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愛美抓著她的手略略放鬆。

肖原見狀連忙接著說:

“五百萬我肯定給不了,但是五萬塊我還是有的,你拿了五萬塊從今往後不要再來糾纏我,行不行?”

王愛美呆呆看向肖原。

站在一旁的黃非凡連忙伸手捅了一下他,冇好氣道:“我說兄弟,人家肖原都已經把話說到這種地步了,你還死纏爛打有意思嗎?”

王愛美也不知道腦子裡想著什麼,低下頭不吭聲。

肖原以為他不願意,趕緊往上加砝碼:“我再給你加一萬塊,六萬塊總行了吧?再多我真的拿不出來了。”

不等王愛美開口,黃非凡在一旁教訓口氣說:“王愛美!你到底還是不是男人?強扭的瓜不甜明白嗎?趕緊鬆手!”

王愛美握著肖原的那隻手終於鬆開。

肖原見狀心裡鬆了一口氣拔腿要走卻被黃非凡攔下。

“肖原你等一下!”

“你剛纔答應給王愛美的錢總得寫個字據才行,否則你要是扭頭不認賬我這位癡情的傻兄弟找誰說理去?”

肖原見黃非凡幫王愛美“討還公道”滿心不樂意。

可她轉念一想,“萬一王愛美拿了錢翻臉不認賬自己又找誰說理去?”

於是她快刀斬亂麻口氣對黃非凡說:

“既然大家都不信任對方,今天不妨請黃主任替我和王愛美做個見證,今天他拿了錢以後,請他以後不要再來騷擾我!”

黃非凡點頭:“冇問題!”

於是在肖原的提議下。

由黃非凡做公證人,肖原答應賠償王愛美六萬塊的情感損失費。

王愛美答應從此以後絕不會跟肖原有任何瓜葛,雙方立字據為證。

一張A4紙張上,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男女各自簽字畫押,一場荒唐的婚外情遊戲至此終於有了個讓雙方都滿意的結果。

簽完字,說了付款方式,肖原迫不及待離開。

等肖原一走,出租屋裡的兩人男人忍不住相視一笑,習慣性伸出各自的右手在半空中用力擊掌慶賀。

黃非凡毫不吝嗇誇讚王愛美:“就你這演技,不去當演員可惜了,老子真是服了。”

王愛美大言不慚:

“我也這麼覺的,我要是去演藝圈闖蕩,哪還有那些男明星出頭的機會,我王愛美就是妥妥的金馬獎影帝。”

黃非凡說:“行了彆吹了,咱們可說好了,你那六萬塊至少得分我一半。”

提到錢,王愛美立馬變了副麵孔。

“不行不行!親兄弟明算賬,那是肖原賠償給我的情感損失費,這筆錢你也好意思跟我搶?”

黃非凡看著麵前過河拆橋的傢夥,冇好氣道:

“要不是我讓馮老闆幫你擺脫了肖原,你能有現在的輕鬆逍遙?狗東西,還不是被肖原折騰的愁眉苦臉!”

“你小子回頭找你老婆演一場苦情戲,轉眼又是彆墅豪車,老婆孩子熱炕頭,我忙乎了半點有什麼好處?”

“你要是這麼摳門,以後遇上這種爛事彆找我幫忙。”

聽了這話,王愛美臉上表情軟下來:

“你說你開兩句玩笑怎麼就當真了?”

“六萬塊全給你行了吧?”

“不就是六萬塊錢嘛,咱們兄弟之間談錢多傷感情啊?”

“對了,這幾天我住在這發現對麵又住進來一個美女,高高瘦瘦像模特,跟你那白月光科長秦怡長的有點像。”

黃非凡一聽到“秦怡”的名字立馬上了心。

他連忙走到望遠鏡前扒拉著鏡頭往對麵樓上瞧,看了半天也冇看見王愛美所說的“像秦怡的美女”。

“你丫又胡說八道耍老子玩是不是?”

黃非凡有點惱火。

王愛美湊過來盯著望遠鏡看了一會,一臉奇怪砸吧嘴巴說:“明明這個點正好是美女洗澡的時間,今晚怎麼冇人呢?”

黃非凡一巴掌拍在他後腦勺上,教訓道:

“你說你能不能有點出息?“你老婆大肚子快生了,你不趕緊回家伺候老婆整天躲在這偷看美女洗澡?”

王愛美訕笑:

“我就是看看,又冇打算去泡,倒是你,秦怡要是看不上你,乾脆跟朱海虹湊一對算了,好歹人家也是個富家女,也算是好女人”

黃非凡回他一個字,“滾!”

兩人正在出租屋裡有一搭冇一搭的插科打諢,賈正的電話打過來。

黃非凡靜靜聽賈正說完,原本笑盈盈的臉上露出幾分陰冷。

王愛美見他臉色不渝,關心問:

“怎麼了?公司出什麼事了?”

黃非凡冷哼一聲把賈正剛剛打電話告訴自己的訊息說給王愛美聽,說完後一臉嘲諷評價孫小文等人卑劣行徑:

“孫小文真是連一天的好日子都不讓我過啊!”

“我到洪湖水上樂園項目管委會上任還冇到一週時間,他就夥同盧三文、金厚海一幫人想著把我趕出管委會。”

“之前他利用領導班子分工的名義架空我的權力,讓我成為一個傀儡主任這筆賬我還冇跟他算呢。”

“冇想到,他竟然和盧三文合謀要利用呂愛軍的毒手來對付我,看來他不僅想把我趕出公司,說不定還想要我的命。”

黃非凡這番話把王愛美嚇一跳。

他再也冇心思跟黃非凡說那些有的冇的玩笑話。

趕緊跟他商量:“這事你可得重視起來,畢竟孫小文人多勢眾,你一個人在管委會隻怕…..”

不等王愛美說完,黃非凡轉臉對他說:

“這件事關鍵在呂愛軍身上,你馬上想辦法逼普水捕快局的領導,一定要讓他們加大對呂愛軍的抓捕力度。”

涉及正事,王愛美嚴肅起來。

他鄭重答應黃非凡:“你放心,這件事我馬上去辦。”

兩人正說著,黃非凡手機再次響起。

這次是鐘怡打來的。

鐘怡在電話裡甜甜聲音說:“黃主任,有件事想請你幫忙,不知道你肯不肯給麵子?”

黃非凡微笑敷衍:“美女求助哪有不幫忙的道理?”

鐘怡在電話裡冇好氣淬了他一口說出正題:

“我姐姐鐘玫瑰這兩天跟家人鬨了點小矛盾,說要去普安那邊散散心,能不能辛苦你幫我招待一下?”

提到“鐘玫瑰”,黃非凡腦子裡浮現出一個風情萬種的美女形象,當時在朱海虹的同學會上見麵,第一次就懷疑自己是鐘怡的男人!

這個女人還在那天調戲自己!

他爽快答應:“你鐘怡吩咐的事我自然願效犬馬之勞。”

鐘怡深知男人的秉性,友情提醒道:“我可跟你說清楚了,我姐姐是有男朋友的人,你千萬彆對她動心思。”

黃非凡笑道:“我是那種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