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鬥,把這個東西給妾身,吾等的協議不僅持續到打敗最後之王,隻要以後汝需要協助,妾身都會儘力援助。

而且汝作為龍蛇的眷顧者,怎麼可以將如此至高的龍蛇遺物交予他人。”

本來還對於雅典娜的舉動處於懵逼狀態的幽鬥,在聽到其此刻所說的話以後,瞬間就瞭然了。

真·赤龍神帝是屹立於眾神之上的存在,而在這個世界中,龍蛇便代表著『蛇』,所以偉大之赤的氣息,剛剛觸動了雅典娜身上作為『蛇』的部份。

雅典娜是『有翼之蛇』,是最古老且最強大的『蛇』之一。

但是真·赤龍神帝的存在,遠遠淩駕於神明之上,這是幽鬥使用了兩幅模擬創星圖加『此世之惡』都被直接碾壓的存在。

一直以來,雅典娜都認為她們那批地母神,便是最古老且強大的『蛇』,但此刻在目睹了偉大之赤的血肉跟無限龍神奧菲斯的鱗片,她才知道世界上還存在著她所不知道,更為古老且更強大的『蛇』!

管中窺豹,僅僅一塊血肉跟幾枚龍鱗,雅典娜便能感覺到這兩尊『龍蛇』是何等的強大。

不管是偉大之赤的血肉還是無限龍神奧菲斯的龍鱗,對於同為『蛇』的雅典娜來說,都有著莫大的好處。

要不是不知道幽鬥擁有這樣的好東西,否則雅典娜早就動手搶了。

普羅米修斯秘笈區區一本破書,價值怎麼可能跟這種等級的龍蛇遺物相提並論!

雅典娜會如此激動,不是冇有道理的,要知道神佑也僅僅是在覺醒的時候,吸收了龍神奧菲斯的血液,便擁有極強的龍屬性跟令幽鬥龍化的能力。

偉大之赤它們身上的零件其實相當的稀有,隻是對幽鬥冇有用,所以一直被其當成破爛。

以區區一塊對自己冇太大價值的血肉,換一個三位一體神的永久打手,幽鬥覺得這筆交易完全不虧。

不過對於普羅米修斯秘笈,幽鬥也確實需要,所以隻能看著露庫拉齊亞繼續說道:“抱歉了,露庫拉齊亞小姐,雅典娜是我重要的人,我隻能容忍她的任性。

作為交換的,除了偉大之赤的血肉以外,其他的東西你可以選擇三樣換取普羅米修斯秘笈,你認為怎麼樣?”

跟雅典娜不一樣,露庫拉齊亞對於龍蛇不存在過深的執念,會選擇偉大之赤的血肉,也僅僅是因為那個東西看上去最高級。

幽鬥居然表示能夠一換三的話,露庫拉齊亞自然不會拒絕。

不過就當露庫拉齊亞再度看向無限龍神奧菲斯的幾枚彩色龍鱗時,雅典娜當即又猶如護食的幼獸一般說道:“這個也是我的,其他的東西冇問題。”

奧菲斯的龍鱗散發出來的氣息,雖然不及偉大之赤,但上麵強大的龍蛇氣息也讓雅典娜深深的著迷。

並且她也能夠感受到,這幾枚龍鱗的所有者,正是給予幽鬥祝福的古老龍蛇。

一場交易圓滿結束,幽鬥也如願獲得了“普羅米修斯秘笈”,並且在眾人回到倫敦以後,直接對著黑王子阿雷克進行使用。

普羅米修斯秘笈盜取權能的能力完全是隨機的,而阿雷克身上的權能不僅隻有『大迷宮』一個,所以幽鬥也是足足嘗試了幾次,最終才得意成功。

幽鬥第一次盜取的權能,名為『複仇的女神』,這個權能是阿雷克從希臘神話的複仇三女神『厄裡倪厄斯』(墨紀拉、提西福涅、阿勒克托)處篡奪的權能。

老實說,如果不是“普羅米修斯秘笈”盜取的權能隻能使用一次,幽鬥其實覺得這個權能也是相當不錯的。

之前在『大迷宮』之中跟阿雷克以及蘭斯洛特戰鬥的時候,幽鬥就是差一點在對方這個權能手裡翻車的。

這個權能的效果相當的簡單粗暴,那就是三姐妹形成『複仇領域』,根據阿雷克的指示返還給攻擊者。

而且攻擊不是單純是反彈,隻是將被打傷害進行返還的能力。

也就是說,被反彈的攻擊無法抵擋,而是直接作用在敵人的身上!

甚至於女神們還可以複製對手的技能和武器直接使用。

當時幽鬥使用的武曲一刀,被這個權能足足反彈的七成的力量,所幸的是他冇有使用全力,並且本身擁有『高速再生』的能力,否則真的就陰溝裡翻船了。

幽鬥第二次盜取的權能,名為『貪婪的魔球』,這個權能是阿雷克從巨獸『貝希摩斯』處篡奪來的吸引和重壓的權能。

效果是製造出直徑2、30m的黑色球體,將對方吸引並束縛。

對於這個權能,幽鬥都是覺得威力普普通通,簡單點來說,就是異界版的“地爆天星”。

直到第三次盜取權能,幽鬥才終於如願以償的獲得了阿雷克的『大迷宮』權能。

而反覆被盜取神力的阿雷克,此刻已經猶如鹹魚一般的昏死了過去。

從身上抽取權能,無疑會帶來巨大的痛楚,然而黑王子阿雷克卻不是一個值得同情的傢夥。

在現存的弑神者之中,沃班侯爵跟羅濠教主這些,隻能算不是好人,他們會依照自己的性格任性胡來。

但是阿雷克雖然極為的理性,但是做起事情來卻更加的肆無忌憚,為了獲得魔導聖盃,他在魔術界捲起了幾次大戰,甚至因此而死的普通人跟魔術師並不在少數。

成功盜取到了自己想要的權能,幽鬥乾脆利落的結果黑王子阿雷克,並且此刻正在猶豫,要不要趁熱打鐵去乾掉其他不認識的弑神者。

愛麗絲在從幽鬥手裡獲得『神聖祝福藥劑』後,如獲至寶的跑到自己房間去服藥了。

雅典娜在跟幽鬥達成協議以後,也從幽鬥手裡獲得了奧菲斯的龍鱗以及偉大之赤的一部分血肉,目前也不知道躲在那裡進行吸收。

而與此同時,位於歐洲的另外一個角落,地麵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封印術陣,閃爍出陣陣光芒的咒文,突然開始猶如玻璃一般的不斷碎裂。

一雙明亮有神的眼眸,也猶如從遠古中甦醒一般,在塵封許久的術陣中,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某個古老的存在甦醒了,其造成的巨大動靜,甚至導致整個歐洲板塊,都出現了輕微的晃動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