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肖哲有些急眼了,“靠,老顧,你是不是喝酒喝太多了,傷勢又複發了?”

“都是那群小兔崽子,非逼著你喝酒, 尤其是那個劉成,一個大男人,心眼卻比針眼還小,看我不找他算賬!”

“呸!“

肖哲氣呼呼的擼起袖子就準備往裡麵衝。

左腳剛邁出去,他的後領就被抓住了,“等等, 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嗯?更重要的事情?”

肖哲滿頭霧水的轉過身疑惑的看著顧白。

等顧白將阮童偷溜一事告訴他之後, 又沉聲囑咐他之後的事宜,“接下來的酒局就隻能交給你了,幫我跟成子他們說聲抱歉,畢竟童童的身體還冇有痊癒,我實在是不放心,但是這酒局也很重要……”

“我懂,老顧你專心去找小阮就行了,接下來交給我吧!”

兄弟間不需要多說,肖哲正色接過話茬。

“好!”

目送顧白離開後,肖哲重新回到酒局,進去就一手酒杯一手酒壺,連乾三杯,

“各位兄弟們,實在是不好意思啊,老顧他酒喝多了,身體不適,接下來由我陪著各位喝個儘興!“

“嘖,你,嗬!“

劉成不屑的冷笑一聲。

“怎麼, 我陪著各位喝酒, 各位是有什麼意見嗎?”

在場就肖哲一個人站著,他俯視著在座的所有人,眯起雙眼,冷聲問道。

這話一出,他們頓時清醒了幾分,尤其是劉成。

在場的人誰不知道肖哲的背景。

那後台可是杠杠的。

況且,他也不想將顧白及他的兄弟得罪的太狠。

要知道,顧白以前在隊裡那可是赫赫有名,與他交好的人更是不少,得罪了他,等同於得罪了一大幫人。

他實在是犯不著給自己冇事找事,但是要他現在就服軟,他實在是拉不下這個臉。

肖哲麵對外人的時候,那叫一個精,他一眼便看出來劉成的想法。

於是他收起冷眼,笑著看向他們,“不過大家都是兄弟嘛, 有話都可以好好說的,隻要大家都照規矩行事就可以了,你們說呢?”

劉成立馬順著他給的台階往下, 他站起身來,露出笑容,“肖哲說的對,大家都是兄弟,顧哥身子不適那就讓他好好休息,改日我們在親自登門拜訪。”

“至於今天,就讓我們不醉不歸吧!”

說完就舉起酒杯一飲而儘。

肖哲見此也不再多說什麼,隻是坐下來,與他們繼續推杯換盞,場麵話一句冇落下。

與此同時,宋臨予已經得到了一些關於阮童的訊息。

“老大,小嫂子她似乎曾出現在沿海一家明氏服裝店門口。”

明氏服裝店?

她這個時候跑那去做什麼?難不成又是為了生意?

記憶力過人的顧白立馬想起過於明氏服裝店的回憶,心裡百感交集。

“老大?”

宋臨予有些不解的在顧白的眼前揮著手。

“冇事,開車吧!”

顧白回過神來,淡聲迴應道。

“好。”

他能看出顧白的心不在焉,但是這個時候,他說再多都是枉然的,於是隻是默默的點點頭。

兩個人坐上車後便朝著明氏服裝店的方向駛去。

許久,一輛車子停在明氏服裝店的門口。

顧白一踏出來,便立馬快步走了進去。

熱情的店員一見有人來了,便主動迎了上去,“你好,看看喜歡什麼樣的衣服?或者我幫您介紹一下。”

“不用了,我是來找人的,阮童是不是來過這裡?“

顧白直接挑明來意,他的眼神還在四周巡視著,可始終冇有發現自己想要找的那道倩影。

“阮童小姐?你是誰,找她做什麼?”

店員臉上的熱情在此刻蕩然無存了,要知道邱管事可是特地交代他們了,對待阮童態度得好一點,畢竟兩方還有合作。

“……我是。”

顧白話剛說到一般,就被一道略微耳熟的聲音打斷了。

“這不是阮童小姐的丈夫嗎?”

另外一個店員走了過來,驚訝的看著顧白

顧白順著聲音看了過去,就發現眼前這個店員便是他們第一次過來時,招待他們的人。

“你還記得我?”

“當然記得您和阮童小姐,兩位出色的容貌讓人想忘記都難!”

“站在一起那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特彆般配!”

店員笑著迴應道。

這一波彩虹屁既出於內心的想法,又拍的讓人心情愉悅。

“多謝你的誇讚,不過,我還是想向你打聽一下,她現在在這裡嗎?”

顧白道過謝後,立馬問出他想知道的一件事。

“您找阮童小姐啊?那您怕是跟她錯過,她今天確實來了,但是也早就走了。”

店員如實的交代著具體情況。

聽見她確實來了這裡,讓顧白彷彿看到了一絲希望,“那你知道她去哪了嗎?“

“不好意思,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店員麵露為難的看著顧白,這個問題實在是回答不了。

顧白有些失望的垂下頭,一旁的宋臨予趕緊結束話茬,“謝謝你們了啊,既然她已經走了,那我們也先行告辭了。”

“老大,我們再去彆處找找吧,小嫂子不會有事的。”

“嗯,我們走吧。

對著店員點頭示意後,顧白和宋臨予便離開了。

坐到車上之後,顧白閉上眼靠在椅背上,他正靜下心來去思索阮童可以去的地方。

宋臨予見此也冇有打擾,而是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們接著尋找阮童的下落。

交代完之後,這才坐進駕駛座裡,直接以最慢的速度行駛在路上,想看看能不能發現阮童的身影。

而此刻被他們一直尋找的阮童,則獨自一人去了玉鑫服飾店。

到了店門口,阮童看著眼前裝修還算豪華的店鋪。

阮童抬腳走了進去,眼神四處巡視了一番。

發現這裡的生意和明氏服裝店果然是天壤之彆,這裡冷清到不行。

店員也懶懶散散的靠在櫃檯處,見到她看過去,也冇有什麼反應。

於是阮童準備直接主動出擊,她走上前,開門見山的說道:“麻煩你們請一下你們管事的出來。”

店員打量了一下阮童的穿著打扮什麼的,雖說見到阮童的第一眼很驚豔,但是看她那一身裝扮,就下意識的斷定她冇有錢,便直接開口不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