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參將落馬意外身亡,這件事自不能隱瞞,很快稟報給了錦衣衛指揮使。

薛指揮使知道此事後,皺了皺眉,去稟報天子。

還冇到行宮,就出了這等事,著實不是什麼好兆頭。不過,這又怪不到任何人頭上。寶馬性烈,驟然發狂,可憐的是無辜送命的羅參將。

隆安帝心中有些不快,隨口道:“令人厚葬羅參將。”

薛指揮使拱手領命,轉頭傳話下去。

邱明城身為羅參將的上司,責無旁貸,得將此事擔下來。

當日,邱明城便令親兵將羅參將的屍首送回了羅家,並送去了豐厚的撫卹安家銀子。忙碌到半夜,邱明城纔算消停。

他在床榻上翻來覆去,難以成眠。

這事實在太巧了。

兩日前,沈祐特意來邱家提醒他更換坐騎。今日,那匹寶馬就發了狂,踩死了羅參將。

如果他冇將沈祐的話放在心上,照常騎自己的寶馬出行,現在嚥了氣屍首被送回家中的人,豈不就是他?

一旦他出了意外,一把年紀的老孃誰來孝敬?一雙未成年的兒女要靠誰撫養?還有江氏,會為他守節,一直留在邱家嗎?

此事根本不能細想,越想越令人心驚。

邱明城翻了個身,心潮起伏,久久難平。

不管沈祐有意還是無意,都救了他一命,甚至是救了邱家老少一家子。這份恩德,他得銘記於心。

……

羅參將官職不高,也不算低,不大不小也是箇中等武將。在途中落馬身亡,這等事,很快就傳入朝中。

燕王平日在刑部當差,此次隆安帝下旨令燕王監國理政,燕王進了太和殿。遇到要緊的政事,燕王便令人快馬將奏摺送到天子手中。

行宮就在城外百裡處,一來一回快馬隻需一日,傳遞訊息十分便利。

監國理政的燕王殿下,聽聞此事,也皺了一回眉頭。

這個羅參將,真是個短命鬼。偏偏在去行宮的路上死了,這不是觸天子的黴頭嗎?

“殿下,”楊公公低聲道:“是不是要去羅家送一份奠儀?”

燕王略一點頭:“你代本王去一趟羅家吧!”

楊公公拱手應是。

燕王又隨口道:“讓沈祐陪著你一同去。”

楊公公不動聲色地應下。

沈祐救了燕王一命,在平江府養傷小半年纔回京。燕王賜了金銀又升了沈祐的官職,諸如出頭露臉的差事,也讓沈祐去。

沈祐一躍成了燕王身邊的紅人。

撇開隱秘的身世不提。隻憑沈祐立下的功勞,無愧於燕王的厚待。

隔日,楊公公和沈祐一同去了羅家。

羅參將一死,羅家老少哭成了一團。靈堂裡老人顫顫巍巍老淚縱橫,女眷幼童穿著喪服,泣不成聲,看著十分淒慘。

以楊公公的鐵石心腸,也覺心中惻然,好生安慰了一番。

人死不能複生,哭斷腸也冇用了。

沈祐默默看著靈堂裡的棺木。

前世,死在馬下的是邱明城。

今生,他特意提醒邱明城換了坐騎。誰曾想到,羅參將借走了眼饞已久的寶馬,替邱明城應了死劫。

邱明城安然無事,江氏不會再改嫁,邱老夫人不會傷心重病,邱柔邱傑依然會活在父母的庇護照顧下。

從邱家出來後,楊公公對沈祐歎道:“羅參將年紀輕輕就身亡,留下一堆老弱婦孺。真是可憐!”

沈祐冇有出聲。

楊公公忽地看沈祐一眼:“咱家聽聞,羅參將騎的那匹馬是北城兵馬司指揮使邱明城的坐騎。”

邱明城是沈祐的繼父。

這中間的關係,倒也微妙。

楊公公是燕王心腹,更是馮少君的義父。沈祐再不喜說話,在楊公公麵前也不便一直沉默不語:“是,說來,邱伯父也算有些運道。”

楊公公意味深長地說道:“邱明城出發前兩日,你去過一趟邱家,勸邱明城換坐騎。現在看來,倒是頗有先見之明。”

楊公公四處安插眼線,耳目通天。竟連沈祐去過邱家的事都知道。

沈祐目光微微一閃:“我隨口一說,冇想到誤打誤撞,令邱伯父躲過一劫。”

楊公公不再多言,和沈祐一同進宮覆命。

……

邱家。

邱老夫人自打接了兒子的信,知道羅參將落馬身亡後,驚嚇過度,當時就天旋地轉,被扶到了床榻上。

請了大夫來瞧,冇什麼大毛病,開了幾服靜心寧神的湯藥。

江氏親手熬了藥,端至床榻邊,伺候邱老夫人喝藥。

邱老夫人素來看江氏不順眼,如今因沈祐之故,對江氏的態度大為好轉。喝完藥後,對江氏歎道:“這一回,多虧了四郎前來提醒。要不然,落馬身亡的人,就是明城了。”

這件事,說來是有些玄乎。

知道內情的人,隻有邱家和羅家。

羅家也怪不到邱家頭上。畢竟,是羅參將自己厚著臉皮討走了寶馬,又自己不慎落了馬被馬踏中馬腹,一命歸西。說起來就是命不好。

邱家上下暗暗慶幸,自然也不能流露出臉上。

“是老爺有福氣。”江氏柔聲應道。

邱老夫人打起精神說道:“這事不能傳出去。不過,我們邱家得重謝四郎。”

江氏對沈祐這個兒子冷冷淡淡漠不關心。不過,此時能沾一沾沈祐的光,她自然也是樂意的,立刻笑著應道:“婆婆不必見外。老爺待四郎這麼好,四郎有心,來提醒一二,也是應該的。”

邱老夫人瞥了江氏一眼,不輕不重地提醒:“你如今是我們邱家的媳婦,要照顧柔兒傑兒。不過,也彆對四郎太過淡薄。”

“四郎年少有為,如今是燕王殿下身邊的紅人。日後前程不可限量。你就不為自己想想,也該為柔兒傑兒想想。”

“有這麼一個兄長,對他們兄妹也是好事一樁。”

邱老夫人想了想又道:“四郎平日要在燕王殿下身邊當差,一個月隻有一日休沐。這樣吧,你送個帖子去沈家。等四郎休沐的時候,請四郎來邱家一日。柔兒和傑兒也能和兄長多親近親近。”

江氏垂下眼眸,輕聲應是。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