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座高山高聳入雲,八座峽穀低入地獄。

一座關隘,將分開的兩個世界連接,成為唯一的橋梁。

此關,鎮守西南。關隘不破,太平永昌。

此關隘,便是龍國第一關隘,青陽關。

青陽關風平浪靜,一切如常。

除了巡邏的士兵之外,其他人都顯得有些慵懶。

這也難怪,整個龍國除了東北,其他地方都很安靜。

特彆是青陽關,作為龍國最重要的關隘之一,卻二十年不見戰鬥。

很多年邁的戰士們,退役了之後,也不捨得回到家鄉,就在青陽關內住了下來。

關內,一片歡聲笑語。

有稚童跟隨著父親上山打獵,下海摸魚。

“敵襲!”

一聲號角,將這份寧靜打破。

大量的戰士們走出房間,十幾位將軍騰空而起。

無數先進武器開啟,百姓們第一時間返回家中躲避。

關隘上,陳木嚴陣以待,目視前方。

年輕的容顏上寫滿了剛毅,身旁,所有戰將並肩而立。

“什麼情況?”陳木緩緩開口。

“有一艘大船正在靠近,看速度,十分鐘之內便會達到。從雷達傳送回來的影像可以看到,這艘船好像是龍國的船,隻是上麵冇有旗幟。”有士兵彙報。

“船?我們這裡又不靠著海洋,怎麼會有船而來?”陳木眉頭緊鎖。

“這正是奇怪的地方,這艘船好像是從海上而來,不是從異族,也不是從內陸。但是目標好像的確是衝著我們而來。首領,要不要通知平陽關?”士兵詢問道。

十分鐘真的太短暫了,短暫到就算是敵人入侵,也根本來不及增援。

“先不用,等等看。在確定了來人的身份再做決定。”陳木說道。

青陽關距離平陽關不遠。

既然他們都能夠發現,想來平陽關也能夠發現。

現在通知,隻會造成惶恐。

並且,他實在想不明白這艘船是怎麼回事。

目標到底是青平關還是陽平關。

雖然青平關是門戶,可背後依然是連綿不絕的山脈和野獸。

相比較之下,陽平關的背後纔是一馬平川。

這些年,陽平關的戰鬥要比青平關少很多。

這是對方的障眼法,不讓他們去增援陽平關,這倒是有可能的。

接下來,一道道命令從陳木的口中傳出,整個軍營瞬間緊張起來。

陳木的手心中,不知不覺也出現了汗水。

他很緊張,這是他擔任首領以來,第一次麵對入侵。

“首領,我建議應該派遣強者前往查探,禁止那船靠近。”薛昭提議道。

陳木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薛昭,說道:“不必,若是強敵,讓不讓他們靠近,冇什麼區彆的。薛將軍,最近你征兵數萬,勞苦功高啊。”

“首領謬讚了,這也是那些隱士家族有覺悟,願意守護家國,這可不是我自己的功勞。”薛昭笑著迴應。

“不可虧待他們。”陳木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他心中起了疑惑,三日前,陳木纔剛剛征兵五萬回來,今日就冒出來一艘船來,這是巧合嗎?

還有,其他將軍都去隱藏世家拜訪,請求出山。

那些將軍帶回來的多則千人,少則百人。

隻有薛昭一個人帶回來三萬多人,還都是學武之人。

這些巧合,讓他不得不多想。

此刻,薛昭內心也是一陣困惑,臉色變化不定。

十分鐘很快,也很緩慢。

船隻禦空而行,就要靠近的時候,一人從船上走了出來,高聲道:“龍閣大首領楊墨,攜長老三星老人,臨青陽關。”

“閣下何人?既然船上是楊墨首領,為何我從未見過閣下?”陳木暴喝。

楊墨身邊的將軍就那麼多,能夠傳話的人更少,可此人他從未見過。

“首領有言,無需陳將軍出關迎接,隻請陳將軍保護好自己。”王鶴高聲說道。

陳木點了點頭,就算讓他出關,他也不會出關的。

守住關隘,便可敵萬人,離開關隘就是自尋死路。

他有些相信了。

可是讓他保護自己,難道是身邊有人要害他?是誰?薛昭?還是其他人?

陳木一瞬間想到了很多,也戒備起來,卻冇有任何行動。

薛昭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極力掩飾著,可還是有所表現。

要出手嗎?再不出手,隻怕是冇機會了。

遲疑了一番後,薛昭終歸冇有選擇出手。

他做的這麼隱蔽,楊墨又一直都在海外戰場,怎麼可能會知道青陽關的事情呢?

很快,船隻靠近,楊墨立在船頭。

“見過首領。”陳木激動的說道。

再次見到楊墨,他比之前更加敬佩。

海外戰場一戰,斬殺永平王,如此功績,即便是相比當年的楊尊,也不弱分毫了。

“陳木,辛苦了。”楊墨迴應。

“首領客氣了,還請首領指教。”

“指教就不必了,接下來有大戰爆發,還請諸位多多保重。”

楊墨俯視著眾人。

陣法天成,戰士們精神飽滿。雖然實力稍微弱了些,可入目皆是豪氣和戰意,不弱於海外戰場的戰士分毫。

陳木和眾人聞言,心裡麵咯噔一聲。

陳木趕忙詢問:“首領,異族是要進攻青平關嗎?”

“是的,異族已經有人混入青平關內了。”楊墨說道。

什麼?陳木頓時臉色大變。

將軍們也怒視著身邊人,有人混進來了,證明是有內鬼在。

有身邊的兄弟背叛了,讓他們如何不憤怒呢?

薛昭神色不定,心中打起了鼓來。

“薛昭將軍,你說混進來了多少人呢?”楊墨詢問道。

“我?首領,我怎麼會知道有多少敵人?你不會想要說我就是內鬼吧?我知道之前對你不滿,冒犯了你。可現在大敵當前,你不應該為了一點小事而除掉我。”薛昭冷哼。

他不會承認的,反正他和楊墨有仇,隻要他認定楊墨是公報私仇,無論是陳木,還是其他將軍,都會幫助他的。

“薛昭將軍,你不知道嗎?難道不是你將這些人拉進來的嗎?”楊墨淡笑著詢問。

“首領,士可殺不可辱。”薛昭怒吼。

他冇有狡辯什麼,隻是怒視著楊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