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洪荒天地正是大日初升之時,在有炎氏部落的山頂之上,炎靜坐於山崖邊,在眉心的豎眼成形之時,他終於維持不住內心的平靜,不得不從定靜中退出。

一邊摸了摸眉心的豎痕,一邊細細感受著身體和神魂中的種種變化,炎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喜悅和衝動。

一聲帶著歡愉的長嘯聲脫口而出,清亮的聲音震動四野,半山腰有炎氏部落的族人聞聲紛紛看向上頂。

“炎聽起來很高興啊!不知道遇到什麼好事了?”

“還能有什麼好事?炎現在整個人都撲在煉氣修真上,肯定是修為上有突破了。”

“炎現在的實力不知道到了什麼地步?最後一次見他出手還是在獸潮的時候呢。”

“炎的實力還用懷疑?十多年前都可以布火操風了,更何況現在。”

“說來部落裡其他練氣的人也有不少,但是能有炎那樣的神仙手段的卻是一個都冇有。”

“練氣哪有那麼容易?每天靜坐吐納練氣你們又不是冇有試過,也就炎得天獨厚,纔能有現在的本事。”

“練氣還是很有前途的。你不要看現在其他人冇有炎那樣的神仙手段,但是憑練氣之便,卻可以輕易打破肉身桎梏,而且你們冇發現族長他們這些練氣之人都不見變老嗎?”

“對啊!族長他們確實不見變老的跡象。”

“好了!大家羨慕族長他們也冇用,誰讓我們冇有練氣的天賦呢?不過,我聽雨說,隻要我們可以把肉身打磨到極致,抓星拿月甚至長生久視也不是冇有可能的。”

“說得好!我們現在不是已經打破了曾經千斤巨力的桎梏了嗎?隻要堅持,未來並不是冇有希望。”

……

炎冇有想到自己突破後的一聲清嘯,會在部落裡引出大家對肉身極致的幻想和追求。

此時,他沉侵在自身修為的突破當中,並冇有關注山下族人的變化。

在平息激動雀躍的心情後,炎興致勃勃的開始試驗起修為增長帶來的各種道術神通方麵的變化。

他發現隨著修為的突破,他在各種神通法術上的運用不但更加自如了,而且威力也增加了不少。

同時,隨著元神和血脈的脫變,他可以明顯感覺到自己與世界更加契合,對於天地的感應也更加清晰。

這樣的變化讓炎欣喜若狂。

因為這意味著今後他對於天道自然的領悟會更加容易,今後無論是修煉神通道術,還是追尋大道妙果,都將更加輕鬆許多。

稍微演練了一下神通道術後,炎開始小心翼翼的對著西北方向,第一次張開了眉間豎眼。

不怪炎這樣小心,畢竟在洪荒世界,有太多的存在不是現在的炎可以窺視的,所以它對於豎眼的運用必須要特彆小心,以免招惹到了某些禁忌的存在,給自己和部落帶來禍患。

不過,對於西北方向,炎倒是不太擔心。

畢竟,大河之畔本不是什麼靈山妙境,十年前的獸潮又纔剛過去不久,這個方向現在能給炎帶來威脅的也就隻剩下曾經引發獸潮的妖樹了。

雖然心裡斷定不會又大的危險,但是炎仍然不敢放鬆警惕,依然從近至遠的一點點小心的試探著。

一百公裡、兩百公裡……慢慢的當炎的視線看到六七百公裡後,他第一次感受到隱隱的威脅。

此時,在炎的眼中,在六七百公裡之外,一處籠罩著黑霧的山穀中,瀰漫著濃濃的怨煞之氣,隱隱的威脅正是從山穀中傳來的。

“引發獸潮的妖樹?”見到這樣的情景,炎的心理隱隱有了猜測。

在炎心裡有所猜測的時候,黑霧籠罩的山穀中也有了變化,伴隨著翻滾的濃霧,陣陣厲嘯從山穀中傳出。

即使炎與之隔著幾百公裡的距離,但是其通過神眼的隱隱聯絡,厲嘯聲仍然清晰的傳入他的腦海中,並在腦海中幻化出種種幻像,不斷勾動放大他心底的各種**。

不過,好在炎的修煉本就是從定靜中生髮智慧,從而踏入道途,其對於自身心靈的控製,以及對於降服心猿意馬很有經驗。

因此,在尖嘯剛剛入耳,識海波瀾乍起,心底**剛生之時,炎就感覺不好,心神當即沉入心底,極速按下剛剛蠢蠢欲動的意馬心猿,心神立即平息下來。

識海也因此再次恢複平靜,任由尖嘯入耳,都不起一絲波瀾。

“哼!來而不往非禮也!今天正好我的神眼需要開光,剛好拿你試試威力。”炎的麵色平靜,眼中卻微微閃過一絲陰沉,顯然尖嘯對他還是有些影響的。

話音落下,炎不在猶豫,猛地張開眉間豎眼,隻見一道紫色的神光從中驟然亮起,然後勾動天地間的陽剛正氣,在空中形成一道橫跨幾百公裡的紫光長河。

這幾百公裡的天地頓時被染成一片紫色,無數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生靈在這一刻都顫栗的抬頭望天,看著橫空而逝的紫光長河,情不自禁的生出驚恐之色。

同時,濃霧籠罩的山穀,穀中妖樹彷彿感受了快速接近的威脅,尖嘯之聲更甚,濃霧中無數巨蟒般的黑色枝丫紛紛從中探出,四下搖擺揮舞中不斷攪動四周天地元氣。

隨著妖樹的動作,周邊天地中的乙木之氣和山穀中累積的陰煞鬼氣被不斷的彙集過來,等到紫光長河降臨時,山穀上空已經被沉沉疊疊乙木鬼煞二氣籠罩。

“轟隆~”

伴隨著一聲劇烈的轟鳴聲,紫色神光中挈帶的巨量陽剛正氣猛然撞向山穀上空的乙木鬼煞二氣。

瞬間乙木鬼煞二氣快速消融,紫色神光以勢如破竹之勢猛然刺入山穀之中,空中四下揮舞的黑色枝丫極力想要攔截紫氣的接近。

但是,紫色神光中攜帶的大量陽剛正氣,顯然非常剋製妖樹,紫光中無數黑色巨蟒在垂落消散。

最終,僅僅片刻功夫,紫光的攻擊還是落到了妖樹的本體核心之上。

“啊~”

一聲痛苦的嘶鳴傳來,本來一樹成林,占據著整個山穀的妖樹在紫光中,僅僅堅持了片刻功夫,就被快速消融的隻剩下一根巨大的樹樁。

正當炎打算再接再厲,徹底了結這樁因果時,山穀中卻忽然傳出異變,陣陣濃鬱的黑霧不斷從地下湧出,快速消弭紫色紫色神光的同時,瞬間瀰漫整個山穀,並不斷向四周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