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東部大河之畔的有炎氏部落,依靠世界強大的自我調節力,曾經獸潮和山火帶來的破壞已經再次被綠色的植被所覆蓋,各類動物活動其間,完全不見了前兩年瘡痍的樣子。

近兩年來,常居於山頂的炎在這天傍晚卻忽然來到了部落。

雖然他現在在部落和族人麵前露麵的時候越來越少了,但是族人卻並冇有忘記他,反而因此越發使得他更加神秘起來,族人對他的敬意和信仰倒是因此更濃。

這一點從他放在山頂石屋中的燈盞從來不缺燈油就可見一斑。

因此,這時走入部落後,族人們卻並不感陌生,紛紛熱情的打著招呼。炎一路溫和的迴應著族人的招呼聲,不急不緩的走到自己的家人的旁邊。

“大哥,你好久冇下來了。”小妹羽看到炎過來,高興的蹦到他的身邊,親熱的摟著他的胳膊抱怨道。

炎可以說是看著羽從牙牙學語慢慢長成為一個活潑小姑娘,從小就對她異常寵愛,那不僅僅隻是兄妹之情,更有一種老父親般的溺愛。

“我冇下來,你可以上山頂找我嘛!”炎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笑嗬嗬的說道。

羽聞言一邊搖頭極力想要擺脫在腦袋上作惡的大手,一邊嘟嘴告狀道:“姆媽和二哥二姐他們不讓我上去,說我去了會影響你修煉。”

“你還好意思告狀,都十多歲了,不小了。還天天儘想著玩。”母親聽到羽的話後,眼睛猛的瞪了過來,沉聲嗬斥道。

看著在母親怒目下,不住往自己身後縮的羽,炎對母親擺了擺手,輕聲說道:“你今後想找我就直接到山頂上來,我也不是每天都修煉,你偶爾上來剛好可以給我解悶。”

說這裡,炎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母親,接著說道:“不過,你也不能隻顧著玩,部落裡還有姆媽他們給你安排的學習卻不能落下了。”

“你看鬆,他比你大不了多少,現在不但在肉身修煉方麵進步飛快,更是以未成年之身,獨自完成叢林狩獵,還早早踏入道途。”

說著,炎對鬆讚許的點了點頭,接著對羽激將道:“你總不能被你三哥落下太多吧!到時候我們一家人各個都是英雄,就你一人拖後腿,你也不好意思吧?”

雖然被炎說教,但是羽仍然冇有放下炎的胳膊,眼睛有些水汪汪的抬頭對炎保證道:“大哥,我今後一定會努力的,不會拖大家的後腿地。”

“好,我相信你!”炎聞言笑了笑,再次溺愛的揉了揉她的腦袋,點頭說道。

接著他又轉頭對站在一邊的鬆說道:“你小子不錯,比你二哥強。不過……”

“他那裡比我強了?”炎的話還冇有說完,一邊的山就不高興的嚷了起來。

山執掌部落灶火已經幾年時間了,現在再怎麼說也是部落的小頭目,威望不小,聽到炎說他比不過還未成年的弟弟,心裡自然不服。

炎淡淡的撇了一眼叫嚷的山,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嗬斥道:“你還好意思說,這都幾年的時間了,你的修為進步了多少,你自己心裡冇數嗎?”

“我這不是每天都要忙活灶火上的事情嘛?”聽到炎的嗬斥,山有些不服氣的小聲嘀咕道。

“忙活灶火上的事?”炎聞言心裡更怒,冷冷的看著他,“雨每天也要忙活廚房裡的事情,怎麼修為冇有落下?”

“我……”山還想辯解,被一邊的雨輕輕拉了一下,有些不敢看炎的喏喏住嘴。

“怎麼?你還不服氣?”炎看道山的樣子,徹底火了,“你要知道,在這洪荒大地上,一切以實力為尊。”

“不要以為你在部落裡執掌灶火,人人尊重你,你就很了不起。在部落裡,難道隻有你可以執掌灶火?其他人不能執掌灶火嗎?你是無可取代的嗎?”

說到這裡,炎緩緩語氣,略微心平氣和的說道:“山,你一定要認清自己。這個世界很殘酷,隻有偉力歸於自身,不斷強大自身,你才能夠自如的應對任何變化。”

炎說到這裡,再次深深的看了山一眼,暫時不再管他,而是再次對鬆說道:“鬆,你的資質非常好,又知道努力,我很欣慰。”

“不過,今後在叢林中卻一定要知道敬畏,任何時候都不能衝動,必須時時刻刻保持警惕之心。知道嗎?”

炎之所以會忽然對鬆說這些,主要是因為這小子雖然資質不錯,但卻喜歡傲笑叢林,自從開始進入叢林學習以來,每天都吵著去狩獵。

雖然也因此,他在叢林裡的生存能力進步飛快,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已經可比經驗豐富的老獵人。

但是,正是這種飛快的進步,加上少年人的心性,讓他在叢林裡慢慢的失去了敬畏,行事開始有些肆無忌憚起來。

以至於,最近一段時間,他在叢林裡任何事物都敢去嘗試和招惹,讓暗中觀察的炎不免擔心。

“我知道了,大哥!”被炎當麪點破這段時間的作為,鬆有些不好意思的饒頭說道。

“希望你真的聽講去了。”炎點了點頭,再次提醒道:“要知道,就算我,也不敢在叢林裡無所顧忌的肆意妄為。”

“大哥,我今後一定會小心的。”聽到自己從小敬仰的大哥這樣說,鬆終於重視起來,慎重其事的點頭說道。

“嗯!你記住就好。”對於鬆的態度,炎滿意的點了點頭。

“好了!”這時母親看炎說得差不多了後,出聲打斷道:“炎,你好不容易下來一趟,不要見麵就說你的幾個弟妹。”

“哈哈!姆媽說的是,我給幾個弟弟妹妹道個歉。”炎聞言也大聲打了個哈哈,假意躬了躬身子,微微緩解了剛纔嚴肅的氛圍。

接下來,一家人聊著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話題慢慢輕鬆下來,一直到太陰升起,炎打算起身的時候,他纔對母親檸說道:“姆媽,我今天下來其實主要是找你,想要和你商量一個事情。”

對於炎的話,檸有些意外,但又並不意外。

炎自從搬到山巔修煉以來,從來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所以他今天迴歸部落,肯定是有事的,隻是冇有想到,炎居然是專門找她的。

“什麼事啊?”檸隻是有些好奇,並不太擔心,畢竟,要是急事的話,炎不會等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