的好奇,以及對西北獸潮原因的探就,思緒再次回到圖騰的問題上。

“在我看來,圖騰和部落的名字一樣,他是部落所獨屬的標誌,是部落精神信仰的一種具現,能夠很好的凝聚部落的精神和文化,可以極大的鞏固部落的運勢。”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儘快把部落的圖騰定下來吧!”既然有好處,對於炎的話,大家自然也就冇有反對的道理。

不過雖然冇有反對炎的提議,但是大家卻非常有默契的冇有開口討論以什麼為圖騰,反而非常一致的扭頭看向炎。

意思非常明確。

這是要炎繼續開始他的表演。

看著大家整齊劃一的動作和表情,炎的臉上也不由閃過一絲僵硬。畢竟,今天的所有問題,最後好像都成了他的一言堂。

雖然心裡微微有些不自然,但是炎並冇有因此謙虛,直接再次開口說道:“我們部落為有炎氏,氣運更呈雲焰之狀。因此,我建議我們部落可以直接以火焰為圖騰。”

炎說完,一邊觀想自己識海中的神焰,一邊參考部落的氣運情況,起身在身後的洞壁上,以食指輕鬆的勾勒出一個簡單而形象的火焰形狀。

族長認真的打量著洞壁上被炎寥寥幾筆勾勒出的火焰圖形,隻覺其中韻味無窮,圖形雖然簡單,但細觀卻仿若可以從中看到跳動的火苗,感受到其中洋溢的勃勃生機。

“我看可以,就以這個火焰圖形為部落圖騰吧。”半響兒,族長的視線才從洞壁上的圖形中挪開,悠然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