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覺得新的兵力有可能達到四十萬的兵力,畢竟西邊的十萬兵力僅僅隻是推測吧,他覺得有可能是不止十萬萬,若是真的達到十三四萬的話。

那麼僅僅是十萬的兵力,多出秋月有十七八萬,這樣一來實力是極其的懸殊的,真的要拿下。黃知府還是覺得十分的懸了。

而且問題也是十分的大,因此紫天還是有些焦躁,但他覺得自己這支軍隊首要任務就是隨機應變,該打得上他必須得打,其實他得找一些。

不能夠在平台當中與對方進行互毆,肯定是打不過的。

正麵碰撞肯定是不行的,他得偷襲,四處的找這支軍隊的弱點,甚至於在現在在進程之中,那新的勢力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可以去偷襲那十萬的兵力,甚至於先給他們一個刺激再來,或是能夠吸引出力,給秋月那邊爭取太多的時間。

那也是不錯的,畢竟信中已經寫到了,秋月那邊關於難民至少還需要半年時間,半年時間有多長,他不清楚。

半年時間很長,他也不知道能否熬得過去。

再者說了,去那邊還要進行登基,登基的話就相當於是要將自己的身份給暴露出去。

暴露出去的話,自然就會引起新勢力的懷疑,隻要那個新勢力懷疑了,那麼後麵的事情就不是很好的做了,因此這樣看來,一切的事情都比較麻煩了。

所以他覺得自己這邊或許是要提前的動手。至於劉宇統領,那邊還是慢悠悠的在那邊狗著,等到關鍵的時刻出來迎麵一擊,他覺得這樣纔是不錯的。

因為那邊雖然很慌張,但始終聽從了紫天的指揮,他覺得紫天統領還是會給他來信的,就憑藉著他自己而言,他覺得自己的話也是想出什麼太好的法子。

現在現在來看的話,除了它是隱藏在暗處的比較安全之外,紫天那邊隨時是有可能落入到位之中的,因此他也算是十分的警惕。

他必須時刻聽從紫天那邊的安排,就是紫天那邊想讓他出資,那他隨時就得出擊,畢竟若是紫天那邊陷入了包圍之中,他這邊在出擊的話,其實也算是不錯的一個法子。

再者說了,他這邊雖然有些困難,但也冇有什麼比較大的問題,畢竟一股新的勢力始終冇有注意到自己的,不過他相信冇有一會兒子天地會給他回信,他靜靜地等待著紫天那邊的回信便可以了。

至於什麼其他的問題,他覺得剩下的秋月等人都會安排好的,畢竟秋月已經累了,畢竟秋月在京城之中,甚至黃知府也在京城之中幫忙。

他覺得這幾個極其聰慧的人,必然是能夠好好地將這些事情都解決了,所以。這些東西就不用讓他操心了,他也都不用操心這些了。

他的想法極其的簡單,既然自己不夠聰慧,那麼就將這些事情都交給彆人了,畢竟其他人的話都比自己聰慧。

有些時候他就是要裝傻,反正而且是要那順便鍛鍊一下自己的病例,讓自己的兵力強壯一些,到時候就能在打仗的時候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

這種想法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有的。

他現在隻希望能快點見到那些軍士們,讓他們熟悉這裡的環境,也讓他們能夠儘快適應這裡的環境,這樣自己就能夠儘早地將兵力發展起來了。

畢竟兵力越多,戰鬥力也就越強,他也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這些人訓練出來,到時候就是戰爭的主力。

想到這裡,他也是非常的激動,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因為什麼?總之,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這種表情是如此的燦爛,是如此的耀眼,讓人看到了這一幕都有些驚豔的感覺。

好了,不想那麼多,先去休息一晚吧,養足精神,明天一早我們再去探路!"

聽到他的話,他的副將領也是點頭,他的心中也充滿了期待。

這一次的行程並不算漫長,但卻也非常危險,畢竟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

這裡並不像是其他的地方,其他的地方的地形是比較複雜的,他們的地形是非常的簡單,隻是稍微地變動一下就可以改變地形。而這裡的地勢非常複雜,而且也是非常難走。

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就屬於這種情況,他們現在所站立的地方就是比較平坦的地方,而在平原上,除了他們所站立的這片區域,周圍全部是高聳的山峰,山上有許多的樹木,還有一些巨石堆積在山頂上,遮擋住了陽光,使得這裡的溫度非常低。

如果不是他們穿著厚衣裳,那怕是在山下的時候也會凍死的。

他們的速度是非常緩慢的,所以需要花費的時間也是相當多的,而在這裡,他們所消耗的糧食是非常多的。

不過這些都是小問題,他們並不擔心。

他們的糧食儲備也是非常的豐富的,足夠他們用一段時間了。

"我們先休息一晚吧!等明天一早,我們再繼續前行!"

"是!"

劉宇對著手下說,他相信,戰爭總會是他們勝利的!

幾日後,秋月登基,所有的事情全都放在明麵上。

兩位太監總算是將所有的事情都給看懂,瞬時間明瞭所有的事情。

開始派兵包圍秋月。

另一邊,極北之地也是已經被兩位太監的兵力給包圍住。

雙方不得已進行了一場大戰。

逐漸,紫天與劉宇統領直接失去了聯絡。

秋月那邊聯絡不到兩人,反倒是將心思全都放在自家上麵。

心中,她已經覺得兩位將軍已經死了,就連韻兒都十分的自覺,她冇有提任何的東西,除了有些時候偷偷的在屋中哭泣。

又過了一年,秋月勢力已經徹底被打散,對方還有將近七萬的兵力,雖然秋月得到了民心,但她也隻剩三萬的兵力。

她被包圍住了。

黃知府死了,周啟死了,陳書瑞死了,雪草失蹤了。

韻兒在此刻總算是發現了那封道士給的信件,她去尋了道士。

道士讓她一步一步朝著北方磕頭,這是破局的最大方法。

葉統領與紫河兩人帶兵大戰,雪山與紫天兩人則是始終迎戰著兩位太監。

兩位太監的身份終於算是徹底展現。

包圍之中。

葉統領帶著大量的軍隊開始向前襲擊,逐漸消亡,三萬兵力剩下兩萬,對方卻還有將近六萬的兵力。

另一邊,韻兒已經徹底倒下了。

額頭磕裂了,她死了。

但路上遠遠不斷的有人接著韻兒的班,他們都在默默地磕頭。

最終,紫天出現了,他帶著自己僅有的三萬兵力出現了,

他們全都活下來了,隻可惜劉宇戰死了。

他根據眾人的訊息總算是知曉了秋月的位置。

在他的帶領下,最終的決戰爆發。

李太監與王太監兩人對上王老、紫天還有雪山。

雪山重傷,紫天與王老兩人戰死,李太監與王太監兩人死亡。

秋月以一萬的兵力慘勝。

秋月真正登基,培養的兩個娃娃一個當了元帥,一個當下一個皇帝。

期間,唯一活著的盧薈思念丈夫至深,抑鬱而死。

秋月為韻兒舉辦了婚禮,用著兩人的骨灰

秋月猜到這一切,等到朝代興起,她放下了手中的一切,撒手,滿臉淚痕的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