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啞的聲音,仿若九幽深處吹出的寒氣。

刹那間。

屍山血海的陰戾、殘暴之氣,如同無形大手籠罩這一方戰場。

所有人儘皆臉色大變,清晰地感受到一股惡寒席捲全身。

饒是薑家六龍和魁罡、黑袍天狼等人,也不例外。

“陳東!”

薑六爺一聲叱喝。

幾乎同時。

轟隆!

陳東和葉玲瓏的身下,大地猛地被氣勁震成齏粉,恐怖的氣勁衝擊著粉末朝著四麵八方橫推而去。

而陳東身上,血色氣勁恍若滔滔洪水決堤而出,化作一道血色龍捲直衝雲霄,接天連地,當空搖曳。

突然的變化,好似大地崩裂,地獄之門打開,而陳東就是那從地獄深處走出的死神!

“有所為,有所不為。”

陳東低著頭,依舊抱著葉玲瓏的屍體,身上的甲冑卻是在氣勁下邊的殷紅,震盪得鐺啷作響。

“嗷吼!”

不遠處的雪域雄獅察覺到了陳東的變化,獅眸凶芒大振,仰天一聲長嘯。

恐怖的陰戾之氣,惶惶如獄,橫壓全場。

即便是薑家六龍和黑袍天狼都在心顫,更遑論是戰場上的尋常戎伍了。

一個個戎伍臉色驟然惶恐到了極點,就感覺像是突然間被大嶽加身,死亡降臨,極致的壓迫,源自血脈深處的恐懼,甚至讓他們連慘叫和驚恐聲都發不出來,就直接層層疊疊的跪伏在了地上,瑟瑟發抖,體若篩糠。

他們每個人看陳東的眼神,都充滿了恐懼,恍若直麵死神!

源自血脈深處的大恐怖,讓這些百族聯軍們,彆說反抗了,就連反抗的念頭都難以生出。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卑微如塵!

“帶女王大人走!”

魁罡艱難地爬了起來,當即下令。

幾乎在陳東凶威爆發之際。

古蒼月和張度厄幾位隱世人就已經環繞在了惜星周圍,而黑袍天狼更是直接佇立在了惜星身邊。

但魁罡這一下令。

惜星卻是罕見的一甩袖袍:“本王不走!”

什麼?!

古蒼月等人全都呆若木雞,一個個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惜星。

“你瘋了嗎?他這一爆發,你知不知道是什麼後果?”

黑袍天狼一把抓住惜星的手腕:“你看看這百族聯軍的戎伍,單單被他的氣勢就橫掃了一片又一片,反抗之力都冇有,你真當有我等存在,就能保你安然無恙?君子不立危牆壁之下的道理,你這樣聰明的人,此時犯糊塗?”

一連串的質問,急促無比。

饒是黑袍天狼也對陳東心生忌憚,捫心自問也冇有百分百保護惜星安全的把握!

道心種魔,如臂指使,心境的蛻變。

不說其他,單單是這兩種融在同一人身上,就足夠震古爍今了。

葉玲瓏的死,讓陳東蛻變的心境再掀波瀾,可此時的波瀾卻和心境蛻變之前,天差地彆!

魁罡也是愣了一下,旋即瞪了陳東一眼,又看向惜星,登時心中掀起滔天怒火。

他大手一揮,怒斥道:“這是在戰場,軍令如山,哪怕你是女王,也該本帥軍令,現在本帥命令你,立刻離開戰場!”

計劃失敗。

無法逼迫陳東放棄北城門的防守,戰場局勢已經對百族聯軍不利,如果此時惜星再有閃失,對整個百族聯軍都將是一次致命性打擊!

要知道,百族聯軍可是惜星一手促成!

天狼是百族的精神領袖,惜星……同樣是!

“你……”

惜星一時語塞。

可她卻清楚,戰場上如果此刻都還違抗了魁罡的話,那後續各方戰場的將帥們對她和魁罡的命令,都會陷入躊躇之境。

狂風捲攜著惶惶如獄的恐怖威壓橫掃而來。

吹拂起了惜星的長髮,也撩起了她的鳳袍。

她眸光閃爍了一下,憤憤地瞪了陳東一眼,然後猛地轉身。

“走!”

黑袍天狼當即和古蒼月等人目光交彙了一下。

大家都不是傻子,眼前該做什麼,心如明鏡!

且能掩護惜星後撤的,也隻有他們幾個人!

然而。

就在眾人轉身之際。

“晚了!”

陳東平靜的吐露出了兩個字。

同時他小心翼翼的將葉玲瓏的屍體放到了地上,然後……起身!

僅僅這一個動作。

卻是讓城門口的薑家六龍臉色大變,心驚肉跳。

“大哥,怎麼辦?”

薑六爺急忙詢問道。

他們現身,就是為了阻止百族聯軍一方的隱世人損耗陳東的狀態。

但現在,已經不是陳東在被動損耗了,而是主動要殺伐!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薑大爺威嚴的神色罕見的有了波動:“心境蛻變後,他本該一切淡化,但他這一句有所為有所不為,卻是將心境又延伸了一截,我們不出手,他會和古蒼月等人打,我們出手,他一定會和我們打,左右都是在損耗他的狀態!”

薑六爺等人臉色再度大變。

都已經到這等心境了,還能再往前一步?

“這……大哥你是認真的?”薑五爺瞪圓了眼睛,有些恍惚。

“這才更契合天地心境的天地唯心!順其自然也罷,有所為也罷,唯心的兩個方向!”

薑大爺急得雙手攥在一起。

“再想想,或許還有彆的辦法!”

時間在這一刻,變得頗為急切。

饒是薑家六龍,也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焦灼不堪。

陳東一出手,勢必損耗狀態。

他們就算阻止,也會麵對和陳東一戰!

突然,薑六爺眼睛一亮。

他猛地轉頭盯著巍然高聳的北城門,沉聲道:“如果有更嚴重的事情,牽扯到陳東,讓他暫時放棄為葉玲瓏複仇呢?”

薑大爺等人同時朝他看來,一見到他的樣子,頓時幾人都明悟過來。

“不行!”

薑大爺率先否決了薑六爺的建議:“冇了北城門這個通道,朱雀軍團就算抵達,也難以奪回鎮疆城,我們是要讓鎮疆城對百族聯軍形成絞殺,不是讓百族聯軍依托鎮疆城對域內軍團形成絞殺,屆時有了鎮疆城作為防守依托,百族聯軍勢必會大舉南推,域內定會生靈塗炭!”

“道君要的是,事得辦了,百族聯軍的屍體也隻能留在鎮疆城這一方戰場上!”

薑三爺渾身衣袍猛地一震:“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真讓陳東損耗了狀態,後邊踏天路失敗,大家就滿盤皆輸了!”

一語出。

薑家諸位的臉色儘皆陰沉到了極點。

饒是他們,此時也難以抉擇出正確選擇。

這是一條完完全全的死衚衕!

與此同時。

在眾人目視下。

陳東緩緩地抬起雙手,舉起了無鋒。

他的動作很緩慢,似乎就是隨意到不能再隨意的動作,一點冇有廝殺大戰的緊迫迅速感。

但這每一寸動作的移動,都讓人心驚肉跳……

且隨著這緩慢的移動,這一方天穹,好似都在慢慢被渲染成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