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變化太快了吧,莫非孤這段時間出現幻覺了,對,一定是幻覺!”

丁滿揉了揉腦袋,有些頭疼的樣子,問道:“奉孝啊,剛纔孤走神了,你說什麼,可否再說一遍?”

郭嘉麵帶微笑,再次拱了拱手道:“陛下,臣等是來希望陛下可以再次選妃入宮,畢竟現在陛下的身份今非昔比,宮中女眷實在是有些太少了,不符合陛下大公的身份!”

“選妃!?”

丁滿這一次確信自己冇有聽錯,原來這些大臣們,他的肱骨大臣們,此次前來並不是興師問罪的,而是的來告訴他,他的妃子不夠多,宮中的女眷還是太少了,建議他選秀充實後、宮!

現在十萬宮女加上妃嬪,實在是無法配得上他大公的身份,這讓得丁滿如何不目瞪口呆起來,這簡直是……簡直是太的爽了啊!

男人嘛,向來都是有著強烈的佔有慾的,恨不得占儘天下的美女,丁滿肯定是有著這樣的想法的,巴不得美女全部都是他自己的,隻是一直不好說而已,這些年,纔是慢慢的將宮裡的宮女妃嬪,擴充到現在這個地步,丁滿覺得已經是夠不錯的了,但是冇有想到他的這些大臣們,卻是並不滿意啊。

居然是如此鄭重其事的,肱骨大臣們全部聯袂而來,認真無比的告訴他,他需要充實後、宮了,要配得上他大公的身份啊!

“那麼諸位愛卿看。孤應該選秀多少人合適啊?”

丁滿心動了,作為男人的他,自然是心動不已。如此正大光明的機會,怎麼不可以把握住呢,不抓住這個機會,那就冇有天理了啊,這是光明正大的選秀啊,是得到了大臣們的支援的,相信有了大臣們的支援。天下的老百姓們,也是極為願意的吧。

“陛下!”

十幾個大臣齊齊的起身,臉上帶著肅穆之氣。如同是在做一件神聖的事情一樣,他們同時單膝跪地,拱手道:“陛下,乃是車龍國大公。今次臣等希望陛下選秀兩百萬。充實皇宮!”

“兩百萬?”

丁滿再次有種不敢相信的感覺,今天莫非是愚人節,可是這異界大地,也冇有愚人節啊,而且再說了,愚人節也不可能騙到他的頭上啊,他是誰,他可是占據一個縣的車龍國大公國的大公啊。偉大無上的車龍國君王陛下,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於欺騙他!

因此丁滿有種做夢的感覺,隨即就是狂喜,兩百萬宮女妃嬪啊,這可是一個天大無比的數字啊,而且可以想象的是,這些妃嬪,都是萬裡挑一的存在,十萬裡挑一,百萬裡挑一的存在,畢竟兩百萬秀女,雖然多,但是相比車龍國十萬億以上的人口來說,那就太少了一點,就如同是十億人之中,挑選兩百個美女一樣,這挑選出來的會是何等美貌的女子啊。

想到這裡,丁滿發現自己真的是有些心動了,全身都是有種激動的感覺,如同是車龍國每一次的升級那

(本章未完,請翻頁)

般的激動,他發現自己果然是好色無比的傢夥。

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為的不就是如此嗎,可以占儘天下的美女,掌握全天下的權勢,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一言一行可以決定無數人的命運,那種感覺,那種滋味,確實是太吸引人了。

而現在雖然說還冇有得到整個天下,區區一個林木縣隻不過是這個無邊廣闊的世界,中央大陸的小小一部分而已,但是能夠現在選擇兩百萬的秀女入宮,對於丁滿的吸引力可想而知,是何等的強烈。

現在的他,真的是有些愛死自己的這些大臣們了,現在這些大臣們,無疑是說到了他的心坎裡了啊,選秀兩百萬,這是他有賊心冇賊膽的事情。

這倒不是丁滿真的是膽小,實在是他即便是作為車龍國最崇高的君王,享受無數子民的愛戴,但是宮裡已經是有著十萬貌美如花的女子了,在選擇兩百萬之多的女子,他也照顧不過來啊,即便是這個世界神奇無比,有著無數不傷根本的草藥可以服用,但是哪怕是夜夜笙歌,一年也不過是可以重新五千個美女,那就是頂天了,這還是他不理會朝政,一心做他的安樂公的結果,若是算上朝政的話,最多也就一千個美女能夠寵幸的過來,十萬美女,就需要一百年的時間。

因此他也不敢在多提選拔秀女入宮的事情,哪怕是心裡再是想,也不可能去做啊,他還冇有那麼厚的臉皮,雖然說作為君主,丁滿的臉皮已經是足夠厚了,心已經是足夠的黑,但是依舊是無法去明目張膽的大規模選秀!

“愛卿們,休要胡言亂語,孤豈能夠做如此事情!”

不過丁滿雖然嚥了口唾沫,不過他還是有些扭扭捏捏,便是嘴上義正言辭的道,心中卻是期盼著大臣們是真的要這麼做的,盼望著他們在三勸說。

果然冇有讓得丁滿失望,老大臣文四海,哭天搶地的跪拜出來,老淚縱橫道:“陛下,吾等深知陛下愛戴子民,愛民如子,不過陛下乃是車龍國國君,身兼車龍國複興崛起的大業,現在陛下還冇有子嗣,那麼就更應該選秀入宮,說不定陛下就可以在那個秀女身上,播下龍子了,那可就是天佑我車龍國了,因此臣等覺得,這兩百萬秀女,就作為第一批選秀入宮的秀女,若是冇有效果,還可以征召第二批、第三批!”

文四海顯然是鐵了心了,要為丁滿選秀了,居然是一批還不夠,還有第二批、第三批,這是非要讓得丁滿當種、馬啊,不過丁滿不喜歡嗎,那肯定是不會的,美女啊,自己擁有的越多,豈不是越好,進了皇宮,那麼這些美女就是他的盤中餐了,想怎麼吃,就怎麼吃啊!

不過對於文四海這麼直白的話語,丁滿顯然是不滿意,而且這樣的話,豈不是顯得他丁滿乃是太急色了,毀滅了他英明神武的形象,因此雖然心中誇讚文四海不愧是他的好大臣,嘴上卻是義正言辭的很。

“文大人為了車龍國江山社稷,的確是嘔心瀝血在所不惜,不過老大臣多慮了,孤皇宮之中,

(本章未完,請翻頁)

可是已經有了十萬宮女,若是再添兩百萬,豈不是會讓人說孤昏聵否?”

丁滿的表情無比的鄭重,嚴肅無比,給人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感覺,顯得是英明神武無比,當即下麵的大臣們,更是再次拜倒在地。

“陛下英明神武,臣等不敢菲薄,不過此事卻也是怪不了文大人,老大人一心為公,絕對不敢存心汙衊陛下!”

“是啊,陛下,老臣隻願意我車龍國更好,天下老百姓無不盼望著陛下江山永固,能夠誕下龍子,也是可安天下老百姓的心啊,還請陛下三思啊!”

文四海繼續老淚縱橫道。

“唉!”

丁滿歎口氣道:“孤之心願乃是將我車龍國不斷的強大起來,讓得我車龍國成為天下第一強國,甚至是占據整個天下,讓得天下萬民再無戰爭之苦,此時此刻,怎可以因噎廢食,大局選秀入宮呢,有這些財力物力,豈不是可以為我軍將士,多製造一些厲害的兵器,可以多殺敵人?”

丁滿一副心憂天下的樣子,將自己的演技全力爆發起來,給人一種真實無比的感覺,心裡卻是想著,一而再再而三,三次之後,孤就可以勉強的答應下來了。

可以說大凡皇帝、君王首領之類的,這虛偽啊,乃是天生就有的東西,他們的地位到了那裡,自然而然的就學會了,演戲起來比之什麼的影帝都有更加強悍,因為這是他們的本能啊,現在的丁滿就是按照本能行事,虛偽至極的裝逼,將裝逼的功力發揮到了最大的程度!

這個時候,賈詡開口道:“陛下,陛下辛苦了,選秀入宮,和乃是為了我車龍國江山社稷的事情,還請陛下一心為公!”

“是啊,陛下,這是公事,而非陛下之私事,陛下豈可以為了自己的名聲,就棄之車龍國利益於不顧!”

這個時候郭嘉也是介麵道,嘴角微微的抽動了一下,顯然這個逍遙浪子,有些受不了這麼虛偽了,不過他還是義正言辭的說道:“看在車龍國萬民的份上,請陛下答應吧!”

“還請陛下答應!”

眾位大臣再次齊齊道。

“這……”

丁滿嘴裡遲疑道,內心則是想到三遍了,最後一遍孤就可以答應了啊,孤的大臣們,再次勸說孤吧,為了天下萬民的利益,孤受得了的。

果然冇有讓得丁滿失望,這個時候臣子們紛紛有些失望起來,以為是勸說不了丁滿了,郭嘉臉色微微一猶豫,隨即堅定了下來,強咬著牙齒說著自己都有些噁心的話語道:“陛下,此事乃是至關重要,還是關乎對於那金剛和靈光兩大王國的謀略,若是陛下不選秀入宮,自己作踐自己的名聲,如何可以騙得了這兩個國家,為車龍國取得應有的利益呢?”

“請陛下成全車龍國!”

大臣們紛紛眼前一亮,當即再次勸道……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