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炎蜥蜴看著眼前傻乎乎的薑爽,久久不語。沉默了半晌才緩慢道:“你不走,你的血液肌肉將會汙染整個真龍幻界。

從而影響真龍骸骨重新恢複**生機,更嚴重的是導致我們生存的太古蠻荒大陸被汙染,無法迴歸原來的太古時代。”

“嗬嗬!”

薑爽冷笑道:“請神容易送神難!既然你們把握我引誘到此,現在又想趕我走?可能嗎?”

“唉!”

唇炎蜥蜴噴瞪著燈籠似的眼睛,嘴裡吐著火焰,像是看傻子一般看著薑爽道:“我是看在以前進來的那道靈魂體的麵子上,對你良言相勸。

既然良言難勸該死的鬼,那就隻好毀掉你的**,焚燒掉你的血液。隻能留下你的靈魂體,成為真龍一族的魂奴。”

撲哧!

薑爽忍不住的撲哧一聲笑出聲來,“一個被遺棄的,冇有誕生智慧人類的太古蠻荒妖獸時代。竟然大言不慚的說人類的血液汙染你們的太古蠻荒時代,真的是可笑至極。”

吼!

唇炎蜥蜴也是被徹底激怒了,化作直立行走的狀態,張嘴吐出火焰團撲麵而來。

在此前說話的時機運轉瞳孔內的天策書,反覆的看了看周圍三十裡的地勢,算是熟悉了周圍環境。

唇炎蜥蜴噴出火焰的那一刻,施展春風秋末遠離。

熊熊的火焰隻是燒到了一道殘影,唇炎蜥蜴笨重的身體來不及跳轉移動,就被絕世刀芒鎖定。

吼!

惱怒異常的唇炎蜥蜴揮舞著水桶粗的前肢,朝著眼前的虛空一拳轟出。

轟隆!

被休慼與共刀道境界禁錮的虛空,頓時像鏡子一樣破碎。

吼!

重獲自由的唇炎蜥蜴怒吼一聲,身體高高躍起蠻橫的撞擊而至。

哐鐺!哐鐺!哐鐺!

薑爽連續斬出三刀,凝固虛空的刀道境界的絕世刀芒,砍在堅硬的鱗片上。

唇炎蜥蜴堅固的鱗片上一點刀痕都冇有。見到這一幕,薑爽迅速後撤。但是,還是晚了一步。

唇炎蜥蜴強大的衝擊力,無視絕世刀芒的阻力,直接撞在薑爽的身上。

砰!

薑爽儘管及時後撤,但是終究慢了一步。唇炎蜥蜴凶狠的撞擊在胸部,在一聲巨響中。

身體倒飛而出,眼冒金花。嘴裡鮮血狂飆,被撞斷了三根肋骨。

薑爽好半晌都爬不起來,瘋狂運轉玄靈造化訣、浩然正氣訣,以恢複體內嚴重的傷勢。

同一時刻,腦海中的神魂鞭根紋路上,刻錄的玄靈造化訣、浩然正氣訣、太古衍成訣、若隱若現的金玄禪訣等功法瘋狂運轉。體內釋放出滾滾的生命精氣,演映生生造化術。

體內被撞的移位五臟六腑瞬間恢複如初,氣血順暢。

就在唇炎蜥蜴距離三十米之際,薑爽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在唇炎蜥蜴震驚的眼光中,斬出了自己實力最強的一刀。

迴旋刀第九式落九刀。

哢嚓!

薑爽砍出這一刀後,全身虛脫的倒在地上。趕緊運轉玄靈造化訣浩然正氣訣,恢複體力。

唇炎蜥蜴身上的三塊鱗片,被斬出一條裂縫,滾燙的血液冒出。

滾燙的血液火星四射,瞬息間就包裹了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薑爽。

唇炎蜥蜴身上流出的滾燙血液,透過毛孔刺激到體內。

強悍的凶手血液,開始瘋狂的饞食薑爽體內的血液。

轟隆!

體內的血液艱難的抵抗著,凶狠蠻橫的唇炎蜥蜴血液。

就在這危難的時刻,神魂天宮內神魂鞭根紋路上的所有功法同時啟動運轉。

漸漸的,神魂鞭根紋路上一直若影若現的金玄禪訣光芒大盛。

神魂鞭根紋路上的金玄禪訣功法光芒,化作一道神魂魂力光束衝入了體內。

隨後,滾滾的金玄禪訣催生的魂力光芒,迅速的融入到血液肌肉骨骼骨髓內。

原本處於弱勢,步步後退的體內血液。得到充足的金玄禪訣魂力補充,勢力瞬間大增。

薑爽的血液迅速混合了,侵入體內的唇炎蜥蜴的血液中。

吼!

唇炎蜥蜴血液中的獸魂發出不甘的怒吼,隨即想要撤退。

但是,強勢的金玄禪訣功法,所催生的魂力光芒豈能那麼容易讓你撤退?

滾滾的魂力光芒迅速消滅了血液中的獸魂。隨著融入血液中的魂力光芒越來越多,血液的流速也越來越快。

咕咕咕!

血管內的血液,就像山澗泉水般咕咕作響,就像咆哮的河流奔向遠方。

身體末端狹榨毛細血管,全身各處的穴位內沉浸很久的,頭髮絲大小的毛細血管全被衝開。

這些細枝末葉末端的血管血液流速大爆發,原本淤堵在血管內的有害物質係數排出體外。

薑爽身體內所有的毛細血管全被打通,旺盛的氣血一發不可收拾。汩汩的流淌著肌肉深處,一股浩瀚的肌肉血脈之力大爆發,自然而然的緊握拳頭轟擊而出。

轟隆!

這一拳結結實實的轟擊在,猛烈撞擊而來的唇炎蜥蜴腦袋殼上。

哢嚓!

唇炎蜥蜴的銅牆鐵壁般的腦袋殼,被這一拳打的四分五裂,紅的綠的白的五顏六色的腦漿流了一地。

薑爽短暫陷入了體內血液失控的邊緣不可自拔,全然冇想到唇炎蜥蜴再次撞到自己的胸前。

好在自己及時悟通了金玄禪訣功法,啟用血液激變,打通了體內所有的肌肉深處的毛細血管。

爆發出滾滾的血肉之力,一拳轟出打死了近在眼前的獵物。

看著已經倒地死的不能再死的唇炎蜥蜴,從體內流盪出一縷散發著白色光芒的清氣,緩緩的漂浮在虛空。

薑爽運轉體內靈氣,緩緩的撲捉住這一縷白色光芒的清氣,還冇來得及感受,就自動飛入體內。

吼!

一聲聲龍吟響徹體內,宛若進入了無限的星空一般,聲聲龍吟傳遞進血脈肌肉的無限遠深處。

薑爽懵逼了,自己體內的血肉骨骼骨髓空間,有這麼浩瀚無垠嗎?

“這就是修鍊金玄禪訣功法的妙處,你這是剛剛打痛全身氣血,還冇有修煉出北鬥七星金血穴位。

到那時你的一拳就可以蹦天裂地,所向無敵了!儘快感受熟悉那一縷白色光芒的清氣,那裡麵絕對有料。”

丹田玄門內,超級智慧意識體的聲音緩緩響起。

薑爽運轉體內靈氣,操控著那縷清氣循環大周天,最後進入了神魂天宮內。

神魂上的鞭根紋路霸道舒展開來,就像開枝散葉的生命古樹充滿了浩瀚無垠的星空一般,填滿了整個神魂天宮。

自然而然的,白色清氣被鞭根神紋所吸收。

吼!

白色清氣內傳遞出瘋狂的龍吟,拚命的想要掙破鞭根神紋的束縛。

隻是鞭根神紋就像銅牆鐵壁上一般,牢牢地困住了白色清氣。

漸漸的白色清氣被分解開來,化作神秘符文映現在鞭根神紋上。

薑爽想要分彆出這是什麼符文,結果很失望,根本就看不懂。

看不懂就不理他。隻要冇有傷害就行。這是薑爽的一貫原則。

看著空曠的原野,想了想就坐下來運轉金玄禪訣功法,催動體內氣血宛若長河大日般咆哮運轉。

隨著金玄禪訣功法的運轉,薑爽感覺到血脈肌肉骨骼骨髓就像擴張的原野,毫無儘頭的擴張下去。

“我靠!這是什麼功法?”

薑爽差點要撤回運行的功法,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玄門內爆發出能量長河貫通全身,衝向無限遠的肌肉骨骼骨髓深處。

“傻小子!這是生命潛質蘊藏空間,百丈左右。這空間越大,你的潛藏力量就越強。”

玄門內的聲音再次響起。

雖然心裡釋懷了,但是還有陣陣餘悸在心裡震顫。

嚇得薑爽立馬起身展開搜尋,不再修鍊金玄禪訣功法。

自從滅掉了唇炎蜥蜴後,薑爽的神識可以覆蓋唇炎蜥蜴的所有領地。

原以為會有所收穫,直到最後才發現這片領地內全是一片荒蕪,冇有任何生命跡象。

這不免讓人有點失望。畢竟進入了,真實存在的傳說中的真龍幻界。

結果是一片荒蕪,這讓誰都有憋住一口氣無處宣泄的鬱悶。

運轉瞳孔內的天策書,將這片領地看了個遍。最終還是一無所獲,不得已繼續往前狂奔。

春風秋末身法,一步可以跨越三十裡的區域。

吼!

當第三十步春風秋末步伐跨越式,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聲傳來。

“唇炎蜥蜴!你越界了!我的領地任何人不得侵犯。”

一頭占地三萬裡的龐大的巨象,攔在前麵。

薑爽運轉自己的神識,將自己全身的上下,看了個遍。

確定自己的外形還是人類,不是妖獸,更不是唇炎蜥蜴。

於是,疑惑道:“你看我像唇炎蜥蜴?”

“我隻在你的體內感應到,真龍骸骨賜給你的真龍光澤。你就是唇炎蜥蜴,我管你是什麼外形體態?”

眼前的巨象開口道。

玄象踏天蹄!

薑爽突然間爆發,身體懸空體內滾滾靈氣化作龐大的巨象,踩踏而下。

隻見眼前的巨象背脊輕輕的一拱,薑爽的身體就像秋風中樹葉,飄向了遠方。

匍匐在地,氣息全無。過了好半晌鞭根神紋內的功法運轉,生生造化術開始修複破碎的身體機能。

遠處的巨象看了眼已經死透了的薑爽冷哼一聲道:“真龍幻界,一種境地一重天。天地懸殊萬千,不是你一個小小的唇炎蜥蜴就能逾越的。”

隨即伸出長長的鼻子,想要將薑爽的身體翹回唇炎蜥蜴的領地。

哢嚓!

就在長長的巨象鼻子即將觸碰到薑爽身體的那一刻,早已恢複過來後者就等他上門。

一拳崩斷了鋼筋鐵骨般的巨象鼻子,鮮血直流。

早已準備好的鞭根神紋化作紫色竹根直接伸進了巨象體內。

噗嗤!

薑爽被巨象的血液淋了個透心涼,滾燙的巨象血液海嘯般衝擊著體內的原有的血液。

薑爽的血液一擊就潰,一瀉千裡。就在徹底被吞噬之際,鞭根神紋內的金玄禪訣功法轟然運轉。

隻剩下拇指大小的一團血液,頓時爆發出咕咕悅耳的山澗泉鳴。

薑爽自己的血液展開反撲,血液中爆發出血液長柱,蠻橫的撞毀了攻城拔塞巨象血液。

冇有丁點兒的反抗就敗下陣來,巨象血液徹底融入到薑爽的血液中。

體內的毛細血管就像紫色竹根一般,紮向血肉骨骼骨髓的深處。

生命潛藏空間再次擴展上百倍,呈現出兩百丈方圓的生命精氣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