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有炎氏部落,篝火熊熊燃燒,把附近山間叢林映照的一片通明,連太陰星灑下的清冷月光都被驅散了不少。

雖然整個部落都知道獸潮將近,但大家或圍坐於篝火旁談天說地,或就著明亮的火光錘鍊體魄,不見丁點慌亂,整個部落充滿朝氣和自信。

不過,在大部分族人信心滿滿的時候,在部落洞穴內的一角,炎連同部落裡的高層卻紛紛皺起了眉頭。

他們對於即將到來的獸潮雖然信心不小,但是對於獸潮之後,已經可以預見的食物短缺卻冇有太多的辦法。

“炎,對於這個問題,你怎麼看?”最後,難題再次交到了炎的麵前。

炎對此已經習慣了,聞言輕輕皺起了眉頭,半響兒才緩緩開口說道:“對於這個問題,我也冇有太好的辦法。不過,大家也不要過於擔心。”

“獸潮之後雖然獵物會銳減,但是相對來說,叢林中的危險也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減少不小。”

“我們到時無論是想辦法繼續增加食譜種類,還是擴大狩獵範圍,甚至再次遷徙,都會容易許多。”

說到最後,炎的語氣極為堅定,“總之,船到橋頭自然直。隻要我們自己不放棄奮鬥的意誌,這樣的難關總會過去的。”

在炎這裡冇有得到一個滿意的確切的答案,讓大家心裡難免有些沉重,但是也因此反而激起了大家的鬥誌。

“對!我們有炎氏部落從立族以來,什麼困難和危機冇經曆過。隻要大家同心協力,哪有邁不過去的坎。”族長當先站出來激勵大家的鬥誌。

“就是!有什麼好擔心。”虎的意見更簡單,“大不了讓炎再搞個大的冷庫,趁著這次獸潮多搞一些食物儲存。”

炎自己在山巔製作冰櫃儲存食物的事情,因為冇有刻意保密,最終還是在部落裡傳開了。

也因此,在族長的請求下,他也為部落專門製造了一個不小的冰庫,專門用來儲存食物。

因此,這時虎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這倒是一個辦法。”虎的話讓族長的眼前一亮,仿若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臉上雀躍著驚喜說道。

畢竟,剛纔雖然炎的調子起的很高,也給了一些思路,但是能不能執行,需要多大的犧牲卻猶未可知。

反倒是現在虎的提議,讓他看到了不小的希望。

對於虎和族長的話,炎心裡搖了搖頭,不得不開口提醒道:“獸潮雖然在我看來危險不如前麵的鬼潮,但是,那是在我們主動避讓的情況下。”

“真要與獸潮正麵抗衡的話,恐怕危險不小,還是要小心謹慎一點為好。不要因為後麵的困難,放鬆了麵前的大危險。”說到最後,炎臉色非常慎重。

炎的話讓族長剛剛亮起來的眼神立刻暗淡了下去,伸手拍了拍腦袋,搖頭苦笑道:“炎說得對!是我著急了。”

“我倒是覺得我們可以試試!”母親檸卻介麵說道,“我們也不用直接與群獸搏鬥,那樣太危險了。”

“但是,我們完全可以在火焰防禦圈上留幾個小的口子,放一部分獸群進來,這樣既不會太危險,也能夠讓我們獵獲更多的食物。”

這次炎冇有第一時間反對,他在考慮母親提議的可行性。

“可以試試!”炎低頭想了一會兒後,覺得危險性可以控製,最終開口說道:“但是,隻能開一個口子。”

“而且,我們最好是直接在隔離帶上開一條深溝過來,這樣即利於大家狩獵,也更加容易控製危險。”

“好!那就按照炎說的辦法做。”族長聞言神色微微振奮,直接拍板決定道。

“另外,現在時間比較緊張,明天就會有部分獸潮過來,我看我們直接今晚連夜動工,爭取在明早之前完成部署。”

“我看可以!”聽了族長的話,大家都知道時間緊張,冇有任何反對的同意了連夜動工的建議。

“那好!大家立即召集族人,我們儘快分工行動起來。”主意一定,族長立刻雷厲風行的安排起來。

立時,已經逐漸開始安靜下來的有炎氏部落再次沸騰起來,然後一隊長長的火龍快速從山腰出發,迅速向山下巨大的黑色隔離帶行去。

在族人行動忙碌的時候,炎也不得閒,他必須要保證在火光下忙碌的族人們的安全。

畢竟,隨著獸潮的臨近,天空中飛掠的巨禽增加了不少,叢林裡的各種獸類也更加躁動,整個部落周邊的叢林,比之前危險了不少。

不過好在,現在的叢林裡雖然非常危險,但是一方麵鬼潮剛過,附近的陰鬼邪祟已經幾乎不見蹤影。

另一方麵,大量的燃燒的篝火驅散震懾了不少黑暗中隱隱的目光,在加上炎手中不時飛出的神矛,在天空和叢林中不斷帶出陣陣的血腥,更是徹底打消了那些隱於黑暗中的不懷好意的念頭。

時間流逝,一晚的時間在大家的忙碌中飛快過去,山下燃燒一夜的篝火在晨曦中隻留下寥寥青煙。

西北方獸潮來領方向的隔離帶上,在經過幾百人一整晚的忙碌後,憑空多出了一條身寬十幾米的巨大溝壑。

炎站在巨大的溝壑前,周身散發著血腥的煞氣,四周幾堆巨大的肉山見證了他昨晚的暴虐和冷酷。

“溝裡也給我推上柴薪。萬一出現意外也好以火隔斷。”晚上大量的殺戮讓炎的神色有些冷厲,指著麵前的深溝,冷聲吩咐道。

在炎的指揮下,等大家徹底忙完,回到部落的時候,太陽已經完全躍出地平線,西北方的聲聲獸吼已經清晰可聞。

炎現在已經可以辟穀一兩個月的時間,因此在部落族人進食的時候,他卻臉色凝重的看向獸吼聲傳來的方向。

那邊的叢林現在已經完全沸騰了。

橫衝直撞奔騰而來的無數獸群,仿若萬壑爭流,古老神秘的原始的叢林也不能撼其鋒芒,參天巨樹不斷倒塌於地,在無數獸蹄下碾輾成泥。

同時,天邊隱隱有層層疊疊的巨鳥怪禽翱翔其上,其勢遮天蔽日籠蓋四野,整個西北方向的天色都因此暗淡了不少。

“呼—做了這麼多的準備,一定冇問題的。”近距離看到獸潮帶來的衝擊力實在太驚人了,即使炎的自信,現在心裡也有些打鼓,不得不在心下暗示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