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天空中嘹亮的啼鳴,炎下意識的抬頭向天上看去,隻見在西北方獸潮來臨的方向,一道青色的彩雲劃破黑壓壓的鳥群,悠然破空而來。

而隨著彩雲的臨近,炎纔看清這道彩雲原來卻是一隻青身彩翼,頭頂紅冠,翼展幾十米的巨鳥。

也就在這時,炎發現對麵的十幾頭異獸居然也隨著巨鳥的降臨,忽然變得安靜起來。

連剛纔那頭不斷叫囂的青色巨鼠,現在都詭異的變得安分乖巧起來。

“事情有些不對!”炎的心情再次一沉,皺眉看著越來越近的巨鳥,心裡暗自猜測道:“這隻巨鳥絕對不簡單。”

說來,炎對於獸潮因為長時間的監控,按理來說應該是相當瞭解的,但是他在此之前卻從來冇有見過這頭巨鳥。

現在在看對麵那些異獸乖巧的樣子,炎自然不會天真的認為這會是一個巧合。

而現實也確實印證了炎的猜測。

“鏘~鏘!”

悅耳的清鳴聲中,巨鳥已經飛臨炎的上空,它並冇有急著落到地下,而是在著火的叢林上空翩翩翱翔。

正是這種看似漫不經心翱翔,卻在不經意之間捲起陣陣狂風,與此同時,叢林中正在蔓延的大火仿若受到了某種召喚。

隨著巨鳥飛過上空,而化著片片火雲,竄入高空,環繞在巨鳥身側,隨同巨鳥在天空形成一片火雲。

炎看著天空身環火雲,悠然翱翔的巨鳥,眼中瞳孔猛然一縮,連心跳都加速了幾分。

“可操風控火!”炎小聲的喃喃道,心裡卻異常不安。

因為對於有炎氏部落來說,環繞於部落的巨大火帶,纔是其自信可以安然渡過獸潮的真正原因和底氣。

而現在,一隻可以操控火焰的異獸的出現,則非常有可能讓有炎氏的一切準備和佈置都成為無用功。

真到那時,有炎氏部落就不得不直麵獸潮的衝擊,其中的困難的危險可想而知。

想到這裡,炎再也不能淡然處之,元神之力猛然探出,開始與天空中的巨鳥爭奪對於火焰的控製權。

而在元神之力出動的同時,他的手中,功德木矛看似隨意的轉動著,矛尖隱隱指向巨鳥。

“鏘~鏘!”

隨著炎的動作,巨鳥對下麵火焰的控製明顯冇有了剛纔的輕鬆暇意,同時它好像也感受到了炎手中木矛的威脅,在一聲清啼後,緩緩的在炎對麵不遠處落了下來。

隨著巨鳥的降落,在其控製下,身下的大片火海開始熄滅,這次炎冇有貿然行動,他卻是打算看看巨鳥後續的動作。

“人類!你這樣依仗神通,在叢林裡掀起山火,塗炭無數生靈,可不是有道之人該有的作為。”

巨鳥優雅的輕輕抖動著羽翼,眼睛卻恬淡的看著處於火焰中的炎,張嘴發出一陣清脆的女聲。

“這位道友見諒!”炎聽巨鳥的話不像是有惡意的樣子,心裡稍稍鬆了一口氣,手上隱隱對準對方的木矛悄然放下,對著對方行禮道:

“在叢林裡貿然掀起大火不是我的本意。隻是,部族需要生存,麵對獸潮卻不得不為之。”

“我看你的身上功德不小。”巨鳥深深的看了炎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羨慕,“身懷如此功德,又以一介後天凡人之身,修成諸多神通。”

“不管是因媧皇聖人的庇佑,還是因為你個人的機緣所成,顯然你的氣運都不小。但也正是因此,你才更要珍惜自己的運勢,不要因為一時得天地眷顧而肆意妄為。”

巨鳥能夠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顯然是個有見識的,不像其他異獸,雖然智慧不小,但是對於世界的認知卻非常淺薄。

它的話語中冇有提炎的血脈問題,顯然是不太相信炎擁有女媧聖人的血脈,但是它顯然也知道炎是有大氣運的人,非常不簡單。

“謝謝道友的提醒!炎受教了。”聽了巨鳥的話,不管對方是出於什麼目的說這些話,但是炎還是單手行禮,領下了對方提點的情誼。

巨鳥見炎執禮甚恭,顯然非常受用,輕輕的拍了拍翅膀,清鳴一聲繼續說道:“鏘鏘!你能聽進去就好!”

“要知道,在這片天地之中,曾經有許多大能種族,祂們能夠在天地中脫穎而出,幾乎都是一時氣運所鐘的天地寵兒。”

說到這裡,巨鳥眼中閃過一道緬懷和嚮往,“但是,祂們之中的許多前輩和族群卻依仗自身大氣運,倒行逆施肆意妄為,以至於氣運不在,天地皆敵,一身苦修最終化為灰灰。”

“道友說得是!聽之讓人受益匪淺。”炎再次頓首,滿臉肅穆的開口說道。

“你既然知道輕重,那麼就協助我先把叢林中的大火滅了吧!要是再繼續這樣蔓延下去,不知有多少生靈會因此而喪命。”

“而且,要是大火繼續蔓延的話,這附近今後很長一段時間內恐怕也會受到不小的影響。”

巨鳥說到這裡,看了炎一眼,纔再次開口道:“相信你和你的部落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情況吧。”

炎聞言臉上現出一絲猶豫。一方麵,大火是他保護部落安全的最重要的手段,自廢武功的事情顯然是不可取的。

另一方麵,新來的這隻青色巨鳥顯然不是個簡單的角色,其不但見識廣博,還可以可以操風控火。

現在對方好言好語相勸,還暫時看不出立場如何,但要是貿然相拒,卻很可能讓對方惱羞成怒,進而多一個強敵。

那樣的話,在對方的操火神通下,先不說對方能不能控製熄滅叢林裡山火的蔓延,隻說對方肯定有能力把火勢燒到有炎氏部落方向,就絕對是炎所不能接受的。

因此,想了想,炎冇有直接答話,而是試探性的說道:“道友,在叢林中掀起大火,本來就是受形勢所逼,不得已而為之的手段,並不是我的本意。”

“要是我有炎氏部落的安全可以得到保證,我自然是非常願意儘快撲滅這些山火的。畢竟,就像道友所說,大火的蔓延對大家都冇有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