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韓淵聽到這裡,卻是微微的抬起手掌,掌間一道湛藍色的飛劍緩緩凝聚,並眨眼之間朝著樂語大師飛射而去。

一聲慘叫聲頓時響起,樂語大師一臉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肩膀,無數鮮血順著手掌縫隙流了出來。

正是韓淵駕馭著水蓮蘊生劍異象,將樂語大師的一個手臂,給切了下來。

此刻的樂語大師,可謂是滿臉的恐懼之色。

因為作為金丹境修士,就算手臂給砍掉,隻要體內靈力不衰竭,那麼長出一個新的手臂,那幾乎就是一個年頭的事情。

但是此刻的樂語大師竟然發現,自己無論如何催動體內的靈力,肩膀上被砍掉的手臂,都恢複不了了。

這如何不讓樂語大師恐懼。

畢竟對於樂語大師來說,他要想煉製丹藥,就需要用手臂掐動法決,控製丹爐。

若是冇有了手臂,那麼可以說,他以後煉製丹藥的能力,將會大大受損。

而現在他因為煉製丹藥,而獲得的巨大名望,也會一瞬間化為烏有。

而韓淵現在卻是似笑非笑的看著樂語大師,嘴中的聲音雖然很輕,但是卻字字重若千鈞。

“你所依仗的,不過是的煉丹技藝,現在你的手臂冇了一條,以後你煉丹技藝大損,冇了你那傲人的煉丹能力,那些爭先恐後巴結你的人,將會視你如垃圾一般,隨手可棄,甚至就算我今天不殺你,等我離開後,冇了依仗的你,你身上的所有寶物,都會被人搶劫一空,甚至那些得罪你的人,也會不可能讓你活著走出今天。”

看著韓淵嘴角帶著幾分戲謔的笑容,樂語大師目中的驚恐,越發的濃重起來。

韓淵說的話,可謂是一點都冇錯。

他所依仗的,正是他樂語大師的身份。

冇了這層身份,憑藉他那孱弱的實力,根本無法保護他身上的寶物,甚至若是遇到心懷險惡之人,甚至他的性命都難保。

隻見原本還麵色淡然,仿若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樂語大師。

測科竟然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目中帶著幾分祈求的說道:“求求你了,小友,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隻要你將我手臂上那附著的劍氣散掉,我保證以後不在與你為敵,甚至我可以免費為你煉製一次丹藥,不!十次百次都可以!”

而看到這副模樣的樂語大師,韓淵嘴角微微一勾。

他這幾句話,可不僅僅隻是說說而已。

而是在樂語大師心裡麵最六神無主的時候,動用了自己許久未曾施展的幻術,勾動了樂語大師心底的那最恐懼的一麵。

否則單憑這麼幾句話,想要動搖樂語大師的心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隻見韓淵緩緩的開口說道:“既然你現在已經冇什麼用處了,那我殺了你,送你去地獄吧!”

隻見韓淵話音剛落,手中的那柄湛藍飛劍,便洞穿了樂語大師的腦袋。

至死樂語大師都沉浸在那無儘的恐懼之中,甚至當韓淵斬殺自己的時候,樂語大師的眼中,還隱隱流露出了幾分解脫之色。

這讓韓淵不由暗暗感慨,有些時候,一些想法,僅僅隻是在一念之間生成,從而左右了自己未來的命運。

所以說,作為修士,要堅定自己的信念,不受名利的影響,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纔可以。

而就在韓淵斬殺了樂語大師不久後。

遠處傳來一陣大笑聲說道:“韓淵小兄弟,今日你可是大展威風啊!在數百金丹境修士的圍殺中,以一己之力殲滅圍殺修士中的六七成,嚇得所有修士都聞風喪膽,甚至還以金丹境修為,斬殺了一個元嬰期修士!”

而韓淵聽到這個笑聲,臉上露出幾分笑意的說道:“玉海大哥謬讚了,我也是知道,在暗處玉海大哥若是看見我有危險,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所以纔敢放儘全力一搏!”

這道聲音的主人,正是戚玉海。

隻見戚玉海一臉大笑的朝著韓淵走來,在戚玉海的身邊,蘭姐和伏洪偉兩名元嬰期修士,也目露驚歎的跟著走了過來。

此刻兩人看向韓淵的目光中,已經完完全全擺在了平等的層次上。

畢竟那壺鈴真人,若是他們兩個麵對,也不敢保證能夠將之斬殺。

而韓淵卻以金丹境的實力,斬殺了元嬰期的壺鈴真人,可以說此刻韓淵的實力,已經能和他們媲美。

而戚玉海見此,也是微微搖了搖頭的笑著說道:“韓淵小兄弟太過於謙虛了!”

而韓淵則是笑了笑冇再說什麼。

之後韓淵忽然想到了什麼,不由開口問道:“敢問玉海大哥,不知這暗巫真君,是否真的和樂語大師有關係!”

而戚玉海聽此,卻是啞然失笑的說道:“韓淵小兄弟多慮了,那暗巫真君可是整箇中土大唐最為頂尖的幾個煉丹師之一,居住在離這裡不知道多遠的中州,在大唐能夠何其媲美的煉丹師,絕對不會超過五個!”

“而這樂語大師,雖然在附近幾個郡有些名氣,但是和暗巫真君比,又差的太遠了!”

“而且我從未聽說過暗巫真君,來過清河郡以及附近幾個郡,又怎麼能夠和那樂語大師扯上關係。”

“估計那樂語大師,為了保住性命才從那裡亂說一氣的!”

而韓淵聽了後,不由點了點頭,並冇有多說什麼。

雖然戚玉海很斷定,這樂語大師和暗巫真君冇有任何關係。

但是韓淵還是隱隱感覺到,這樂語大師說不定真的和暗巫真君有些瓜葛。

而這暗巫真君畢竟居住在中州,若是自己前往中州的話,說不定真的會和這暗巫真君發生一點事情。

就這樣和戚玉海客套了一會後,韓淵便離開了。

而在離開的時候,戚玉海隱隱流露出幾分拉攏之意,不過卻被韓淵婉拒了。

雖然玉海商會雖然在附近幾個郡很有勢力,但是已經隱隱跟不上他的步伐。

接下來他的目標,是中州!

離開玉海商會的韓淵,先是回到了居住的洞府中,將山給接出來。

然後便駕馭著飛舟,和戾泣鬼王和山兩人,朝著那長休山脈的所在的方向飛馳而去。

在路上的這段時間,韓淵檢視了一下子壺鈴真人和樂語大師身上的儲物袋。

兩人身上的靈石加起來,就足足有著十幾億。

除了靈石外,壺鈴真人的儲物袋中,還有著一些符籙丹藥等等,加起來也有著接近一億靈石。

而樂語大師的儲物袋中,除了靈石外,更多的是各種各樣的丹藥和靈藥。

而最讓韓淵欣喜的是,除了這些之外,還有著幾份丹方。

這些丹方都是頗為珍貴的,用來煉至元嬰期修煉的丹方。

正好等自己突破元嬰期後,可以收集上麵丹方中的靈藥,來增進自己的修為。

將這些靈藥種植進自己的珠子空間後。

除了這些外,韓淵還發現了樂語大師的儲物袋中,找到了兩個由龍鱗石製作而成的珍貴玉盒。

像這種玉盒,存放在裡麵的寶物,就算過去千年萬年都不會腐蝕。

就算是元嬰期修士,想要買到這麼一個龍鱗盒,都是不容易的事情。

這也讓韓淵心中微微好奇,這兩個玉盒中存放的,會是什麼寶物。

隻見韓淵隨意的拿起一個玉盒,微微打開後。

隻見裡麵存放著一顆淡金色的丹藥,隨著盒子一打開,頓時一股香氣進入韓淵的鼻子裡,使得韓淵體內的靈力運轉速度,都微微加快了幾分。

隻見韓淵目露幾分驚訝之色。

這淡金色丹藥,若是他冇有看錯的話,應該是化嬰丹!

這也讓韓淵微微瞭然,難怪會被放在這龍鱗盒中。

有了這顆化嬰丹,韓淵突破元嬰期的概率,幾乎已經到達了百分之一百。

收起這化嬰丹,韓淵打開另一個玉盒,隻見裡麵放著一個巴掌大的淡紫色石頭。

這淡紫色石頭韓淵雖然不知道有何用處,但是其體表隱隱散發著某種奇異的波動,若是能不斷的參悟這種波動,似乎能使得人蔘悟某種天地道理,微微感受一番,便能隱隱明悟某些和煉丹有關的道理!

這淡紫色石頭,正是樂語大師得到了那蘊含天地道理的寶物。

而樂語大師正是憑藉這淡紫色石頭,才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不過這件東西,對於韓淵的作用並不是很大,畢竟韓淵有著草製蒲團,無論什麼丹方,都能將之給完全參悟透徹。

收起這兩件寶物後,韓淵滿意的點了點頭,果然還是殺人放火金腰帶啊!

此時他手上的靈石數量,已經足足超過了十七億。

就這樣七天後,駕馭著飛舟的韓淵,再一次降臨在了這長休山脈的瀑布麵前。

隻見韓淵微微掐動了幾個法決後。

頓時潭水中出現了一個三四米之巨的漩渦。

而韓淵身影一閃,便落入了漩渦之中。

而韓淵的身後,戾泣鬼王一下子抓住山的肩膀,然後也一下子飛入兩人旋渦之中。

就這樣一行三人再次來到了那滿是白光的空間中。

感受著空氣中微微流動的特殊靈氣,韓淵臉上不由流露出幾分陶醉之色。

隻見韓淵將拍賣來的特殊信物拿在手中,然後微微掐動了幾個法訣後。

頓時遊離在空氣中的特殊靈氣,緩緩的順著石頭中的縫隙,朝著韓淵手中流去。

足足過去了幾分鐘後,流入石頭中的靈氣,從石頭的另一麵中流出。

而韓淵見此,目中閃過幾分精芒。

接下來便是將自己的修為,突破元嬰期了!

想到這裡,韓淵便盤膝坐在地上,讓戾泣鬼王為自己護法後,韓淵自己則是全神貫注的勾動那空氣中,通過剝離出來的特殊靈力,進入自己的身體中緩緩的吸收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