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遠處傳來的動靜,炎剛要邁出去的腳步不由一頓,凝神向著遠處的靈山看了過去。

隻見遠處群山隱隱,一座秀麗的高峰,在四周諸多千姿百態的奇駿險峰之中並不突出顯眼。

這座山峰在群峰之中既不見高,也不見險,更不見奇,唯一值得稱道的就是那遍佈整座山峰的,姿態各異翠翠綠綠的桃林。

此時,正是桃子成熟的季節,整座山一片翠綠中星星點點的鑲嵌著一顆顆粉紅誘人桃子,滴滴晨露掛在鮮紅飽滿的桃子上,迎著朝陽散發出五彩斑斕的霞光。

陣陣山風拂過,整座山峰都隨之蕩起一片綠波,伴著閃爍的霞光,讓這座並不突出險峻的山峰也有了彆樣的魅力,能和其它諸峰爭奇鬥豔。

此時,炎並冇有心情去欣賞這滿山秀麗的景象,目光順著嘶鳴吼叫聲看向這桃山之巔。

在這裡,一場殊死搏鬥正在進行。戰鬥的雙方,一方為一隻頭生犄角,翼展二三十米,渾身披鱗的怪鳥。

另一方,卻不是一個個體,而是由一隻六七米高,雙臂過膝的金色巨猿所領導的猴群。

以此時的情況來看,雖然怪鳥的體型看起來更加龐大,且又占據空中優勢,但是,雙方的搏鬥實際上反而是猴群更占優勢。

從炎現在看到的情況來看,這支猴群顯然並不簡單,因為僅僅幾百隻的猴群,卻有足足近半巨猿覺醒了天賦神通。

正是這種憑空凝石頭且以巨力遠距離精準投擲的神通,讓天上的怪鳥吃儘了苦頭,其龐大的體積在麵對地麵快速投擲的石塊時,反而成為了累贅。

另外,炎經過片刻的觀察後,還發現這些巨猿不但身具天賦神通,而且從他們之間麵對怪鳥時的配合無間,可以明顯看出它們的智慧一點都不低。

此時,山巔上雙方的爭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總體來說雖然怪鳥落於下風,不時被地麵投擲的石塊擊打中,發出淒厲的嘶鳴。

但是,在其不斷撲擊反攻中,猴群中也不時有巨猿受傷甚至死亡,進而引起群猴更大的憤怒,攻擊強度也隨之變得更大。

桃山之巔的戰鬥雖然激烈,但是對於炎來說,其吸引力卻並不大,僅僅片刻,他的目光已經看向了另一處地方。

同樣處在桃山之巔,就在怪鳥和猴群爭鬥的後方不遠處,一株巨大的蒼翠古桃樹高高的矗立桃山之巔,仿若一個王者,俯視著漫山遍野的臣民子孫。

引起炎注意這株桃樹的不是它那明顯高壯繁盛許多的身形,而是爭鬥的雙方不約而同的同時避開了這株桃樹所在的地方。

等細看後,炎才發現這株桃樹確實有些不凡。

首先,這株桃樹的形態非常有規律,樹枝的每一個分叉都仿若有其規矩,且各處枝葉更是分佈的異常均勻。

古桃樹的這種規律生長,使得整棵樹不但采光達到了最優,更隱隱符和了某種規律,使得周邊的靈力元氣緩緩的朝古樹的周圍彙聚。

另外,炎還在古桃樹翠綠的枝葉之間,發現了許多粉紅水靈的桃子。這些看著就讓人垂涎三尺桃子,剛好三百六十顆,正和周天之數。

而且,這些桃子看起來明顯要比一般的桃子要大的多,如果隻看其個頭,其像柚子更甚桃子。

見到此種情況,炎的心裡隱隱有些猜想,心頭一熱直接張開神眼,立馬眼前的景象為之一變。

在炎的刻意控製下,遠處山脈的地脈走勢以及其氣象運勢全都彙於眼底。

而那座看似並不出奇得桃山卻恰好處於整座山脈的地脈中心,占據著整座山脈的地脈穴眼位置。

這也讓這座桃山成了整座山脈的群峰之首,更是整個山脈地氣最旺盛,靈氣最濃鬱的地方。

而生長於桃山之巔的參天古桃樹,在神眼之下,氣象更加恢弘。其根繫牢牢的紮入桃山靈眼中,進而鎮壓並影響著整座山脈的運勢變化。

同時,炎還可以看到在那桃樹的氣運中,又有周天之數的氣數裹挾中整座山脈的一部分地脈運勢,隱隱有化形而出脫離桃樹的跡象。

到此,炎已經非常肯定,自己在覺醒前世記憶後,在洪荒世界生活幾十年後,終於第一次遇到了天地靈根。

而且,依炎現在看到的情況來看,他這次的運氣非常不錯,居然剛好趕上了古桃樹的果實即將成熟之時。

要知道,天地靈根想要結果併成熟,往往需要消耗大量的時間。

而炎這次卻非常好運的碰上了靈桃即將成熟,對於這種這種機遇,他顯然不打算放過。

不過,炎也並不打算現在就出手,畢竟,既然能夠坐收漁網之利,又何必急沖沖的貿然插手呢?

炎並冇有等多久,桃山上戰鬥的兩方就已經分出勝負,最終這場戰鬥卻是以怪鳥帶著淋漓的鮮血狼狽逃竄而終結。

不過,猴群雖然取得了這場戰鬥的勝利,但是很顯然,它們的損失並不小,就炎看到的,猴群至少有十多頭覺醒了天賦神通的巨猿身死道消,而普通猿猴的傷亡就更大了。

此時,遠處的桃山之巔,隨著怪鳥的逃離,猴群手舞足蹈的高聲慶賀片刻後,開始在那頭金色巨猿的帶領下,有條不紊的收斂山巔上的猿猴屍體。

它們的智慧顯然不小,不但懂得分工協作,做起事情來非常有條理,而且,它們的情感看起來也非常豐沛。

炎在遠處就看到猴群在收斂同伴屍體的時候,有許多的猿猴麵露哀痛和仇恨。

原本,炎是打算在兩方分出勝負後,直接出手收拾掉剩下的一方,從而直接占據這座靈山和靈樹。

但是,現在看見猴群明顯擁有智慧且聚居的表現後,再想想它們將近一半族群都覺醒了血脈神通。

炎最終放棄了直接消滅這個猴群的打算。

畢竟,依照這個猴群的表現來看,它們所擁有的血脈顯然不簡單,而且其血脈應該還很濃鬱,不然出現血脈神通的概率不會這麼大。

這種種跡象都說明瞭這個看似普通的猴群,其背景顯然並不簡單,而且其族群非常有可能還有許多活著的長輩。

畢竟,以它們表現出來的血脈情況,再加上那此處的靈山靈果相助,想要成就妖仙顯然並不是非常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