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雄關上空的一幕,全部落在了散仙和吳將軍的眼中。

“高級強者!”

散仙長身而起,重重的吐出兩個字,臉上的表情,變得無比的嚴峻凝重。

“高級強者……”吳將軍膽戰心驚。

吳將軍對山海雄關並不陌生,俄爾帝國的生意人,每天都會把山海雄關的防衛情報帶到俄爾帝國,這次吳將軍慫恿俄爾帝國皇帝對大漢帝國動兵,主要是因為他瞭解山海雄關的虛實。

根據情報顯示,山海雄關的守將乃是大漢帝國四大天神之一的龍圖天神,戰功顯赫,有萬夫莫敵之勇,不過,因為新皇上位,龍圖天神被調至帝都,坐鎮京畿。

按照吳將軍所推測,這山海雄關,最多就是一個到兩個與龍圖天神同級彆的強者。

剛纔,居然出現了八個高級強者,這已經打破了吳將軍的想象範疇。

如果山海雄關有八個高級強者,那麼,哪怕二十萬兵馬毫髮無損,也不可能攻克山海雄關,要知道,像龍圖天神那樣級彆的強者,無一不是有萬夫莫敵之勇。

現在,吳將軍所有的希望都寄望於東瀛仙島的上仙。

“總兵大人,這山海雄關有陣法保護,等會,本座會親自出手,你要做好攻城的準備,一旦山海雄關城牆被摧毀,將軍務必立刻揮軍直上。”

聽到上仙居然要親自出手,吳將軍頓時喜形於色,連連點頭。

散仙大步跨出營地,一群超能力者簇擁其後。

此時,山海雄關上空的烏雲已經散儘,那薄薄的七彩氤氳也消失無形。

成千上萬的俄爾帝國士兵潮水一般讓出一道寬闊的道路,散仙在平原上淩空飛行,在十幾丈的高空朝山海雄關靠近。

吼吼……

俄爾帝國的士兵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孝聲,聲浪如同潮水一般,席捲了山海雄關之外廣袤的荒原。

散仙在俄爾士兵之中不僅僅是有著崇高的地位,也是無敵的象征,現在,散仙親自走上戰場,立刻激發了士兵們的戰意,戰意開始醞釀,逐漸沸騰起來。

“踏平山海雄關!”吳將軍登上巨馬,舉起手中雪亮的馬刀,高聲大喊道。

“踏平山海雄關!”

“踏平山海雄關!”

“踏平山海雄關!”

……

聲浪在平原上洶湧澎湃,俄爾帝國的士氣,高漲到了極低,他們跟隨在散仙的背後,潮水一般湧向山海雄關的城牆。

城牆之上,刀槍林立,甲胃鮮明,但是,冇有絲毫的聲音。

大漢帝國的士兵都知道,生死攸關的一戰馬上要開始了,每一張臉上,都嚴峻的表情。

“殺!”

“殺!”

“殺!”

……

散仙和一群超能力者的速度越來越快,俄爾帝國的士兵們發出驚天動地的怒吼,催動著胯下戰馬,緊隨著散仙向城牆之下風馳電掣的狂奔而去,掀起滾滾的沙塵,其實凶猛無匹。

在俄爾大軍背後的,金鼓齊鳴,鼓手們拚命的敲打著巨鼓。

與此同時,山海雄關城牆之上,炮聲響起,萬箭齊發。

嗖嗖嗖……

遮天蔽日的利箭如同漫天的蝗蟲一般在空中激射,俄爾帝國的士兵紛紛舉起盾牌,冒死衝向城牆。

眼見那遮天蔽日的利箭飛來,那散仙冷笑一聲,手中雙修揮舞之間,一股洶湧磅礴的超能力在空中激揚翻滾,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隻見那如同蝗蟲一般的利箭紛紛無力的掉落。

“上仙無敵!”

“上仙無敵!”

“上仙無敵!”

……

成千上萬的士兵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散仙臉上,露出一絲得意。

一直冇有出現的周森出現了,屹立在牆頭之上。

在周森的背後,站著九天玄女沉慧敏和明閒明空,還有五十多個高級強者。

事情之順利超乎了周森的想象,他原本以為,會陷入膠著的拉鋸戰之中,為了今天的戰鬥,早在幾個月之前,他就做好了堅壁清野的準備。

事實上上,周森現在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他隻要堅守山海雄關,冇有了糧草的俄爾帝國士兵,最多一個星期,就會不戰自敗,十幾萬兵馬,每天所消耗的糧食,可不是個小數目,這山海雄關,本就荒廢,加上堅壁清野,彆說是數十萬兵馬的口糧,哪怕是要找出幾千人的糧食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按照周森的思路是,俄爾士兵堅持不住後,那散仙必定會被迫親自出手,當然,那至少是數天之後。

周森冇有想到,隻是第二天,散仙就親自率領超能力者們大軍壓境。

周森等待的就是這決戰的一刻。

“周郎,我來。”九天玄女越眾而出,手中碎魄神劍已經出鞘。

“不。”周森搖了搖頭道:“如果是普通超修神者,仙子出馬,自然是旗開得勝,現在,我們的敵人乃是散仙,相信大家誰也冇有和散仙戰鬥過,所以,我們不能冒險,務必要找到機會給予其致命一擊……”

“周森,我一直不明白,為何要選在山海縣城?”冉伯疑惑道。

“散仙的天劫非同小可,通常,散仙為了輕鬆渡劫,都不會屠殺普通士兵,所以,我把他誘離老巢,到這山海雄關,利用他這種心理,創造有利於我們的環境。現在,我們對他們的實力一目瞭然,而他們,對我們並不瞭解,嘿嘿,我們這裡不僅僅是有著名揚天下的九天玄女,還有數十個實力強橫的高級強者,這麼強大的實力,絕對超乎了那散仙的想象……另外,那散仙以為我們隻有八個強者,所以,他必定會輕敵,到時候,隻要他靠近我們,我們就迎頭痛擊!”

“高!”冉伯豎起大拇指。

無論是一群女人還是一群強者,都是一臉敬佩的看著周森。

散仙,僅次於仙人的存在,人類修神界,最強大的存在。

在修神界,哪怕是那些名門大派,也絕不會輕易挑戰散仙的權威,而今天,周森的對手,是一個如假包換的散仙,而且,在他身邊,還有數十個超能力者。

晴朗的天空萬裡無雲,但是,卻給人一種令人窒息的壓抑感,雙方士兵都停止了戰鬥,看著天空的散仙。

散仙一開始的速度很快,但是,越是接近城牆,他的動作就越緩慢,就像鵝毛一般輕飄飄的浮在空中,一身長袍隨風飄揚,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重壓。

城牆上的大漢士兵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心理壓力。

守城的士兵,都是蔡平精挑細選的精銳,有著超強的軍事素質,但是,他們從未曾與超能力者戰鬥過,更彆提傳說中的仙人。

百丈。

五十丈。

三十丈。

那散仙的眉宇越來越清晰了,數十萬人的戰場,變得鴉雀無聲,俄爾帝國的軍隊,也屏住了呼吸。

似乎,每一個人都在等待著散仙那石破天驚的一擊。

散仙並冇有立刻攻城,在山海雄關城牆不到三十丈的地方,他停了下來,高高的懸浮在空中,俯視著城牆上的士兵,身上,散發出令人不敢逼視的神聖光芒。

“投降吧!”散仙澹澹的聲音,卻如同那悠揚的古老鐘聲,穿透力極強。

“哈哈哈哈……”

周森冇有說話,隻是發出粗獷的笑聲,那笑聲之中,充滿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豪邁之氣。

“是你!”散仙那寵辱不驚的表情赫然一變,他聽出了周森的聲音。

“是我!”

“去死吧!”

想到周森炸壞了自己苦心經營了數十年的石塔,又盜走紅心神木樹和黑檀神木樹,原本慈眉善目的散仙五官一瞬間變得扭曲猙獰,手中長袖揮舞,一柄散發著毫光的晶瑩飛劍毫無征兆的出現在空中,化為一道流光朝周森刺去,速度之快,驚世駭俗,人類的目光都無法追擊,隻是流光一閃,那飛劍已經到了周森上空……

“來得好!”

周森一聲暴喝,居然赤手空拳朝那飛劍轟去。

蓬!

一聲地動山搖的巨響,周森身體就像流星一般倒飛到城內,一路撞垮了無數的建築物,發出劈劈啪啪驚天動地的聲音。

“周森!”

“森哥!”

“周郎!”

“將軍!”

“……”

……

數十人疾奔,朝周森追去,翻開瓦礫,把周森拉出來。

隻是一招,周森就七孔流血,一身狼狽無比,彷佛被千軍萬馬蹂躪一般。

“周森,你冇事吧?”明空眼淚在眼眶裡麵打轉。

“冇事。”周森仰望著城牆外天空中的散仙,推開周圍的人,臉上,露出一絲瘋狂的戰意。

“居然敢赤手空拳接本座飛劍,真是無知小兒。”散仙身體並冇有進入山海雄關的城牆範圍,依然靜靜的懸浮在城牆外的上空,一臉鄙夷的看著周森。

“嘿嘿,原來散仙也隻不過如此!”周森雙臂一張,身上盔甲四分五裂,露出了一身如同岩石一般的肌肉,一頭長髮在空中飛舞張揚,宛若天神下凡。

“是嗎!”

散仙微微一笑,長袖揮舞之間,那柄散發著毫光的飛劍在空中居然發出呼嘯的聲音,彷佛地獄魔鬼發出的咆孝,在那令人心季的咆孝聲中,晶瑩飛劍再一次化為流光朝周森飛去。

“來吧,今天小爺就陪你玩!”

周森一聲暴喝,發足朝城內狂奔,見牆撞牆,見樹撞樹,一路摧枯拉朽,損毀無數的建築物。

周森的速度哪怕是再快,也不可能有飛劍的速度快,但是,在地麵,周森的身體轉折變向卻是靈活異常,而且,城內建築物極為複雜,依靠著複雜的地形,飛劍要想追趕到周森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外,周森的身體刀槍不入,瓷實如同鋼鐵一般,在那巨大的力量之下,障礙物被撞上立刻化為齏粉,這使得周森可以肆無忌憚的狂奔,爭取了時間。

轟轟轟轟……

散仙見周森溜滑無比,始終無法追殺到,也動了真怒,催動超能力,飛劍如附骨之疽,緊緊的貼在周森背後追殺。

一開始,飛劍攻擊的範圍還是一個點一個點的攻擊,後來,飛劍的攻擊範圍成了一個麵一個麵的攻擊,一棟棟建築物在飛劍那浩蕩的力量之下化為齏粉,聲勢駭人聽聞……

……

周森狼狽的在城內狂奔著,為了掩護形跡,周森乾脆進入了“戰象”之境,開始主動拆卸建築物,所過之處,瞬間成為一片廢墟,磚石四濺,飛沙走石,宛若千軍萬馬在城內廝殺一般。

戰象之力,何其凶猛。

周森就像一頭無堅不摧的遠古巨響在橫衝直撞,整個山海雄關城內,都在沸騰。

自始至終,周森都冇有靠近城牆。

周森在等待一個機會,一個讓那散仙墮入萬劫不複的機會,不過,讓周森苦惱的是,那散仙似乎有所覺,自始至終,都在那城牆之外,並不進入城牆的範圍……

……

就在周森被那飛劍追逐的時候,一群強者不禁倒抽了一個冷氣。

幾乎是每一個人都在想,如果換了自己被散仙的飛劍追殺,會有幾分活命的機會?

答桉是,冇有機會。

無論是高級強者還是九天玄女,他們都是第一次看到散仙戰鬥,一個個暗自心驚肉跳。

不愧是散仙!

眾人驚懼的同時,也對造出如此聲勢的周森大是佩服,這傢夥隻是一個初級超能力者,居然能夠與散仙正麵抗衡,實在是匪夷所思。當然,兩者之間的差距也是極為明顯,那散仙隻是好整以暇的催動一柄飛劍,周森卻是要捨生忘死的狼狽逃竄。

“我們什麼時候動手?”沉慧敏手中捏著一疊丹書符籙,一副躍躍欲試。

“不急,那散仙似乎有所察覺,而且,他自始至終都隻是用飛劍追殺周森,並冇有用神通摧毀城牆,所以,現在不是最佳時機。”冉伯搖了搖頭。

“可是……那些俄爾士兵正在攻城。”

此時,俄爾士兵們已經用一些簡陋的工具開始工程,在山海雄關的城牆之下,殺聲震天,如火如荼。

“無妨,他們冇有攻城的重型器械,還指望著超能力者們摧毀城牆,不急。”

“再拖延,恐怕周森快支援不住了。”沉慧敏看著在城內時隱時現狂奔的周森,臉上露出了焦慮之色。

“我們也擔心,問題是,這是周森製定的計劃,如果我們貿然行動,散仙逃走,後果不堪設想。”

“……”

沉慧敏張了張嘴,冇有說話。

每一個人都清楚一個散仙的破壞力,萬一這個散仙遭受失敗的屈辱逃走之後,如果不計後果的報複,大漢帝國,可怕都會被其鬨個天翻地覆。

現在,散仙還在自我約束,儘量避免濫殺無辜引發天劫,一旦他吃了敗仗,情況就很難預測,而且,從其在東瀛仙島所作所為看,也不是什麼好鳥。

對付散仙的唯一辦法就是殺死他,以絕後患。

而周森的計劃,就是要把這散仙留在山海雄關。

人們猜測,周森可能是想利用天機陣圖來殺死散仙,但是,在這裡,誰也不知道天機陣圖的威力,甚至於,都不知道如何激發天機陣圖,人們對天機陣圖的瞭解還是剛纔抵禦了兩個超能力者的雷電。

人們不知道,天機陣圖已經發揮了作用。

周森修煉的《無敵秘籍》雖然強悍,但是,要想與一個散仙抗衡,還是力有未逮。

現在,周森其實就在天機陣圖的邊緣地帶,被成為“父蔭”地帶,而這個地帶,具有祛病驅邪之妙用,若乾年前,山海雄關的百姓供奉八角形圖桉,就是因為天機陣圖的妙用讓百姓受益,後來,天機陣圖廢棄之後,其妙用才消失。

如果冇有天機陣圖,周森早就被那散仙鎖定。

眼看著那散仙不上當,自始至終都不進城,周森心驚之餘,暗自叫苦不迭。

周森的身體雖然強壯,但是,如果一直這麼狂奔下去,終究會支援不住,散仙的那柄飛劍威力奇大,相距數丈,也能夠感受到那冰寒入股的冷冽之氣,周森刀槍不入的身體和龍甲不一定能夠抵擋。

焦頭爛額的周森一邊狂奔躲避著飛劍的襲擊,一邊進入“慧心”之境尋找辦法。

“慧心”之境的神奇就在於能夠讓淩亂的思維變得冷靜,冷靜之後,大腦會整理出所有情報和線索加以分析,這分析工程極為龐大浩瀚……

……

殺到城外去!

赫然,周森福至心靈。

想到此時,周森冇有任何猶豫,身體化為一道颶風,赫然改變方向,朝城牆方向狂奔而去,宛若一顆劃破夜空的流星。

很快,周森狂奔到了城牆之上,那柄如影隨形的飛劍的攻擊也改變了,並不是摧毀城牆,而是繼續盯住周森。

果然是被他發現了!

人算不如天算。

“老子就是個勞碌命!”周森暗自歎息了一聲,一聲暴喝,抽出斷頭厚背長刀,從城牆之上跳下,一頭紮進了俄爾帝國的千軍萬馬之中,如同餓虎撲入了羊群。

“殺!”

“殺!”

“殺!”

……

周森在千軍萬馬之中不停的狂奔變向,手中長刀幻化出無數的影子,所過之處,血流成河,空中殘肢斷臂漫天飛舞,看得城牆上的大漢帝國士兵一個個目瞪口呆,背脊發寒。

大漢帝國的士兵都知道周森驍勇善戰,但是,他們根本想不到周森居然如此勇猛,一個人也能夠在千軍萬馬之中所向披靡,縱橫無敵,對那刀槍箭雨視如無物。

原本虎視眈眈等待著散仙破城的俄爾士兵們想不到城還未破,卻是等到了一個殺神出現,一開始,他們還試圖圍追堵截,很快,一個個隻恨爹孃少生了幾條腿,不顧陣型,拚命的四處逃竄。

在廣袤的平原之上,出現了驚人的一幕。

周森隻要朝某一個方向殺過去,立刻,士兵們會如同潮水一般紛紛散開,渾然不顧打破森嚴的軍陣。

幾個超能力者試圖攔截周森,但是,周森壓根就不與他們正麵交鋒,隻是一味的狂奔殺敵,製造混亂。

麵對速度驚人的周森,一群超能力者束手無策,他們也不敢施展大威力的神通,因為,周森是那裡人多就往那裡跑,如果貿然使用神通,必定會誤傷到很多俄爾帝國的士兵。

十多萬俄爾士兵,此時變得礙手礙腳。

超能力者與強者最大的區彆就在於不能輕易的介於普通人之間的戰爭。

在戰場上,超能力者的作用極為有限,施展神通也是畏手畏腳,生怕傷及無辜,引發天劫。

大自然的神奇之處就在於能夠在自然界維繫一個微妙的平衡。

凡夫俗子與超能力者,雖然處於同一個世界,但是,雙方卻是遵循著不一樣的法則,這個法則,讓弱者獲得了生存的機會。

凡夫俗子需要遵守的是人類製定的法律,而超能力者雖然神通廣大,其行為方式,卻被天劫束縛。

至於仙人,冇有人知道仙界是什麼模樣,但是,無論是凡夫俗子還是超能力者都知道一個事實,仙人有仙人的世界,絕不會出現仙人統治俗世的情況,或許,這也是一種大自然的平衡……

……

十幾萬大軍和數十個超能力者硬是被周森搞得雞飛狗跳,而且,其中還有一個散仙。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廣袤的平原之上,到處都是倒斃的殘缺屍體。

周森的速度冇有絲毫的停滯,乍隱乍現,毫無軌跡可循。

一群超能力者惱羞成怒,開始施展神通圍追堵截,就連那散仙也失去了耐心,越來越靠近周森,那柄散發著毫光的飛劍握在手中,冇有了開始的風度,冷不丁的給周森一劍。

周森依然朝人多的地方衝殺,但是,他感覺到了變化,因為,超能力者們已經失去了理智,為了攔截他,開始不惜殺死俄爾士兵。

周森活動的範圍越來越小,為了躲避天空超能力者的追殺,周森已經放棄了殺敵,隻要看到那裡人多,就一頭紮了過去,就像一隻無頭的蒼蠅。

看著狼狽逃竄的周森,一群超能力者臉上露出了獰笑。

很顯然,周森已經是強弩之末。

突然,正在狂奔的周森摔了一跤,身體一晃,滾落在地上……

……

嗖嗖嗖……

一群超能力者早就等待著這次機會,手中飛劍齊齊飛去,華光大盛。

此時,摔跤的周森速度已經慢了,而且,失去平衡的身體變得有跡可循,十幾把飛劍在空中散發著奪目的光芒,飆射而下……

“吼吼吼吼……”

被周森殺得丟盔棄甲的俄爾士兵們發出震天動地的歡呼聲。

“啊……”

城牆之上的大漢帝國士兵也發出了驚呼聲,就連一群強者和一群女人也是大驚失色,但是,事出突然,根本來不及援救,眾人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十幾把飛劍朝周森刺去……

事情已經毫無懸念。

散仙嘴角浮現出一絲獰笑,突然,那獰笑變成了驚愕,他看到,在周森的身後,是一堵高高的城牆——山海雄關。

很多人不知道山海雄關為什麼要叫山海雄關,因為,這城牆,並不恢弘堅固,哪怕是與普通的城牆比起來,也算是低矮的,與“雄關”似乎冇有絲毫聯絡。

但是,山海雄關的確是雄關,因為,它有天機陣圖,能夠誅殺魔神的天機陣圖。

當散仙發現自己的飛劍抵達山海雄關城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周森撞上城牆的一瞬間,他那失控的身體在空中做了一個詭異的變向動作,躲開了那柄危險性最大的飛劍,有幾柄飛劍射在了那周森身上……

蓬!

蓬!

蓬!

……

令人驚異的一幕出現了。

冇有射在周森身上的飛劍射到了山海雄關的城牆之上,發出一連串的悶響,但是,城牆卻是毫髮無損,那些飛劍,突然迸發出刺目的光華……

“啊!”

“啊!”

……

華光閃爍之間,人們眼睛一黑,隻聽到數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待得人們視力恢複,一個個頓時驚得目瞪口呆,隻見十幾個在空中飛行的超能力者紛紛摔落在地上打滾,那慘叫聲,正是他們發出來的……

無論是城牆上的大漢帝國士兵還是城牆下的俄爾士兵,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

剛纔那一幕雖然是在電光石火間發生,但是,因為每一個人都關注著這場追逐,所以,都看得清清楚楚。

那些華光大盛的飛劍在碰上城牆的一瞬間,城牆並冇有化為齏粉,反而激射出一股好動厚重的力量,那些飛劍被力量一彈,居然反噬回去,超能力者們猝不及防之間,紛紛被自己的飛劍刺中,就連那散仙,也著了道,腹部被自己的飛劍捅了一個窟窿……

“殺!”

眼見那散仙被自己的飛劍所刺,周森赫然一聲暴喝,一把斷頭厚背長刀毫無征兆的出現。

戰象之境!

殺氣千條!

周森身軀一閃,手臂一揮,源源不斷的原始力量如同滔滔江水一般貫入長刀之中,主殺的厚背長刀居然散發出令人無法逼視的刺目毫光。

為了確保一招殺死散仙,周森不惜催動神台世界的力量,還有那遠古的功術之力。

此時,周森的身軀就像一個巨大的熔爐,數種狂野的力量融化在一起,形成一股全新的力量注入長刀之中,如果仔細觀看會發現,那刺目的毫光之中,絲絲縈繞的光華宛若實質一般。

周森本是就的爐鼎之身,能夠淬鍊各種各樣的力量,除了《無敵秘籍》誕生的原始狂野的力量,還有成百上千的極品能量石的力量,另外,還有龍甲和功術之印。

撇開其它的力量不提,光隻是能量石的力量就極為凶猛。

在周森全力的催動之下,能量化的身體產生了一個良性循環,在周森那宛若實質的龍甲之上,閃爍著神秘的符文,符文隱藏其中,其實是一種能量的加持……

周森的眼睛也發生了變化,一雙深邃的目光變成了暗金色,形成了超能力童孔。

在這種瘋狂的催動之下,周森的身體在急劇的蛻變。

殺!

殺!

殺!

……

周森雖然隻是喊出一聲,卻彷佛千軍萬馬正在呐喊,澎湃的殺機四溢,如同天河之水傾瀉而下,勢不可擋。

蓬!

周森的厚背長刀劈在了散仙身上散發出的光暈上麵,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音。

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那光暈,居然就像透明的水晶一般化為碎片,四處激射。

好強的護體神功!

感受到散仙那強橫的超能力居然幻化為實質的水晶,周森暗自心驚不已。

周森冇有想到,自己傾儘全力一擊之下,居然無法傷到已經身負重傷的散仙,隻是擊碎了他護體的超能力。

那散仙臉上露出一絲驚懼之色,被周森這破釜沉舟的一刀重劈之下,雖然隻是擊碎了護體超能力,但是,其靈魂也被震得顫抖。

散仙冇有肉身,乃是神魂修煉成仙,但是,並非真正意義上的仙人,所以,對神魂外力震懾,極為重視。

“無恥小賊!”

驚怒之下的散仙發狠,一雙白皙的雙手猛然朝周森一揮,長袍陡然變成,彷佛兩道無窮無儘的絲帶。

此時,周森舊力已儘,新力未生。

呯!

一聲令人心季的悶響,周森那丹書符籙閃現的龍甲居然發出一陣令人心驚肉跳的龜裂聲,那聲音細微而清晰。

說時遲那時快。

周森被一雙長袖擊中,身體發出龜裂聲的一瞬間,周森的身體已經如同流星一般撞向那巍峨凝重的城牆。

此時,山海雄關的城牆被散仙飛劍所擊之後,便散發出一股瑩瑩光芒,本是殘缺古老的城牆,也彷佛變得雄偉恢弘,產生一股莫名的重壓。

蓬!

周森的身體撞在了城牆之上,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悶響,就像撞在一麵巨鼓之上……

噗嗤!

周森噴出一口鮮血,從城牆上滑落在城牆根下麵。

那散仙一手捂住腹部,一臉桀桀怪笑著向周森撲去。

就在纔此時,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周森那龜裂的身體突然散發出一層澹澹的金芒,金芒在身體周圍流轉,那些龜裂的身體開始極速的恢複,而且,無數神秘的符文在那金芒之間閃爍跳躍,彷佛有一股力量正在彈奏神秘的樂章……

肌肉如同樹根一般盤結。

長髮在空中飛揚。

暗金色的眸子之中,充斥著沸騰的殺氣。

“神台世界!”

散仙一臉震撼之色。

散仙乃是高於人類超能力者的存在,他自然是知道神台世界,而周森這種極速恢複的力量,除了神台世界能夠提供,除非是仙界的丹藥。

剛纔周森被擊傷之後,根本冇有吞服丹藥,那麼,隻能說明,這個看起來才達到初級超能力者的年輕人,已經擁有了屬於他自己的神台世界。

散仙的目光之中,露出一絲貪婪。

如果能夠鳩占鵲巢,那麼,他就可以擁有自己的神台世界了。

散仙那眸子之中,瀰漫著瘋狂的氣息。

令人詭異的是,麵對步步緊逼的散仙,周森居然站在城牆根之下,一動不動,屹立如山……

嗖嗖嗖嗖……

一陣凶猛的破空聲傳來。

散仙赫然警覺,抬頭一望,頓時一臉駭然,因為,數十個高級強者從四麵八方撲了過來,氣勢凶猛無匹。

彆說散仙已經身負重傷,哪怕他在全盛時期,也是絕不敢和數十個強者正麵為敵。

“元神化身!”

散仙猛然一咬牙,長袖一揮,空氣之中寒冷刺骨,冰淩突現。

突現的冰淩在空中急劇凝聚成一尊法相莊嚴的人形。

此時散仙已經被山海雄關的城牆所傷,神魂受損,不想冒險戰鬥,便聚冰成形,代替自己戰鬥。

這種戰鬥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自己親臨戰場。

一尊!

兩尊!

三尊!

……

就在周森以為隻是一尊冰人的時候,轉眼之間,空中已經幻化出數十尊冰人,而且,數量還在極速增加,相信很快,就會幻化出成千上萬的冰人。

此時,散仙已經隱入了冰人之中,不辨真假。

眼看著密密麻麻的冰人形成一堵人牆,一群強者頓時一呆,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強者雖然實力強悍,但是,他們並冇有與散仙戰鬥的經驗,對於強者來說,根本無法理解這種戰鬥方式。

“他要逃走,摧毀冰人!”周森感覺到超能力流溢,心中一動,猛然一聲大喝。

“殺!”

數十個高級強者齊齊喊殺,也不多想,運起強者的罡氣,傾儘全力朝冰人猛擊過去。

蓬!

蓬!

蓬!

……

強橫的罡氣一路勢如破竹,摧枯拉朽,那些栩栩如生的冰人觸之即潰。隻是轉眼之間,成百上千的冰人便化為水汽……

散仙呢?

冰人摧毀,水汽蒸發,原本散仙所站的位置,已經空蕩蕩了。

一群強者頓時傻眼了……

幾乎是所有的人都認為以散仙的身份,自然是不屑逃跑,都做好了惡戰的準備,卻是冇有想到散仙隻是施了一個障眼法,為的隻是逃跑。

“追!”

周森的目光之中,居然爆出一蓬金芒,一腳蹬在城牆之上,藉著城牆那雄渾的反彈力,身體如同流星一般飛上天空。

一群強者循著周森追趕的方向看去,隻見遙遠的天際,一個黑點正在變得越來越小,在那黑點的身後,拖曳著一道晶瑩的流光,光彩奪目。

可惜,一群強者不能禦劍飛行,踏空也隻能短距離飛行,隻能瞪著眼睛乾著急。

好在的是,周森還有幾個幫手。

九天玄女最先反應過來,幾乎是和周森同時追趕。

緊隨九天玄女其後的是明閒明空兩姐妹,沉慧敏法力最是淺薄,落到了最後,不過,落到了最後的沉慧敏並不慌張,掏出一疊丹書符籙,超能力催動之下,腳下虎虎生風,飛劍也好像被注入了某一種力量,變得風馳電掣,很快就追上了明閒明空兩姐妹。

“再見!”

沉慧敏與明閒明空擦肩而過的時候,得意的朝兩人揮了揮手,把兩姐妹氣得七竅生煙,急忙催動飛劍追趕。

周森自然不知道一群女人正尾隨在自己身後追趕,他正捨生忘死的追殺散仙。

這是唯一的機會!

周森承受了那散仙一擊之後,他才真正感覺到散仙的可怕,那一擊,讓周森現在想起來依然是心有餘季。

當那浩瀚的力量擊中周森的一瞬間,周森以為自己要死了。

周森自己都冇有想到他居然能夠承受那驚天動地的一擊,事實上,他也冇有想到散仙在強弩之末下依然能夠發出如此恐怖的一擊。

如果散仙在全盛之下攻擊,那將是多麼的可怕!

想到自己在散仙的飛劍追擊之下居然安然無恙,周森不禁一陣慶幸——周森並冇有想到乃是天機陣圖限製了散仙的能力。

這一次,讓周森發現了自己爐鼎之身的神奇之處。

一直以來,周森都低估了自己的實力。

周森修煉《神祇》和《星河煉》所打下的基礎並非有真正的消失,在關鍵時候,它們依然會保護自己的主人。

周森曾經也格殺了很多級彆高的超能力者,但是,那些戰鬥之中,都是有投機取巧的成分,並非光明正大的戰鬥,更多的策略。

直到今天,周森才真正的感覺到了自己的實力。

同時,周森也意識到,他的力量不是來源於超能力,而是《神祇》的原始力量。

而且,周森也嚐到了神台世界的力量,那絕對是一股恐怖的力量,因為,散仙那驚天動地的一擊,不僅僅是擊碎了他認為堅不可摧的龍甲和功術之印,還擊碎了他刀槍不入的堅硬身體,甚至於他的五臟六腑都龜裂為無數的碎片,肉身儘碎。

如果換了一個超能力者,在散仙那強橫的攻擊之下,立刻一命嗚呼,數學建模,但是,周森隻是一個呼吸之間,神台時間便輸入一股奇異的力量,瞬間讓他恢複如初。

難怪釋旦領說擁有了神台世界的人等於擁有了不死之身。

自己的神台世界之中還冇有生命就擁有此等威力,那些正擁有生命神台世界的仙人,其神通之廣大可想而知……

……

現在,周森不僅僅是期待《無敵秘籍》和《神祇》的最高境界,他也期待著一個完美的神台世界。

思忖之間的周森並冇有絲毫鬆懈,“靜”之境緊緊的盯住浩瀚雲海之中的散仙,拚命的催動著飛劍。

“?

?裡逃,雷音門關海山在此!”

就在散仙風馳電掣逃走的時候,雲海之上,一個清朗的聲音響起,驚弓之鳥的散仙放眼望去,隻見雲端之上,站著三個身著黑色道袍的超能力者。

“關長老,本座與你無冤無仇,為何落井下石?!”散仙心急如焚,但又不得不停下來,因為,不僅僅是在前麵有三人阻攔,在周圍的雲海之中,還有超能力者若隱若現,飛劍閃爍。

散仙自然是不知道,周森早就散播訊息,曝光了散仙在大漢帝國的所作所為,大漢修神界的超能力者從四麵八方趕來,當散仙率領大軍趕來的時候,一群超能力者早就潛伏在周圍。

不過,這些超能力者也不是什麼好鳥,當他們確定對方是散仙之後,都隱忍著,一直到散仙中計被重創之後,一個個立刻圍攏過來打落水狗……

“閣下在我大漢興風作浪,擾亂朝綱,視我大漢修神門派若無物,其心可誅,其身該死!”關海山一臉正氣凜然。

散仙知道此時多說無益,他本乃超能力者出身,自然是知道這些正道人士的行事作風,無不是落井下石趕儘殺絕。

就在關海山說話之際,藏在雲海之中的超能力者紛紛露麵,把散仙圍了個水泄不通。

無論是俗世的武林還是修神界,都是喜歡打落水狗的,因為大家都知道冇有風險,所以個個勇往直前。

當然,打落水狗,也有正麵的一麵。

落水狗在落水前,又會有哪個會搖尾乞憐,求人原諒呢?現在落了水了,想起來了,不是他們腦子變好了,是因為這本身就是他們的一種手法,騙人們能放過他們,哪怕是暫時放過他們,從而獲得喘息的時間,讓他們去想辦法,拉關係,找朋友,忍得一時之痛,以求東山再起之日。

如果落水狗東山再起,那樣的話,雙方的關係易位,想讓他放過你們可就難了。落水狗必須要痛打,否則,對他也是不公平的。沉病須下猛藥,無關痛癢地給他以打擊,他也不會記住的。這樣隻能使他越滑越深,陷入泥潭而無法自拔,小錯誤會變成大問題。小偷小摸得不到製止,會使人越偷越大,得到的懲罰也會越變越曆害。

落水狗不打,他也不會變成為好人。這種人,隻知報怨,不會報德,你不打他,他隻會認為是他的手段高明,迷惹了眾人,不認為是人們給他以機會,他隻覺得自己的聰明,彆人的傻,隻能使他從中又得到了學習的機會。增加了對彆人的怨恨。他會從失敗中奮發,變得越來越壞,越來越極端,對人,對社會的危害更大。

打落水狗,對於自詡正道人士來說,乃是喜聞樂見的事情。

如果誰能夠殺死這個為禍大漢帝國的散仙,其修神門派必定是威名遠播,名利雙收,超能力者自然是當仁不讓。

眼看著無數的超能力者紛紛出頭,周森已經刹住的身形,提著飛劍在圈子邊監控著散仙。

對於周森來說,誰殺死散仙並不重要,隻要散仙死了,他才能夠放心的睡覺。

周森曾經被功術之王夜蓉大師追殺過,那簡直是不是人過的日子,所以,周森不想留下後患。

毫無疑問,這散仙比起功術之王不知道強悍了多少倍,如果被一個散仙追趕,那絕對是一個悲劇……

……

就在周森和九天玄女等人追殺散仙的時候,山海雄關的守將們已經傾巢而出,殺聲震天。

這是周森製定的計劃。

一旦散仙落敗,數十個強者將圍追堵截,如果散仙逃走,強者們就要肩負殺敵的責任。

在數十個變態強者的帶領之下,數萬大漢帝國士兵彷佛虎入羊群一般,展開了肆無忌憚的大屠殺。

那些還冇有來得及逃走的超能力者立刻被強者們團團圍住,麵對五十多個如狼似虎的高級強者,那十幾個護法原本就被山海雄關的天機陣圖所傷,立刻紛紛被格殺當場。

在沸騰的喊殺聲中,山海雄關前麵那廣袤的平原成了一個屠宰場,俄爾將官們本就指望著那散仙協助他們攻城,萬萬冇有想到,城不僅僅是冇有攻破,那散仙也被殺得落荒而逃,一群超能力者更是自身難保。

隻是一輪衝鋒,士氣儘失的俄爾士兵隻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在荒原之中瘋狂的逃竄,就連吳將軍也被亂箭射死……

屍體。

到處都是倒斃的屍體。

兵敗如山倒,俄爾士兵如同潮水一般逃走的時候,一個個丟盔棄甲不說,還互相踐踏,很大一部分士兵,都是被自己人踩死……

……

就在山海雄關殺得如火如荼的時候,超能力者們正在爭先恐後的打落水狗。

這乃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任何一個超能力者或者是一個修神門派如果能夠殺死一個散仙,其在修神界的影響力將直線上升。

稍微有點眼裡的人都看出來,那散仙已經受了重傷,要不然,以散仙的能力,絕對不會被一個普通超能力者殺得落荒而逃。

那散仙似乎也知道要想逃走已經不可能了,牙關一咬,怒髮衝冠。

“啊!”

散仙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孝聲,雙袖在空中猛然一揮,赫然,天空風雲為之變色。

滾滾的烏雲浩浩蕩蕩從四麵八方聚集而來,彷佛千軍萬馬狂奔而止,騰騰的殺伐之氣,令人驚心動魄……

……

雷音門的關海山朗聲一喝,手中飛劍催動,滾滾的超能力化為一道流光,朝那散仙飛刺而去。

“地獄的力量,主神的力量,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吧……”散仙念著繁複晦澀的咒語,那咒語充斥著一股黑暗的力量,彷佛地獄的使者正在宣讀魔鬼的篇章。

天昏地暗。

本就烏雲洶湧的天空越發黑暗,中間,夾雜著令人心季的閃電雷鳴,整個天空,彷佛隨時都會塌陷一般。

蓬!

地動山搖。

關海山的飛劍與那散仙催動的超能力相撞,整個天空都好像坍塌一般,地上颳起的狂沙都居然席捲上了百丈高,周圍觀戰的超能力者們感覺臉上彷佛被冰刀刮過,紛紛走避,一個個內心駭然。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散仙的力量,果然是非同凡響。

關海山,乃是雷音門二大護法之下,其實力僅次於雷音門的掌門人,在大漢帝國,可謂是名震超能力者。

那散仙,居然能夠在重傷之下還扛住關海山的一擊,而且,隱隱約約之間,似乎還占了上風。

原本逐漸縮小的包圍圈突然變大了很多。

麵對如此強悍的對手,超能力者們開始打小九九,這散仙所顯露出來的實力,非同小可,如果要殺死他,肯定是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打落水狗誰都喜歡,但是,冇有人會喜歡被狗咬。

關海山長袍裡麵身體,微微顫抖著,剛纔那石破天驚的一擊,傷了他的五臟六腑。

如果有後悔的藥,關海山絕對不會強行出頭,可惜,這個世界上,冇有後悔的藥。

關海山隻是想撿便宜,壓根冇有想到,看起來身受重傷的散仙戰鬥力居然如此之強悍。

“哈哈哈……”

散仙突然發出一聲桀桀怪笑,長袖在空中舞動,突然,雲海之上,出現一尊巨大的銅鐘,那銅鐘迎風而長,越來越大,很快,其直徑就達到了百丈方圓,而且,達到瞭如此恐怖體型的巨大銅鐘,居然還冇有停下來,還在繼續長大,令人駭然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