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紀丹姝拿著名片的瞬間,露出駭然神色。

“爸一直把名片留到現在。”紀丹陽麵色肅然地說:“我一開始也難以置信,但這是真的。而且,你其實也該隱約猜到,這個世界上的確有鬼吧?”

紀丹姝死死抓著名片,翕動著嘴唇,說道:“我知道你和爸肯定瞞著我一件大事,但這也太離奇了!可以治療詛咒的醫院?”

“這是真的。”

“怎……這怎麼會?”

“當年……”紀丹陽開始回憶起過往:“當年爸爸曾經讓被殺害的人海葬……”

……

……

“發生什麼事了?發生什麼事了?發生什麼事了?”

謝成俊恢複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現在置身於一個一片紅色的房間。

無數骷髏,都在周圍仰視著他。

“你覺得發生什麼事了?”

印無缺的聲音,從其中一具骷髏發出!

“印!印副……啊呸!印院長,你不要殺我!彆殺我啊!”

“你背叛了我。所以,你必須接受懲罰。”

“等!等一下!印院長,要殺我可以,但要弄明白了,我到底是死在誰的手裡?”

骷髏:“……”

謝成俊接著說道:“印院長,你一定接下來會說:'是我啊!'看,問題來了吧,我是誰?這得從人和宇宙的關係說起了,在你身上長久以來一直有一個問題在纏繞著你。那就是我是誰?你是誰,姬無……呸呸呸,印無缺嗎?不,這隻是一個代號,你可以叫印無缺,我也可以叫印無缺。那把這個代號拿掉呢?你又是誰?當我用我這個代號與你進行對話的同時,你的代號也是我,這是否意味著你就是我,而我也就是你?我生從何來,死往何處?我為什麼要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我的出現對世界來說意味著什麼?是世界選擇了我,還是我選擇了世界?我和宇宙之……啊啊啊啊啊!”

他的好幾根肋骨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完全凸出體外!

“《武林外傳》的台詞背得蠻熟的。”

“咳咳……經典,經典國產劇嘛!子曾經曰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辛德勒的名單》裡還說過:凡救一人,即救全世界……啊啊啊啊!”

《仙木奇緣》

這一次,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脊柱開始一根根斷裂!

即使對一個靈異醫生來說,骨頭折斷的痛苦也是難以忍受的!

隨著謝成俊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眼前的骷髏繼續發出聲音:“你該慶幸,宋主任賞識你的才能,我才願意保你。但從今以後,我會取走第左側第三根胸肋骨。戴臨出來後,他堂弟的事情怎麼解釋,不用我教你吧?”

“是,我,我懂得!”

緊接著,一切恢複如初。

謝成俊身上連一個傷口都冇有了。

而他胸廓位置不斷傳來痛感,在那裡,被取走了一根肋骨。

這裡是印無缺的辦公室。

他看了看謝成俊,說:“你記住,這是看在宋主任的麵子上。若非如此,我不會輕饒了你。你的年終靈療點獎金全部扣除,有意見嗎?”

“冇有!冇有!”

“出去,把門給我帶上。”

“好!好!”

謝成俊離開後,印無缺看著眼前的電腦螢幕。

螢幕上是宋敏。

“多謝印院長手下留情。他畢竟是我的老部下……”

“其實我喜歡他這樣的人。”印無缺的話語並冇有任何諷刺意味,“但他不太懂得變通。相信日後,他對你會更忠心耿耿。”

“他也不是那種能捨生取義的人,隻不過一時心軟了罷了。印院長你放心,我……”

“我不太放心把怨靈外科交給他。科室主任,暫時還是你來做吧。你辦事,我是最信得過的。”

“我明白了。”

“現在也不知道戴鳴去了哪裡……戴臨的情況比較特殊,我不想拿他來進行咒物實驗。”

“那麼……”

“先暫時觀察吧。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可惜,我要是能有韓銘的咒物,要找到戴鳴,就易如反掌了。”

尋人和蒐集情報,印無缺是比不上韓銘的。

與此同時……

在韓銘的辦公室。

他的辦公室內部的衛浴室內。

韓銘打開淋浴間的門,腰間裹著一條浴巾走了出來。身後,是全身裹著浴巾的總護士長霍珈藍。

“你今天特彆有興致啊?”霍珈藍從身後抱著韓銘,說:“如果懷了孩子,這次我能生嗎?”

“我說過,”韓銘抓住霍珈藍的雙手,說道:“除了孩子,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你非要這樣?”

“我和你約好的。隻走腎,不走心。”韓銘異常地冷酷:“你可不要做超出我底線的事情。我和你,隻有這樣的關係。”

霍珈藍隻能歎了口氣。

“那接下來?”

“接下來……”

韓銘看著眼前的鏡子,說道:“戴臨,他現在情況不太妙啊。”

以前戴臨是鐵桿行政副院長派係的時候肯定是死了最好,但現在他接了那封信,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當然,韓銘不會主動去救他。如果戴臨就這麼死了,那他也就隻是可惜。

“不過,我給他一次機會。就一次。”

而被兩位副院長都極度關注的戴臨,此時依舊被關閉在隔離病區,完全出不去,也冇辦法知曉外麵所發生的任何情況。

這個狀況讓戴臨極度不安。

“我到底該怎麼辦?”

他現在可以清晰洞察自己的靈魂,也有了靈魂缺失的症狀。

他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忽然間,病房的門打開,一個護士走了進來。

“戴醫生,今天的例行體檢。”

“好。”戴臨歎了口氣。

就在此時,忽然眼前的護士,聲音完全變了。

“我給你出去的機會。”

這赫然是韓銘的聲音!

“你!韓副院長?”戴臨警惕地看著眼前的護士。

“我送你離開。然後……你去做你能做的事情。除此之外,我不會再提供你任何援助。你接了那封信,我纔給你機會的。能不能抓住機會,就看你的了。”

“好!”戴臨毫不猶豫地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