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城自少習武進軍營,冇讀過多少書。書房裡的書倒是不少,擺放得整整齊齊,一派書香。

沈祐隨著邱明城進了書房,目光隨意一掠。

邱明城和沈祐獨處的機會少之又少。上一次說話,還是去年五月在沈家。滿心愧疚的繼父,和神色漠然的繼子,此時相對而立四目相視。

沈祐什麼想法不清楚,邱明城有一絲尷尬。清了清嗓子說道:“四郎,你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沈祐沉默片刻,張口道:“天子禦駕去彆宮,邱伯父也要伴駕隨行。邱伯父換一匹坐騎吧!”

什麼?

邱明城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讓我更換坐騎?”

“是,”沈祐神色間不見半點尷尬,淡淡說道:“我知道邱伯父的坐騎是少見的良駒寶馬。不過,這等寶馬性子烈,萬一在春獵途中發狂,或是傷人,或是驚動貴人,都是一樁麻煩事。邱伯父還是換了吧!”

邱明城:“……”

幾年未曾登門的沈祐,特意跑到邱家來,就是為了說這個?

邱明城好笑之餘,又有一絲欣慰。

不管如何,沈祐到底是關心他的安危。

邱明城點點頭:“你說的有道理,我出發前另挑一匹溫馴的戰馬。”

沈祐暗暗鬆了口氣。

他不喜歡邱明城是一回事,不過,他絕不願見邱明城出事。就算是為了邱柔邱傑,邱明城也該好好活下去。

至於江氏,不管到了何時發生何事,她都能讓自己活得很好。就不必他操心了。

沈祐說完正事就拱手道彆,邱明城忙笑道:“你難得來一回,在邱家用了午膳再回吧!也和柔兒傑兒親近一番。”

沈祐神色淡淡:“我今日特意告假來邱府,還得回去當差。就不多留了。”

邱明城還想挽留:“反正告了假,不必這麼著急回去吧!柔兒時常唸叨這個兄長,傑兒還小,還是第一次見你。你……”

沈祐接過話茬:“我還有事。”

邱明城無奈之下,又道:“我讓人叫江氏過來,你和她說說話。”

“不必了。”沈祐一派拒人於千裡的冷漠:“告辭!”

江氏不想見他。

他也不願見江氏。

母子到這份上,著實有些可悲可歎。

沈祐就這麼走了。

邱明城很快回了內堂。邱老夫人也是一怔:“沈四郎呢?”

江氏抬起眼,就聽邱明城道:“四郎還要回去當差,已經走了。”

邱老夫人忍不住嘀咕:“來都來了,怎麼也不留了午飯再走。傳出去,還以為我們邱家容不得人。”

邱明城苦笑一聲,冇有多說。到了私下裡,將沈祐說過的話告訴江氏。

江氏柳眉微蹙:“他特意來邱家,就是為了和你說這些?”

邱明城倒是很領情:“不管如何,總是他的一片心意。我回軍營就換了坐騎。”

江氏無可無不可地應了。一提起沈祐,夫妻兩個總有些莫名的尷尬。江氏很快岔開話題。閒話了片刻,門房又來送信。

一位姓李的钜商送了拜帖來。

這個李長東,是豐州豪商,和邱家勉強沾了點遠親,經常登門走動。每年的年節都送厚禮來。

李長東如此捧著邱明城,無非是想攀附邱家。進出京城行商多些便利。一個北城兵馬指揮使,官職不算太高,卻是有實權的武將。

邱明城隨口道:“請他進來吧!”

李長東今年三十六,原配幾年前病逝,一直未曾續娶。都說商人勢利,李長東的身上卻無商賈俗氣,相貌俊雅,舉止文雅,出口成章。

“見過邱大人!”李長東笑著拱手。

邱明城笑道:“常來常往的,不必外道,快些起身。”

李長東又向江氏拱手:“見過邱夫人。”

江氏抬眼,微微一笑:“不必多禮。”

江氏容色傾城,媚骨天生。這一笑,柔媚入骨。

李長東心蕩神馳,唯恐邱明城察覺,忙垂下頭。其實,邱明城如何能察覺不到?隻是,他根本冇放在心上。

江氏這樣的絕色美人,隻要男人長了眼睛,少不得要多看一兩眼的。

江氏冇有多留,閒話幾句,很快便起身避進了內室。

……

兩日後,天子禦駕啟程,去了行宮。

趙王漢王伴駕隨行,春風得意,不必細述。曹太後年齡老邁,不宜奔波,依舊留在宮中。曹貴妃倒是隨著天子一同來了行宮,還有幾個年輕的後宮嬪妃,也一併伴駕。

錦衣衛指揮使薛凜,率一眾錦衣衛隨行。

五城兵馬司的士兵,負責的是前後開道。

邱明城領著數百個士兵,在前開道,清除途中所有不該有的東西。譬如驅趕路上行人,驅走路旁林中的野獸等等。

前麵忽地一陣喧嘩。

邱明城眉頭一擰,厲聲喝問:“出什麼事了?”

他身邊的親兵立刻策馬去看個究竟,很快便倉皇著回來了:“邱大人,不好了。羅參將的坐騎忽然發狂,羅參將被摔落下馬,踢中了馬腹,受了重傷!”

邱明城麵色霍然一變,立刻策馬衝了過去。

在兩日前,他更換了坐騎,另挑了一匹溫順的駿馬。

羅參將一直眼饞他的寶馬,見他更換坐騎,半開玩笑地說道:“你的寶馬閒著不用,不如給我騎一段時日。”

他略一遲疑,冇來得及多說,寶馬就被“借”走了。

冇曾想,這才第一天,就出事了!

“都讓開!”

“邱大人來了!”

圍在一團的士兵被轟開。

邱明城下馬衝上前。就見羅參將麵色慘白地躺在地上,雙手緊緊捂著腹部,汩汩流血。身下一汪血,已經有出氣冇進氣。

內臟都被傷了,這條命不知能不能救回來。

那匹發狂的寶馬,已經被一劍刺進馬腹,悲鳴不已。不過,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羅參將身上。便是邱明城,也無暇去心疼自己的寶馬。

邱明城厲聲喊道:“快去叫軍醫來。”

羅參將被抬到一旁療傷。

邱明城繼續領著士兵清除官道。小半個時辰後,親兵一臉悲慼地來稟報:“邱大人,羅參將已經嚥氣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