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最近時常路過這裡..而且身法很好。我們碰過幾次頭,但冇和其打交道。"逆教其餘人中,一名好手出聲道。

其餘人冇出聲,此時夜色朦朧,也冇人看到張真海的尷尬窘迫。

當然,也有可能是故意裝作冇看到…張真海慢慢恢複了下,也跟著道。"應該是玉海幫的人。""玉海幫?"張榮方詫異。

"嗯,最近刺桐新崛起的一個大幫,其背後,我們懷疑很可能是玉海龍神那邊的派係。"張真海點頭。"西宗海龍麼?"張榮方點頭。

海龍….這個名字還這是有緣啊都到了這裡,居然還能遇到。

"不用理會。隻要不招惹到我們,便不去管他們。"他如今冇興趣行俠僅義,海龍背後水極深,就算大道教整個壓上,也頂多是兩敗俱傷。無法解決。

所以如今,他最好的路線,就是繼續蟄伏,繼續積攢屬性點。他還有十五點屬性就是留著為了新的硬功準備。"走吧。"他沉聲道。"是。"張真海身體一顫,迅速道。

刺桐灣上,一艘三層樓閣的赤紅大船上。第三層樓頂處,桅杆邊。

一長髮披散,祖露胸膛的壯漢,正手拿酒囊,半躺在樓頂裡麵,望著海上彎月。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情人怨遙夜,競夕起相思。你我一彆,自從皖中以來,已經有十年之久了吧?柳纏兄。""確實許久冇見了。"

頂樓的入口處,走出一名一身銀袍的惡鬼麵具人影。人影看曲線.也是男性,其雙肩寬渦。雙警過、要上纏差一卷銀額"冇想到你會被他們派到這裡來。"鬼麵男子沉聲道。

"你不也是一樣?還取了個名字叫什麼玉海幫?響響響.若是被以前的那些人知曉,不知道會不會等掉大牙.冒充什麼不好,非要冒充玉海龍神所屬。"酒囊漢看也不看對方,仰頭望著夜空,一口酒水往嘴裡灌下去。"形勢所需罷了。"鬼麵男子不以為意。"你們千教盟過來,不也是想趁機下手。"

"有些小思吧,不過我這趟過來,主要還是之前有幾.個女好手失蹤在這裡"西鞋十隨門迴應。"原定的計劃被擱淺師畫命我前來查

探。"

"你們還是老樣子,靠那些一盤散沙,什麼事也成不了。不如和我一起如何?"鬼麵男子回道。"和你一起?你們感應門不也一樣是一盤散沙?嗬嗬。"十漢擺擺手。"彆勸我了,誌不在此。""你們要找的,應該是守教張影吧?"鬼麵男子出聲道。"你也知道?"

"嗯,既然來刺桐,就不可能忽略此人。之前的永香郡主失蹤,此人還能安然無恙,可見其背後大道教必定對其極其看重。甚至超越上一任道子。"

鬼麵男子解釋道,"你們的人失陷於他,倒是理所當然。"說得也是。要不要一起?"酒囊壯漢笑了笑問。"冇興趣,我們有我們的計劃,大家互不乾涉就好。"鬼麵男子回道。"也行。那就互不乾涉好了。"酒囊壯漢笑道。

兩人當即不再說話,鬼麵男子又待了一小會兒,便轉身離開。直到他徹底離開後。

才又有一人無聲走到酒囊壯漢身側。"大人,我們還要繼續按原計劃動手麼?""自然。那張影身邊必定有大道教安排的高手護持。

你安排人去動手記得留下標記,琳琅會和百商會的人自然會上鉤。"酒囊汁漢笑道。"可是大人,您怎麼確定他們一定會上鉤?"副手聞言,有些疑惑道。"很簡單,沉香宮周邊百米內,乃是張影親自劃出的大道教禁地。

琳琅會一向驕傲自大,覺得自己溝通百國,看誰也不放在眼裡。你到時候將周東君引到沉香宮附近就好。那小子壞了我們不少事,正好借力解決他。"

"可.….這等簡單禍水東引計策,他們真的會上當麼?副手無法理解。"百變會先做好準備的。去吧。"酒囊壯漢懶洋洋道。

"可是,您就不怕那張影張守教親自出麵?若是他身邊實力極強,我們又如何自處?"副手還是不理解。"他實力越強我越開心,正好讓周東君去試試,看之前的那幾人到底是怎麼失蹤的?"舉起酒囊,他一把堵住一旁還想說話的副手。

"好了好了,話太多的妹子可不會受歡迎。來來,喝一口,睡一覺。放心…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他打了個嗬欠,懶洋洋閉上眼睛。咚咚咚。

刺桐外環的一處宅院外。

張榮方手裡提著大包小包東西,一身錦衣魚紋長孢,帶著灰色羊皮籍金帽,不輕不重的拉住門環扣了扣。誰啊?"

宅子裡傳出一陣急促腳步聲。

很快,門上拉開一個小窗,從裡麵露出一黑髮漢子的臉,朝著張榮方看了看。"你是誰?敢問有什麼事?要找誰?"他口音裡透著濃濃的山省尾音。讓張榮方一下便格外有親切感。他出身的清和宮,便是在山省平輿路。

如今卻冇想到遠在刺桐,也能遇到這麼一個老鄉。"我叫張景榮,是來找李觀嶽李師傅的。""你有什麼事?先和我說說。"那漢子冇有放鬆警惕。

"是這樣,我是來拜師學藝的。"張榮方認真道,提了提手裡的禮物。"拜師學藝?"那漢子頓時一愣。噗。小窗一下關閉。

"你稍等啊,我去找老瑩過來。"張榮方也不急,站在門前耐心等待。

這李觀嶽傳承的硬功,乃是代代家傳,傳男不傳女,其名為十三太保橫練。聽到這個名字時,張榮方第一時間便聯想到了將此功發揚光大的那位絕世猛將。之前他一直便有些懷疑,如今這門武功的出現,也更進一步,證明瞭他的想法。他懷疑,自己來到的這個世界,很可能就是一個從古代開始分叉出來的特殊世界。

上輩子有的,這裡有的有,有的冇有。一些名人如此,一些詩詞歌賦也如此。不多時,宅子大門打開。一個身材高大,麵容憂鬱的絡腮鬍男子,眼帶審視的看向張榮方。"誰告訴你來我這兒拜師學藝的?"男子發警花白,顯然年紀不小了。"晚輩聽聞李師傅家傳淵源,外功風猛無比,心生嚮往

"你可以回去了。趕緊走!滾!"這男子擺擺手,轉身回房,嘭的一下狠狠關上門。張榮方話冇說完,便被打斷,見狀也是微微愕然。不過很快他也恢複過來。其實來之前,他便已經派人和這個李觀嶽試探接觸詢問過。但得到的答案是∶絕不外傳。

十三太保橫練,聽起來名字似乎爛大街,但實則,最正宗的傳承,一直都在李家。也即是李觀嶽所傳承的家族。

李觀嶽從其爺爺開始,便是一家子的死硬脾氣。絕不妥協。寧願死也不外傳!張榮方之前派去的人,甚至開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高價和條件,依舊被掃地出門。而若是用威逼的方式..

李觀嶽之前就是被逼得逃離家鄉,來到刺桐。

若是他心不甘情不願,傳授武藝時出了什麼問題。藏了點什麼心思.…上次被師尊坑的記憶,到現在張榮方還記憶猶新。

僅僅隻是秘籍上加了兩個字,便導致他白白浪費了大量精力時間金錢。而且,他張榮方生性良善,為了彆人家傳的武功,也做不出什麼惡劣之事。所以最後,他還是決定親自上門拜訪。咚咚咚。張榮方再度敲門。

"李師傅,我是真心實意想來拜師學藝的。您放心,有什麼條件,您儘管開。隻要能承受得住的,我都行!"

十一太保橫統,並非司常硬功.練較大成.甚李能如當年李存孝-般連石馬分戶開刑罰的萬馬也能皮硬生生拉回來張榮方自然也想親眼見識見識這般硬功。

隻是無論他在門外如何呼喊,裡麵都冇人迴應了。張榮方也不生氣。李家的資料,他都已經全部拿到手。

十三太保橫練,對力量的增幅非常明顯,而且練成之後,全身上下隻有眼膳耳朵鼻孔嘴巴,以及後門.這麼幾個置門.其餘地方堅如金鐵。

彆的不說,這個李觀嶽,隻是區區六品高手,便能在數次和七品八品高手交手中,隻是輕傷脫身。可見這門硬功的強悍。

敲了一會兒門,裡麵還是冇人應,張榮方不得不主動離開。在附近的一家酒樓坐下後。張真海在一旁蒙著麵紗,跟著坐下。

"公子,那李觀嶽如此不識抬舉,不如直接上門抓住他的兒子女兒,以此威脅….."

"不要如此暴力。"張榮方擺擺手。"如此通迫得來的武功,中間若是稍有差池,便得很多年以後才能發覺。到時候什麼都晚了。""那該如何是好?"張真海皺眉,"是給的錢不夠多麼?那就把之前的價格翻倍如何,我們彆的不多,錢是真的絕對不缺。"逆教積攢多年產業,偽裝身份的很多財產,都遠超常人想象。根本不用擔心錢不夠。

"可以試試。還有那李觀嶽有三子三女,或許可以從這方麵入手。"張榮方提議道。

"也就是會上乘硬功之人太少。其餘的很多又都是大教大派.不允外傳否則哪裡需要這麼麻煩!"張長直海苦惱道首

"沒關係,十三太保橫練,如果我們調查得冇錯,這一門硬功最高甚至可以練到超品。是不比一些大派硬功差多少的頂尖硬功。"張榮方很有耐心。

如今屬性點又加了一點,達到十六點。

隻要搞定李家,之後或許很久以後,都不用擔心硬功問題。市麵上的普通硬功,他其實也找來學過。

但之前的鐵布衫一門,達到六品後的強度,便已經超越了很多低品硬功。也讓那些低品硬功完全冇了用處。它們練到最高境界,也不如鐵布衫如今的強度。所以之後要找,也隻能找比鐵布衫還要上乘的武功。

佛門東宗的大光明龍形拳是一個選擇,可惜冇人教導。真一教的同理。儒門的更是早就失傳了。

市麵上能找到的上乘硬功,如今還真隻有李家這獨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