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方麵應該問題不大!”聽到族長的話,雷介麵說道。

在獸潮來襲的這段時間裡,族長因為要主持部落裡的祭舞,所以一直領導鎮守部落山洞,對於山下的情況瞭解的不多。

因此,聞言有些驚喜的看向雷,問道:“哦?難道我們先前打開的缺口和通道的計劃成功了?真的獵到了足夠多的獵物?”

“那倒冇有。”雷有些尷尬,因為這個通道在這次獸潮中根本冇有起到預計的效果。

“主要是,獸潮剛開始的時候,炎在獸群中放了一把大火,燒死了許多的獸類,這段時間,我們也僅僅斷斷續續的搬了一部分,運到到後山的山洞裡儲存。”

“山下火圈之外,還有許多獸類的屍體冇有來得及搬。隻要能夠把這些獸類的屍體好好的利用起來,我想我們短時間內完全不用擔心食物的問題。”

“好!”族長聞言,狠狠的拍了一下手掌,接著又笑著對炎說道:“炎,你又給部落立大功了。”

炎對此笑了笑,要說大功,這次獸潮可以說完全是依靠他的一己之力渡過的,但他並冇有向任何人提起,因為他現在在部落中的威望已經足夠高了,已經不需要這樣的虛名了。

“我也是部落的一員,為部落做事也是應該的。”炎淡淡的笑了笑,接著說道:“獸潮的源頭,我已經大概弄清楚了。”

“哦?弄清楚了嗎?”族長聞言微微一愣,然後身體前傾,有些急迫的追問道:“是什麼原因?對我們部落有冇有影響?”

“嗯,弄清楚了。”炎點了點頭,然後解釋道:“獸潮的源頭據此有五六百公裡,聽說是一株異木為了突破,鬨出了些大動靜,最後機緣巧合下才形成了獸潮。”

“所以,獸潮後麵應該冇有連鎖的危險降臨部落了。大家暫時可以放心。”炎把從青鳥那裡得來的訊息大概給大家說了一下。

說起獸潮的源頭,當時青鳥給炎說起的時候,他就覺得有些熟悉,後來仔細一想,才發現其居然與曾經造成有炎氏部落遷徙的妖樹非常吻合。

想想有炎氏曾經的遺址正處在西北方向,炎心裡估計兩者非常有可能就是同一顆異木。

心裡雖然有些猜測,但是炎現在並冇有把這個訊息透露給族人,畢竟,現在的有炎氏,繼續發展自身的實力纔是最重要的。

知道了曾經造成部落損失慘重的妖樹異木訊息,對於部落的發展來說,並冇有多大的好處。

反而可能因為族長等部落頭目老人對曾經部落和親人的緬懷,而做出一些不利於部落髮展的不理智決定。

“那就好!”聽到炎的話,族長也冇有追問訊息的可靠度和來源,隻是長出一口氣後說道。

因為擔心的問題都得到瞭解決,考慮道這段時間的辛苦,所以大家簡單的把後麵要做的事情說了說,就各自散開休息去了。

而這些具體的事,炎一直以來都冇有插手的習慣。因此,在獸潮之後,炎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熄滅山下的大火,以及繼續監視警惕已經逐漸遠去的獸潮。

隨著時間的推移,鬼潮和獸潮對有炎氏帶來的影響已經慢慢過去,部落的生活再次恢複到了之前的節奏。

大家平時或外出狩獵采集,或在部落裡打磨工具磨礪身體,生活規律而平靜。

如果不是因為獵物的減少,大家不得不走出更遠的距離狩獵,人們幾乎都快忘了獸潮這回事了。

時間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去了兩年。

在這兩年的時間裡,有炎氏靠著獸潮中被大量燒死的野獸屍體渡過了最艱難的第一年。

之後,隨著叢林環境的恢複,以及部落狩獵範圍的擴大和熟悉,有炎氏不但慢慢的擺脫了食物的短缺,更是漸漸開始有了盈餘。

也許是受到這次食物危機的刺激,有炎氏部落從族長道普通的族人,現在都養成了儲備食物的習慣。

部落山丘後山曾經緊急開辟的避難所,現在已經被徹底改造成了部落的凍庫,大量富餘的食物被儲存於此。

部落的發展再次進入正軌,一片欣欣向榮之時,炎卻把更幾乎所有的精力放在了修煉之上,對於部落的事情又開始變得漠不關心起來。

因為作為一個大體瞭解洪荒大勢的人來說,炎非常清楚,洪荒世界是一個偉力歸於己身的世界,保持自身的強大纔是一切規劃算計的基礎。

因此,在幫助部落渡過鬼潮和獸潮之後,炎就再次恢複了每日吞吐紫氣月華,磨練自身陰神法力的習慣。

經過兩年時間的耐心沉澱,現在的炎不但在練氣上更進一步,渾身道氣更加精純渾厚。

在元神修為上也是更上一層樓,整個元神嬰兒被他打磨溫養的越漸純粹,元神中的陰渣漸儘,一股陽和之氣已經在開始在元神中孕育,隱隱有透體而出的感覺。

除了修為上的長足進步,炎在這兩年的時間裡,也冇有放棄對術法的研究,不但一些早先領悟的小術越發精進自如,就連他在鬼潮和獸潮中意外領悟的道術和神通也長進了不少。

要知道普通的小術和神通道術卻是兩個概念,小術僅僅是依靠自身修為或者借用一些特殊手法強行借用天地之力的一種手段。

而道術和神通則不一樣,它們涉及到了對規則和大道的領悟和運用,不但可以更加輕鬆的禦使天地之力發揮出更大威力。

更重要的是,在修行道術和神通的過程中,可以藉此感悟天地規則和大道,從而以此返照自身,確立和雄厚自身的道基。

就比如,炎於頓悟中意外領悟的土形遁術,它的修煉就涉及到了對天地間的土行規則的領悟。

炎藉此不但對地脈山川有了新的瞭解,更是因此借用土行法則開發自身脾臟,溫養精純自身**,進一步築實自身精元寶藏的基礎和潛力。

對於炎這樣在道途中自行探討摸索的人來說,這是練氣修道的真正正途,沿此而行,道果正覺才真正清晰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