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赤府境內,強者如雲。

其中九大供奉的身份,極為特殊,每一個供奉的手下,都有一些數量不一的小隊。

比如說魔刀小隊,就是九供奉麾下的小隊,這樣的小隊,足足有三十六個。

不過,按照整體實力來說,魔刀小隊的實力算是墊底,這也是為何,最危險的任務,一直都是他們在執行。

因為他們屬於被半拋棄狀態,就算全軍覆滅,對九供奉也冇有任何影響。

所以九供奉麾下的眾多強者都知道,一旦魔刀小隊執行任務,那麼必然是極其危險的任務。

實際上,這個任務,當初釋出下來的時候,流星小隊是極力反對與魔刀小隊一起執行的,畢竟太危險了。

但是,這是上邊的命令,而且此次任務,九供奉也極其看重,必須要完成。

無奈之下,流星小隊才最終選擇與魔刀小隊合作,但是雙方有恩怨,各懷心思,肯定不可能做到心口合一。

執行任務的日期到了,吳隊長率領魔刀小隊十個成員,前往流星小隊的領地,與他們彙合。

雙方加起來總共二十人,其中包括陸塵。

“吳隊長,彆來無恙啊。”流星隊長皮笑肉不笑的打招呼。

“流星隊長,你準備好了嗎?”吳隊長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此次任務上邊很重視,我希望你要以大局為重。”

“放心吧,我流星小隊全力配合你。”流星隊長說道。

隨後,雙方執行任務的隊員,互相認識了一下,而後便開始認真商議,如何執行任務。

當看到任務卷軸後,陸塵才知道,此次執行的任務,居然是營救一位少女。

“什麼來頭?”

這是陸塵腦海中第一個想法,能讓天赤府的供奉親自釋出任務,足以證明,這個少女來頭不小,極有可能是天赤府大人物的掌上明珠。

任務地點,位於天赤府境內的火刀山脈中。

“火刀山脈。”

看到這個位置,眾人倒吸一口冷氣,眾所周知,火刀山脈十分危險,就算是通天境中期強者進去,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看完之後,陸塵大概算是明白了。

這個名叫司徒秋穎的少女,被困在火刀山脈的某一處險地,需要在一個月內,將其救出。

“怎麼樣?”

雙方交換意見,吳隊長認為,要先調查清楚司徒秋穎具體被困在火刀山脈的哪個位置,然後在進行營救,而流星隊長則認為,直接出發,兩個小隊的成員加起來,足以應對火刀山脈中的一切。

最終,商議過後,雙方決定先前往火刀山脈,路上在想解決的辦法。

…………

在吳隊長跟流星隊長帶著成員前往火刀山脈的時候,天赤府境內,某一陰暗之地,突然間有一個巨大的黑臉蠕動。

緊接著,便有一道陰森恐怖的聲音傳來。

“桀桀……困在火刀陣中,居然妄圖將人救出來?”

這道陰森的聲音中,充滿了不屑,“通知下去,讓我們的人,守在火刀陣中,隻要那兩個小隊的人進去,殺無赦,我倒要看看,天赤府為了這個女子,會損失多少小隊?”

說完之後,巨大的黑臉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陰森恐怖。

如果陸塵在此的話,一定會發現空氣中瀰漫著的邪神之力。

而在另一邊。

秋陽小隊,九供奉麾下三十六小隊中,排名靠前的小隊,他們的隊長叫做司徒秋陽,是被困少女司徒秋穎的親哥。

而現在,司徒秋陽打著去救妹妹的幌子,居然要對執行任務的小隊動手。

按照他的話說,九供奉麾下的小隊數量太多了,是時候削減一些了,這樣他們才能拿到更多的資源。

…………

恐怕連陸塵都不知道,這一次簡單的營救任務,會牽扯出那麼多事情。

數日後,兩個小隊的成員,已經進入了火刀山脈。

“好熱。”有隊員有點受不了,運轉體內力量,逼迫周圍的溫熱不要靠近。

“小心點。”吳隊長提醒道。

之所以兩個隊伍合作,並且每個小隊隻派出十人,就是害怕遇到重大危機,至少能保留一些人。

“空氣中瀰漫著火熱的岩漿,這就是火刀山脈嗎?”陸塵掃過前方,喃喃自語。

這火刀山脈,是一個淬鍊肉身的好地方,空氣中的火熱岩漿,彷彿刀割一般,撞擊在身上,讓他很暢快。

但是那些肉身力量弱的成員,就有點受不了了。

進入火刀山脈,才走了幾百米,就東倒西歪,承受不住。

嗡!

最後,還是兩大隊長出手,才得以讓隊員們繼續前進。

大約前進了半個時辰後,突然間前方傳來了尖銳的聲音,緊接著便有一股熱浪衝擊而來。

“小心。”

眾人大驚失色,紛紛躲閃,然而還是有人躲避不及,被熱浪擊中,瞬間斃命。

淒慘叫聲不絕於耳,僅僅隻是一道熱浪,就讓雙方損失了四個人,一下子眾人警惕起來,看著前方。

這時,他們才發現,剛剛的熱浪,居然是一頭巨大的老鷹扇動翅膀造成的。

“不好,通天境級彆的妖獸。”吳隊長臉色劇變。

在火刀山脈中,即便是普通的通天境妖獸,也不是他們能對付的。

另一邊,流星隊長則是咬了咬牙,道:“哼,這個畜生居然敢殺我們的人,一起圍毆他。”

吼!

尖銳的聲音,響徹整片天空,巨大的老鷹似乎也感覺到了一絲怒意,它無情的扇動巨大翅膀,形成了一道又一道的熱浪。

啊!

淒慘叫聲,不斷傳來,隻要被熱浪擊中,必死無疑。

眨眼工夫,就有一半人死在了老鷹的翅膀下,這一幕讓人心顫。

“該死。”吳隊長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直接叫著陸塵,準備逃離。

“現在逃走,一定會被它一一擊殺,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搏命一擊。”流星隊長與吳隊長交流意見,最終兩人決定帶領殘餘力量,與老鷹速死一搏。

然而,讓人憤怒的是。

當吳隊長帶著人衝向老鷹的時候,流星隊長居然第一時間開溜。

這簡直就是讓吳隊長幫他擋槍,給他爭取逃走的時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