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能量組成的大手,憑空出現,隨手一抓,秦震天重傷!

血濺三尺,虧的是背後有蒼梧出手,接住了他,不然秦震天這一下落實了,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

楚墨睜開眼睛的一瞬間,頓時刺痛無比,忍住疼痛,他看得清楚,在那黑色的能量大手背後,是一群身穿黑衣的傢夥。

他們麵無表情站在雲層中,就好像是人偶一樣。

“正主來了。”

蒼梧目光冷峻,凝視著天空之上,漸漸消失的光柱,語氣不善:“想不到,竟然會在這此刻,與他們相見。”

“做好準備了嗎?”

他的話彆人聽起來都冇頭冇腦的,唯有楚墨明白。

方纔閉目之間,楚墨心中一片空靈,他自己也彷彿陷入到了一個無邊無隅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上,道出都是黑暗。

楚墨漫步其中,苦苦搜尋,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他感覺也許是幾百年,終於隨著他的探索,有了發現。

那是一點微弱的光亮,似乎肉眼無法簡答,隻有在不經意間,纔會緩緩出現。

順著微弱的光亮尋過去,楚墨彷彿經曆了春夏秋冬,走過了人生百年,青絲變華髮,雙眉如雪染。

終於,他觸碰到了那一點光亮。

手指輕輕搭在上麵,頓時黑暗被撕裂,他所處的世界再一次出現輪換。

天穹昏暗,大地瘡痍。

流淌的熔岩彙聚成河流大海,彙聚成山巒湖泊,在熔岩中一隻隻從未見過的怪獸掙紮而出,它們凶狠的咆哮著。

遊弋在熔岩中,宛若龍在海濱,如魚得水。

“這是……”

楚墨想不通這到底都是什麼,但隻要看看就知道,那些怪獸的力量強橫無比,熔岩也要聽從它們的召喚。

怪獸們相互依偎著,相互把對方當做食物,也當做是自己的夥伴,時而嬉戲,時而瘋狂廝殺。

終於,就在怪獸們往來不覺,將熔岩震撼出排山倒海之勢時,突然浪潮迭起。

在浪潮下,一隻他熟悉的巨獸出現了。

饕餮!

凶神惡煞的饕餮,三聲巨吼,頓時將所有怪獸製住,怪獸們向它低下自己的頭顱,表示臣服。

饕餮彷彿是群獸之主,楚墨一直凝視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忽然他有一種錯覺,似乎什麼人正在盯著他。

怎麼回事?

順著自己的感受,楚墨凝視過去,隻見在饕餮背後,站出一人來。

那人健碩強大,手提乾鏚,威風赫赫。

但是,他卻冇有頭顱。

甚至軀體上,也滿是瘡痍,斑駁的疤痕一道道覆蓋其上,瘮人心魄。

這是刑天?

楚墨目光凝聚,而刑天也彷彿正在看著他,頓時就看刑天的肚子上忽然出現一張嘴巴,**也變成了矍鑠的凶瞳。

“你,終於醒了。”

這肅然悠揚的聲音,讓楚墨心中一沉,他知道刑天就是在對他講話,冇有做出回答,楚墨隻是點點頭。

刑天似乎笑了,他肚臍上的嘴巴,微微勾勒出一抹詭異的弧度:“聽著,現在該是讓你知道一切的時候;你來了,我也可以迴歸。”

這是楚墨當時聽到的最後一句話,之後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直接將轟醒。

隨後他看到的,就是通天徹地的黑白光柱,以及光柱漸漸隱去後,出現在雲層中的身影。

“他們來了!”

道祖此刻嗬嗬一笑,他的聲音有些陰側:“終於,道之本源,重現四域。”

“顫抖吧,一切都結束了。”

“放屁。”

華天龍對此不屑一顧:“怎麼,他們有殺人執照啊?來了就好使?”

“何人在此喧嘩!肆無忌憚,詆譭本源大道,該殺。”

他的話才說完,就看那群漂浮在雲層中的人黑衣人,緩緩落地,這個時候楚墨等人纔看清楚,原來他們不光是穿了黑色的衣服。

竟然連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

這種黑,古老蒼涼,好像是混沌的本來麵目一樣。

“好可怕的力量。”

佛祖此刻已經感受到對方的強悍,雖然在他們身上毫無波動,但隻要看看,都會覺得心神不寧。

“是啊。”

人祖此刻,同樣臉色陰沉,本以為自己早已能曉弄天機,可現在這麼多的變數,都在他意料之外。

如此巨大的反差,不免讓人祖心中也多了幾分猶豫。

“或許決戰要開始了。”

佛祖微微點頭,他講目光轉移道楚墨身上:“涅槃時刻,將至。”

他們的話,楚墨每一句都聽的清清楚楚,隻是冇必要回答,現在最關鍵的,是如何解決眼前的問題。

當下,他們已經冇有選擇和退路。

開始的時候,還以為道祖是來找他和血一的,但是現在看來,包括駱府大帝在內,都隻是一個陰謀。

一切都是那群黑衣人設計好的,而道祖或許是和他們做了什麼交易,或者他們本來就是相互合作的關係。

“方纔狂吠者,上前受死。”

當最後一個黑衣人落地,他們當中有一個大步上前,直奔華天龍而來。

“他奶奶的!”

剛剛華天龍冇吭聲,是想瞧瞧這些傢夥到底是什麼鳥變的,此刻被人頂在門上找事,他那個脾氣能忍嗎?

“剛纔一直都是我小弟他們再打,這場我來!”

華天龍當機立斷,大步往前就衝。

楚墨明白,他雖然彪悍,但卻絕對不是個傻子,這一趟隻怕是要為自己探探路。

這份情,他記住了。

“不要阻攔他。”

蒼梧這個時候,悄悄衝楚墨搖了搖頭:“這些外道之人,我也不曾見過,有一個願意去打頭陣,試深淺的,我們更要把握住機會。”

掃了他一眼,楚墨微微點頭,的確這是最好的辦法。

“就是你這個王八蛋,剛纔要殺老子嗎!”

“來來!讓老子見識一下,你有多少斤兩!”

華天龍此刻邪魔合一,正是巔峰時刻,但是彆看他言詞狂放,但卻依然小心,行動之時已經將所有的力量運轉調動,把自己包裹在一團秘如雲泥的魔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