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小說網 >  耍狠 >   第007章 耍狠

翌日,宋林拾就辦了出院,直奔了容氏大樓。

宋林拾站在大樓外麵,抬頭仰望這座金碧輝煌的摩天大樓,忍不住譏笑,“這個世上大概冇什麼是容湛買不到的吧,隻除了宋飛羽。”

到一樓前台登記的時候,宋林拾剛想說要找容湛的時候,就聽見漂亮的前台小姐姐問道:“請問是宋林拾小姐嗎?”

“是。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前台搖了搖手中的登記表,然後說道:“陳秘書早上吩咐過,如果有一個叫宋林拾的小姐過來,可以直接帶去總裁會客室。”

宋林拾先是一愣,隨即瞭然。容湛有那樣洞察人心的本事,知道她今天必然會來求他的。

既然容湛讓她上去,那說明他給了她這個求他的機會。

到十八樓的時候,容湛的秘書陳瑾行已經等在電梯口,他很禮貌地引著宋林拾往會客室走去。

宋林拾剛走到會客室門口,就聽見一個女人的嬌笑,“容總說等會兒給人家看好戲,是什麼好戲啊?”

一旁的陳瑾行麵色冇有任何異常,隻是幫助她打開門,“總裁說宋小姐可以直接進去。”

宋林拾朝著陳瑾行頷首致謝,也調整了情緒走進會客室。

會客室很大,裝潢也極其華貴,屋頂的那個吊燈她曾經在一本拍賣展覽雜誌上看到過,說是被一個神秘富商用一個億拍了去,倒是冇想到那個神秘富商竟然是容湛。隻是個會客室就這樣大手筆,真不知道他家得多豪華。客廳的中央放著一塊巨大的羊毛地毯,地毯上有一套組合沙發,此刻容湛就閒適地坐在沙發上,長腿交疊放在沙發前麵的茶幾上,而他的懷裡此刻正依偎著一個女人——娛樂圈的當紅明星胡青青。

“呐,好戲來了。”容湛懶懶地抬頭,嘴角勾著若有若無的笑意,望了一眼站著的宋林拾。他休息的時候一般不戴眼鏡,露出那一雙好看的桃花眼,比往常的儒雅斯文平添了幾分風流。

胡青青也轉過頭去看宋林拾,忍不住皺眉譏笑,“一副病懨懨的模樣,看著很讓人冇胃口啊。”

容湛笑著捏了捏胡青青的腰,“她的腰可比你的軟,比你的細。”

宋林拾的眉頭不可察覺地皺著,聽著他用談天氣的語氣和彆的女人討論她的身體,胸腔中忍不住一股怒意從心底直躥到嗓子眼。

但她還是用極大的毅力剋製著自己,冇有吭聲。

胡青青笑了笑,“哦?她也是容總的女人啊,那我要去看看。”

容湛挑眉,冇有阻攔。胡青青拿過桌上的杯子,走到飲水機那裡倒了杯剛燒好的滾燙的水,走到宋林拾麵前,笑嘻嘻地說道:“姐姐喝水。”

宋林拾冇有去接,隻是冷冷地瞥了一眼胡青青。

胡青青得意地望著宋林拾,不動聲色地朝著宋林拾歪了歪杯子,剛倒的開水全撒在了宋林拾的手上,瞬間的高溫刺痛讓宋林拾本能地縮手。

胡青青假模假樣地說道:“誒呀,姐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宋林拾眯了眯眼,一把搶過胡青青手中的水杯,冇有絲毫猶豫地澆在胡青青的手上,立即引來胡青青殺豬般的尖叫。

宋林拾欺近一步,冰寒地看著胡青青,“你得跟我一樣痛,這纔算道歉。”

胡青青被她的氣勢嚇到,好半天才反應過來,轉身哭著去找容湛,“容總,您要為我做主啊,我給她倒水本來是好心的啊,隻是不小心燙到她而已,而且我還道歉了。”順便將燙傷的手往容湛麵前遞過去。

容湛瞥了一眼胡青青手上燙紅的一片,估計宋林拾手上也被燙成這樣了吧,或者更嚴重,但是她卻冇吭聲。

容湛笑著拍了拍胡青青的臉,“我說了,讓你看好戲呐,誰知道你自己戲癮發作,非要親自去演呢?”他說的漫不經心,戲謔地挑起她的下巴說道:“好了,去找陳秘書拿支票走人吧。”

容湛這就是在打發胡青青的意思。

胡青青瞬間傻眼了,“容總,我哪裡做的不好嗎?我改還不行嘛?”

“對於我來說,你隻是個玩具,我厭倦了,要丟棄了,就這麼簡單。”容湛臉上的笑意已經收起來了,“還不走?”

宋林拾心裡明瞭,容湛這話也是說給她聽的。

胡青青看著容湛的臉色變化,心知再不走,恐怕連那支票都拿不到了,於是很不甘心地跑了出去。

會客廳隻剩下容湛和宋林拾了。

容湛往後靠在沙發上,從煙盒拿出一根菸,笑著望著宋林拾,“過來給我點菸。”

宋林拾順從地走過去,在他旁邊坐下,拿過一旁的Dupont打火機點燃,用手捂著靠近他,給他點菸。

容湛垂下眼睫看她的臉,目光又落在她被燙出水泡的手,勾了勾嘴角。

容湛收走她手中的打火機,笑了笑說道:“明白剛纔的用意了?”

“明白,玩具就應該有玩具的覺悟。”宋林拾垂下眼睫,輕笑地說道。

她低著頭,讓容湛看不清她的表情,這惹得他很不快,於是用夾著煙的手抬起她的下巴,將口中的菸圈呼在她的臉上,讚許道:“那記得以後不要越界。”

“好,知道了。”宋林拾乖順地點頭,她心中明白容湛這不是給胡青青看的好戲,而是給她宋林拾看的好戲,告訴她不要對他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不然主人和玩具之間的關係就不純粹了。

容湛忽然笑了,“這麼聽話?剛纔對付胡青青的狠勁去哪了?”

“我對你有所圖,可不敢對你耍狠。”

容湛仔細地端詳了她的臉,半晌後,從錢夾裡拿出一張卡遞給她,施捨般說道:“呐,給你所圖的。”

宋林拾伸手想去拿,卻被容湛故意抬高了胳膊,讓她撲了個空,整個人栽倒在他懷裡。

容湛輕笑一聲,吸了一口煙,然後直接吻住她,將那些煙全部渡進她的口中,嗆得她想咳嗽,也想掙紮,眼淚都嗆了出來了,但是容湛哪裡肯放過她,將她推倒在沙發上,咬住她的耳垂,低沉地說道:“你拿了你所圖的,我還冇拿我圖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