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師兄,你說這東西,很容易做,那麼,你會不會做!”

葉平安眼睛亮晶晶道。

“額!”

馮玉才被噎了一下,臉色不自然道:“咳咳,那啥,術業有專攻!我可是武學天才,對煉器之事,當然不怎麼精通了。我可以把所有精力,都消耗在武道上麵了。”

“瞎幾把扯!”

顧天心在一旁不屑道:“明明自己不行,非要找理由。宗主大人,不僅是武王七星境高手,也是一個很厲害的煉器師。還有咱們師姐,武師九星修為,還是一位神紋師。”

“師兄,你是不是看不起我馮某人!”

馮玉才臉拉了下來,好不容易在小師弟麵前,人前顯聖一番,全被顧天心破壞了。

老馮有些怒了。

“對,我就看不起你了,咋樣!”

顧天心揚起腦袋說道。

“顧天心,我要挑戰你!”

馮玉才擼起袖子說道。

“來啊,怕你不成!”

顧天心冷笑道。

馮玉纔可不是他對手。

“好,有種!咱們晚上打!”

馮玉才說道。

顧天心知道這貨有惡作劇麵具,晚上猛地一逼,怎麼可能答應。

直接說了一個字:“滾!”

“好了,你們彆廢話了,上船了!”

王夢對著還在吵架的兩人說了一句。

來到了虛空艦麵前。

頓時。

虛空艦上,一條階梯落了出去。

王夢率先走上了台階,進入了飛艦上麵。

眾人跟在王夢身後,一一走了上去。

很快,虛空艦飛到了天上。

葉平安站在甲板上,俯視下麵。

所有景物,變成一個個小點。

那種感覺,可比坐飛機時候,震撼多了。

看到的景象,也比在飛機上時壯觀!

四周,一陣陣風吹過,葉平安對於這虛空的設計,有些歎爲觀止,彷彿在做夢一樣。

“這飛行法器太神奇了,我要是也有一個就好了!”

葉平安心裡說道。

王夢帶著煙雨樓台弟子們來到了天機閣。

天機閣處於一座繁華城池之中,這座城池有個很響亮的名字,叫做北天城。

葉平安進入天機閣後,發現裡麵之人,個個身著白衣,氣質不凡。

王夢讓一眾弟子,在大廳裡等候,她進去內殿找天機閣閣主。

數盞茶的功夫,王夢一臉笑意走了出來。

看樣子,是打聽到了真神殿分部位置了。

“宗主,是不是打聽到真神殿分部具體方位了?”

馮玉才問道。

“是的。”

王夢點頭道。

“宗主,向天機閣打聽訊息可不便宜!你這次花了多少錢?”

馮玉纔好奇道。

“一萬靈石!”

王夢看了馮玉才一眼,說道。

葉平安震驚,一萬靈石,隻買一個真神殿位置資訊。

要知道,一萬靈石,等同於二十五萬兩黃金!

天機閣賺錢,也太容易了吧!

馮玉才肉疼道:“好貴啊!天機閣搶錢啊!”

王夢不解道:“小馮,又不是你出錢,你表現這麼心疼乾什麼?”

“冇準我以後會成為煙雨樓台宗主呢?宗主你現在擁有的錢,以後可能會屬於我!”

馮玉才道。

王夢:“滾!”

王夢成功從天機閣主那裡,打聽了到了離這裡最近的真神殿分部位置。

眾人乘坐虛空艦,再次出發。

青州。

一處靈氣充足山穀。

真神殿分部就在這裡。

王夢駕駛著虛空艦,帶著眾人降落在山穀中。

她望著前方不遠處那一座座華麗樓閣,被一團團雲霧給纏繞著,彷彿來到了仙府。

臉上露出一抹冷酷笑容,說道:“到了真神殿分部了,你們去叫門,好好羞辱他們一番,給咱們宗門死去弟子出口氣,好好揚我煙雨樓台威名之後,再把他們都給我宰了!若是有強大武者出現,我會出手對付!你們不用擔心。”

葉平安望著王夢眉宇間佈滿了殺機,心中一寒,對著馮玉才說道:“宗主一直都是這麼可怕嗎?”

“是的!”馮玉才點頭道:“雖然我覺得宗主脾氣之所以這麼爆,是因為長年冇有男人滋潤。

但是,不得不說,咱們宗主,是一個合格宗主。她非常護短,見不得有人欺負煙雨樓台弟子。

隻要宗門弟子受了欺負,她一定會去給弟子們討回公道。而且,她不會親自動手,而是製造機會,讓你自己報仇!”

“這個宗主不錯!”

葉平安點頭道,他就喜歡這樣雖然不惹事,但是不怕事的宗主。

宗門若是連自己門內弟子都庇護不了,那麼,這個宗門,也就冇有存在必要了。

“師弟,這裡除了師姐之外,你最強。大師姐又是清冷模樣,不會說話,所以,你帶著咱們去叫門,帶頭衝鋒!”

顧天心看著葉平安說道。

“好!”

葉平安點頭道。

他好歹在軍營呆了一年,經曆過不少戰爭。

這區區小事,怎麼可能難得住他。

“師弟,你要表現囂張一點,我知道你不會,彆怕,師兄會在你身邊指導你!”

馮玉纔有些躍躍欲試道。

“好的。”

葉平安點頭道,隨即,帶著眾人朝著真神殿分部走去。

兩位真神殿弟子,正在把守大門。突然看到一群人,氣勢洶洶、殺氣騰騰而來。

他們著實被嚇得不輕,一副如臨大敵模樣,想也不想,鏗鏘!鏗鏘!拔出了手上長劍。

“來人止步!”

“你們是什麼人,來我真神殿分部乾什麼?”

兩名真神殿弟子,持著長劍,對著葉平安等人,厲聲嗬斥道。

“我們來殺人!”

葉平安說道。

馮玉纔對他豎起大拇指!

葉師弟做得不錯。

出門尋仇,找到敵人後,必須得點明中心,讓他們知道自己來意。

首當其中,來個下馬威,讓他們心中畏懼。

“葉師弟表現雖然不錯。但是比起自己來,隻能算馬馬虎虎。稍微有點囂張味了,但是,和自己比,還差了不少!”

馮玉才心中說道。

“你們想死不成,竟然敢來我真神殿撒野!”

真神殿弟子也是狂妄慣了,聽到了葉平安囂張之言後,並冇有害怕,反而有些惱羞成怒道。

“叫你們分部最大那傢夥出來,我不想浪費時間!”

葉平安對擊殺這種小嘍嘍冇有興趣。

對麪人多勢眾,兩名真神殿弟子也不敢大意,聽了葉平安的話之後,慌忙跑了進去,尋找能做主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