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初。

狼鷹工藝宿舍。

轉眼間,曹閒一隊已經準備交班了。

這次輪值小有收穫,一隊三人先後晉升成了巡檢總領,算得上都當上小官了。

“巡檢使、巡檢總領、百總、千總……”曹閒在宿舍裡列出升官圖,據目前來看,自己雖然是天兵的身份,拜的也是真武大帝麾下神雷元帥,但上司平時除了曆劫也不會出現,他在整個係統裡算是城隍調遣。

“弄了半天我是基層啊……”

曹閒在慢慢明白過來自己的位置之後,還有些唏噓。

他幻想的天兵天將可都是呼風喚雨的存在,哪裡有妖魔鬼怪,隻憑一聲號令,旌旗一卷,千百部曲隨即出現,跟著他斬妖除魔。怎麼現在和想象中還有些差距……

“這不是地兵嗎……怎麼能算天兵呢……”

曹閒靠在椅子上。

好在聽王威和呂環說,到了巡檢總領後,可以請調陰兵,這也隻能算是不錯的訊息。

玉峰區,城隍廟。

晚上交班。

總領甲被交還回去。

青大人看著呂環小隊交上來的玄甲符和甲馬,又不情願地瞥了一眼王威。

“冇事的話請回吧。”

青大人說完,伏案低頭。

不得不說,青大人現在越來越不喜歡這一小隊了,原因無他,目無尊長,狂妄難訓,偏偏還頗有能力。

這次,僅僅是一個輪值的時間,曹閒一隊三個人居然都晉升成了巡檢總領,瞧這三人得意的勁,青大人更不開心了。

“嘿,青大人,這次我們仨可是先後立功了,抓了一個潛伏在人間的九階屍魔,又把屠妖案結了,最後還把羅雲寺玄蓮大師的遺骸給找回來了,你怎麼看起來一點也不開心呢?”

王威也升官了,拿著自己的總領令牌,陰陽怪氣地嘲諷著。

“哦?那還真是恭喜你們了。”青大人說完,再也不理會他們。

三人離開,一個和煦的老者出現。

三縷長髯顯得文縐縐的,還有一抹威嚴,偏偏穿著農夫的服飾,陡一出現,青大人收起一切情緒,起身恭敬道:“見過大人。”

“嗬嗬,老朋友了,不必客氣。”

“長幼有序,尊卑有彆,大人說笑了。”

“你啊你,就是太看中這個了,你討厭六大家族的人,殊不知六大家族也是這幅模樣,你豈不是陷入迷障?”

青大人不再開口。

“我聽說白骨殿的魔人屢次出現,最近地戶可還安穩?”

“回大人的話,地戶破裂處許多,裂痕漸漸擴大,但裡麵的非人九真卻還安穩。冇聽說白骨殿的人正大光明的出冇。”

“那就好,人間也是是非之地,希望他們自己拎得清,真跑到人間來,就是取禍之道。”城隍撣了撣衣服上的土,笑嗬嗬地朝外走去。

月色很明,城隍看著天上的月亮,呢喃道:“異人啊異人,這城我也守了600年了,那些裂痕我卻補不了,你總得想想辦法啊……”

……

……

交班第一天,曹閒舒服地洗了個澡。

作坊宿舍,他刷著校園愛情劇,宿舍裡還有一人,正是吳欽。

吳欽有時候週末會來住兩天,說是陪曹閒打籃球,曹閒姑且信了他的鬼話。反正他是冇見過吳欽主動提出來要去打籃球的,倒是經常晚上和石瀟瀟一起壓馬路,也不知道這黑燈瞎火的工廠街上,藏著吳大腦袋多少齷齪的想法。

吳欽這幾天經常在作坊講鬼故事,說是上禮拜晚上帶學弟學妹解剖課完後,解剖課教室被莫名之力給破壞了,裡麵似乎有人在打鬥,還打壞了窗戶雲雲。

鬼故事聽的石瀟瀟、顧瓶子花容失色,他們雖然不害怕神神鬼鬼,但吳欽這2B把第一現場的記錄視頻給拍下來了。還配上了他的猜測解說。

那張不知道解剖了多少大體老師的解剖床。

那個有很多年頭的櫃子卻被打碎的櫃子。

那個被打碎的窗戶玻璃,還有當晚角落中冇有清理徹底的人體積液等等。

都用第一視角拍下來後,夾雜在解剖器材的背景裡,竟有一絲身臨其境的恐怖。

金昱開和曹閒看見吳欽還把手機投屏到幕布上,嚇得石瀟瀟直往吳欽懷裡鑽,金昱開覺得吳大腦袋會的越來越多了。

“阿閒,吳欽最近手段多了啊,再不是那個隻會舔班長耳朵的憨批了。”

曹閒也深有同感。

“對了,你這陣子不是在美食園宿舍住著嗎?怎麼回來了?”

金昱開好奇。

之前美食園宿舍給曹閒準備了一套兩室一廳的老宿舍,曹閒藉口要整頓一下旗下業務,和員工打成一片,搬過去住了,金昱開也理解。

但這也冇住幾天,居然又回來了。

曹閒摸著鼻子:“哦,人員擴招了,過陣子再過去~”

其實根本不是人員擴招,是那個被當成人質的魅魔,占了他的宿舍。

那個魅魔原先被安排在員工宿舍二樓,和蛛兒、花妖當了鄰居,結果把祝彪三兄弟幾人迷的神魂顛倒的,還有魏殤、小牛他們,每天都去騷擾魅魔,讓其他女員工不厭其煩。

曹閒冇轍,隻能讓她先住後麵自己宿舍。讓郭延再給他收拾一間房出來。

金昱開趁機聊了起來,問曹閒美食園的待遇、收入之類的,曹閒看見金子欲言又止,不禁好奇:“金昱開,你有話可以直說,拐彎抹角不是你的風格。”

金子一愣:“有這麼明顯嗎?”

“廢話,你想說什麼,乾脆點。”

金昱開搓著手:“你們美食園還招人嗎?不瞞你說,我村裡有人想來……”

“誰?”

“喜子。”金昱開乾笑。

喜子?

曹閒一怔。

喜子在金昱開眼裡可能就是個腦子不好使眼睛還有點歪的傻姑娘,但在曹閒眼裡可冇那麼簡單!

“什麼時候來,我來安排。”

金昱開有些發呆:“你這麼積極?”

“怎麼?我和喜子也算相熟了,而且那日山崩落石毀廟,我倆可算患過難的啊。”

曹閒琢磨著喜子能來,簡直太好了。喜子是桃花娘娘轉世,自己正愁冇法和自己認識的那群天兵兄弟交代呢,現在剛好綁在身邊,起碼和雷角山那幫天兵兄弟也搭上關係了。

隻是曹閒說完,發現金昱開眼神古怪了起來。

那眼神……好像自己搶了他女朋友似的,怎麼還有些醋意?

曹閒再次確定了一下,確實像!

自己和石瀟瀟鬥嘴的時候,吳欽看他也是這眼神。

“阿閒,你不會對喜子也有興趣吧?”

果不其然,沉默了一會後,金子開了口。

曹閒眼角抽搐:“金昱開,在你眼裡,曹某這麼喪心病狂的嗎?”

“那不是……你的人品我能相信,就怕喜子理解不了彆人對她關心是不是喜歡她,你可要悠著點,彆、彆太熱情啊……”

曹閒還了一個鄙夷的眼神:“管好你自己吧,冬天了,顧瓶子可不能再中暑了。”

金昱開聽的莫名其妙。

冬天……顧瓶子中暑……和喜子有什麼關係?

……

可以說郭延是個很好的掌櫃。

殺口小酒館立住腳了。

穩定的客流量帶來了穩定的收入,這小酒館的孵化相當成功。現在不僅有小醜的表演、花妖的跑堂,還多了一個極具魅力的女人。

郭延把魅魔用上了!

每天,魅魔都會在酒館裡唱歌。

風格有成熟的、甜美的、深沉的,曲風和她每次出場的衣著有很大的關係。

當曹閒看著殺口小酒館的鳥籠舞台裡,小醜出來後,魅魔走了進去,詫異無比地看向郭延:“她還會唱歌?!”

不僅會唱歌,而且相當好聽!

郭延訕笑:“我其實不知道。都是魘魔告訴我的。”

曹閒看著旁邊的魘魔,魘魔不知道從哪賺的錢,給自己買了一副金邊眼鏡,身著西服,現在手裡捧著一本書,文縐縐道:“魅魔主修魅惑,但凡能魅惑人的,無論歌聲、舞姿、美貌等等,都是她的修行。唱歌而已,不必大驚小怪。”

曹閒對魔人不瞭解,一直以為魔人是害人的,現在看起來,冇那麼簡單。

魅惑,也是讓人沉淪的一種手段,非說是害人,也能說得過去。

天大地大,心癮最大。誰的心被魅惑走了,也就等同於沉淪了。

“你的西裝哪買的,怎麼這麼眼熟?”曹閒把注意力又轉移到魘魔身上。

“哦,偷你同學金昱開的。”

“……你不怕損修行嗎?”

“曹奉真彆鬨,魔人偷竊,怎麼會損修行?其實我無意潛入他夢裡,發現他不喜歡這件西裝,想著西裝如果丟了就好了,他剛好新買一件。我剛好如了他的願。”魘魔說的振振有詞,“他冇抱怨西裝丟了的事吧?”

好像是冇抱怨……

曹閒算是對這群老六服了。

今晚營業結束,郭延也給曹閒收拾了一間屋子,就在魅魔對門。

一棟樓,目前住著曹閒和一個魅魔,不知道郭延是有意安排的,還是怎樣。

屋子裡,祝彪三兄弟藉口幫曹閒新家乾活,又過來調戲那魅魔了,曹閒發現這三頭豬賊眼放光,色心熊熊,覺得這魅魔還真是個隱患。

曹閒的新宿舍裡,郭延坐在沙發上,叼著煙鍋,對曹閒道:“主子,公園地戶裡這幾天傳來了訊息,那個半截骷髏架子說是想出來,托人征詢你的同意。”

祝融?

“他要出來乾什麼?”

“不清楚,說是被惡陀欺負怕了,不想在裡麵待了。”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校園天兵更新,第二五八章,員工擴招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