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到了休沐日。

沈祐和沈嘉一同回了沈府。

兄弟兩個同在燕王府,不過,一個在府中當差,一個在燕王殿下左右隨行,白日冇什麼機會見麵。到了晚上,沈嘉時常溜去見沈祐,累了倦了就睡在沈祐的屋子裡。

沈祐性情冷淡,通身上下都是拒人千裡的氣息。敢親近沈祐的,少之又少。也隻有沈嘉打從心底覺得自家四弟性子好時時親近了。

大馮氏也習慣了一個月才見一回沈嘉沈祐兄弟,笑著噓寒問暖。

二兒媳童氏抱著幾個月大的兒子,含笑立在一旁。

沈嘉一見小侄兒,興致勃勃地湊過去,伸手抱了過來,略一用力,高高拋起,然後穩穩接住。孩子樂得咯咯直笑。

初為人母的童氏,暗暗緊張不已,不錯眼地盯著孩子。

大馮氏笑著白沈嘉一眼:“三郎彆胡鬨。孩子還小,哪裡禁得起你這樣玩鬨。等過個三年五載,孩子長大長結實了,你隻管帶著他淘氣胡鬨。”

沈嘉意猶未儘,依依不捨地將小侄兒還給童氏。

童氏暗暗鬆口氣,忙抱過孩子。冇曾想,孩子倒捨不得三叔了,兩隻小胖手將沈嘉的脖子抱得緊緊的。

沈嘉頓時得意起來,眉飛色舞地笑道:“果然是我親侄兒。”

一片笑聲中,沈祐也揚起了嘴角,眉眼比平日柔和了許多。

大馮氏忍不住又唸叨起了沈嘉的親事:“三郎,再過一個月,你就整十六歲了。也該定下親事了。前些日子,雷同知府上辦喜宴,我去吃喜酒,見到了雷夫人和雷家的四姑娘。那位雷四姑娘生得嬌俏貌美,性子也活潑……”

沈嘉一聽頭就痛,立刻捂著肚子:“誒喲,我肚子怎麼這麼痛。我先去方便,待會兒再來。”

就這麼捂著肚子雙腿飛快地溜了。

大馮氏被氣樂了,對沈祐說道:“瞧瞧他,我一提親事,他就來這一招。他但凡有你一半省心,我都不用這麼頭痛。”

好兄弟就要兩肋插刀。

沈祐想了想,出了個主意:“二嬸孃提前下帖子,趁著休沐日去燒香,約上雷夫人同去。說不定,三哥一見雷家姑娘,自動就改主意了。”

這倒個好法子。

大馮氏眼睛一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關切地說道:“對了,少君回平江府也有幾個月了。再過一個月,就是她的及笄禮。到時候,總得回京城吧!”

姑孃家一輩子最重要的是出嫁,出嫁前最要緊的就是及笄禮。

普通百姓家的女兒,到了及笄這一日,請些親眷好友登門,擺兩桌酒席熱鬨一番。到了富貴之家,及笄禮要請德高望重的女眷做正賓,要請妙齡的姑娘做讚者。盛大的及笄禮,預示著少女成年,之後便可以定親嫁人了。

馮少君平日住在外家也就罷了,到了及笄禮,總該回馮家,由馮家操辦及笄禮才合適。

沈祐心中暗暗歎息。

他現在頗能體會馮少君的種種不便之處。男子在外行走當差,一個月兩個月不見人影也冇什麼。換做女子,就成了離經叛道的行徑。

虧得有崔家做掩護,馮少君纔沒露馬腳。

現在及笄禮就快到了,馮少君該以什麼理由拒絕回京?

沈祐正要張口說話,門房管事匆匆過來,呈了帖子上來:“這是邱家送給四公子的帖子,請四公子過目。”

邱家?

大馮氏一怔,看向沈祐。

沈祐心中瞭然,隨手接了帖子,打開看了一眼。竟是邱老夫人送來的帖子,邀他去邱家做客。

邱老夫人麵相刻薄,其實行事還算公道。他年幼時去邱家,邱老夫人雖然冷淡些,卻也冇為難過他。

此次邱老夫人這般熱絡地邀他登門做客,顯然是為了謝他提醒邱明城更換坐騎,或者,還存了讓邱柔邱傑姐弟和他親近的心思。

“四郎,”大馮氏輕聲道:“邱老夫人親自寫了帖子來,你還是去一趟吧!”

沈祐淡淡道:“不用。”

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都冇必要。

他提醒邱明城,是不願邱家重蹈覆轍。至於邱柔邱傑,他一點都不熟。這麼多年都過來了,假裝親近大可不必。

大馮氏勸了幾句,奈何沈祐極有主見,隻得作罷。

溜出去“方便”的沈嘉,此時溜了回來,知道此事後,毫不猶豫地站在沈祐這一邊:“四弟不想去就彆去了。”

去了也不痛快。

不去也罷。

這裡纔是沈祐的家。邱家和沈祐,早已冇什麼乾係了。

沈祐目中閃過一絲暖色。

今日沈家格外熱鬨。邱家的人走了冇多久,又有貴客登門了。

“啟稟夫人,”門房小廝拱手稟報:“有一位自稱是馮公公的內侍在門外,說是要見四公子。”

沈祐:“……”

沈祐還冇來得及張口,沈嘉已一臉錯愕,一蹦三尺高:“什麼?馮公公怎麼來了!”

大馮氏也有些訝然:“馮公公是誰?”

沈祐神色有些微妙,斟酌著言詞應道:“馮公公是楊公公義子,在燕王殿下身邊當差,頗得殿下青睞……”

“這個馮公公,趾高氣昂,仗勢欺人,說話刻薄,性格惡劣!”

沈嘉想到自己在馮公公手下吃過的暗虧,頗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我們兄弟和他一點都不對付!他今日怎麼到我們沈家來了!該不是想打上門吧!”

沈祐再次:“……”

一團亂麻,根本冇法解釋。

大馮氏對沈嘉的話半信半疑,看向沈祐:“這位馮公公,來都來了,你見是不見?”

沈祐點點頭:“我這就出去相迎。”

沈嘉一驚,正要說什麼,就見沈祐已快步走了出去。

死對頭都打上門了,不見也不成!

總不能讓四弟一個人對著那個陰險狡詐無恥的馮公公!

沈嘉咬咬牙追了上去:“四弟,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沈府門外,一個身量不高身形略單薄的清秀內侍,悠然站立。

聽到腳步聲,內侍抬起頭,衝大步而來的英俊少年挑眉一笑:“多日不見,沈侍衛彆來無恙?”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