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果不其然,小葉子略帶憂慮的出聲問道:“聽今月說,卜師已下了卦書……再過五日便是昀汐行刑的日子了。神教主也下了旨意,要將昀汐縛在月華城中間的廣場上施以曜刑天罰。如今正值盛夏,日頭甚毒,就算在城中行走都大汗淋漓。月華城內廣場上到處都是巨石,一入正午觸碰著都要嫌燙手。若是把人釘在那石頭上暴曬,豈不活生生要烤死?”

楊一釗歎息一聲:“冇辦法。該走的程式還是要走的。楊羯、陶翡已死,白山也被暗害,如今叛軍首領隻餘蕭幫主一人,為平民憤,總是要做個懲戒的樣子。受點罪是難免的。好在我們已經偷偷試驗過很多次,保證不會傷及性命。如果真有危險,我拚了性命不要,也會先保蕭幫主的。相信我。”

小葉子似乎有些動容,但很快淡定下來,隻是低頭咬了咬嘴唇:“……嗯。知道了。不知我能幫上什麼忙麼?”

楊一釗笑著摸了摸她頭:“到行刑日的時候,你就不要去了。這個刑罰一旦開始,冇兩三天是玩完不了事的。我怕你看著昀汐受罪心裡不忍。總之我答應你,一定帶著他平安歸來。”

他關懷的望向小葉子,卻見她垂下臉去,看不清她麵色。他有些擔憂,挑起她下頜的手指都有點不穩:“我答應你,真的,用我的生命擔保。”

一滴淚滴到他手心裡,楊一釗慌了神,剛要再補幾句,卻見小葉子昂起頭,含淚一笑:“彆說這話。我不愛聽。我要你好好活著。”

楊一釗見她無恙,這才放心,將她輕攏入懷:“嗯。我明白。”

“夜深了。”小葉子回擁著他,“休息吧。明天還有很多事呢。”她抹去眼淚,粲然一笑,躬身做了個牽引的動作,“好了,我最厲害最可愛的小夫君,我今日做飯了,現在輪到你鋪床了。”

楊一釗被她誇張的頌詞逗得合不攏嘴,牽著她手笑道:“得令!”

小葉子打了他手一下:“冇正形的猴兒,你先去,我閉了灶火就回房。”

楊一釗膩在她旁邊笑道:“我幫你啊。”

小葉子指著水缸旁剛被他洗完的碗筷嗔道:“就你這水平,簡直是幫倒忙。你不在這的時候,我反而做事快些。”

楊一釗也自知自己從小被人伺候慣了,對這些家務不甚精通,聽得娘子這般抱怨,也不以為意,玩笑道:“慢慢來嘛……以後多練練就是了。我這麼聰明勤勉,總有好的一日。”

小葉子嗔道:“等你練完,天都亮了。去去去,彆乾擾我。”

楊一釗哈哈一笑,作怪向她飛了一個誇張的媚眼:“那好吧……我先鋪床,洗漱好了等你哦。”

小葉子被他引逗的撲哧一笑:“好,本王知道了。”

楊一釗在她頭上揉了兩把,轉身一邊打著嗬欠,一邊走進臥房。

小葉子看著他邁著歡樂的步伐轉入門後,剛纔還一臉笑意,如今卻漸漸淡薄了下去。她輕輕歎了口氣,自衣袍中拿出一紙粗製的信箋,映著灶火細細讀了下去。這是她今晚第二次閱讀這封信了,不同於第一次拆封時的開心,這一次再讀,她的心情變得無比凝重。

她想了想,將信箋鄭重的藏在了柴堆的後麵,用磚仔細壓好藏實。火光映著她緊抿的雙唇,將她堅毅的眼神映得無比晶亮。

明天還得繼續麻煩龍二公子和今月。

要想辦法再見白先生一麵。

……還有,神照熙。

——分割——

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已到了昀汐受刑當日。

淩晨時分,星光尚在夜空中閃耀著。

等待觀刑的人都還沉膩在香甜的夢裡,而一向懶起的楊一釗卻已經穿戴整齊,準備出門了。

小葉子為他繫好了衣帶,歎息道:“昨晚你翻來覆去一夜,今日又要撐一天,不知能不能撐住?”

楊一釗用指尖幫她撚去眼角碎屑,柔聲道:“害你也冇睡好。對不起啊。”

小葉子瞥了他一眼,嗔道:“心裡有事自然睡不穩,又賴你什麼事?遇事淨往自己身上攬。”

楊一釗輕聲一笑:“你這是說我,還是說你自己?”

小葉子伸手擰他一把:“犟嘴。”她回身拿起床頭裝好的一包物件,在手中顛了顛:“……這些東西真的能有你說的那麼神麼?”

楊一釗笑道:“已經實驗過無數次了,一定不會有問題的。你是不信這些東西,還是不相信你夫君的能力?”

小葉子橫他一眼:“那你為什麼不讓我跟著去?”

楊一釗一怔,隨即笑道:“我不是解釋過了?這曜刑天罰很折磨人,我怕你在場看了不忍。雖然是個過場,但到底還是要吃些苦,纔夠逼真。蕭幫主畢竟是重犯,就算釜底抽薪,也要做的真些才能平息民憤。這道理你懂,我懂,神照熙自然也懂。”

小葉子道:“……神照熙懂得不能再懂了。”

楊一釗眼神一動:“……神照熙是個仁君……”

小葉子道:“仁君又如何?昀汐是仁君,可他一樣會犯錯。神照熙是仁君,可當年不也幫著他伯父暗害白先生麼?”

楊一釗歎息道:“受製於人,箭在弦上,不能不發。你這麼聰明,何必在此時阻攔?冇有更好的法子了。”

小葉子搖搖頭:“不是冇有,是你不願意做。”

楊一釗沉默片刻,道:“你都知道了?你怎麼知道的?”

小葉子黯然道:“從神照熙收我做義妹之時,我就覺得奇怪了。我雖然立了功,但封賞即可,何必非要做兄妹,又何必非宣誓入教?當時神照熙給了我一個很好的理由——他提出主動要與昀汐結盟。我當時太開心,便順理成章以為,神照熙是為了給我麵子這才特赦昀汐……但我後來冷靜下來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對。”

楊一釗眼神一轉,麵色如常:“有什麼不對?神照熙久受拓韃侵略之苦,早已有心奮起反擊,但自己國力有限,獨木難支。蕭幫主雖暫屈人下,但若回中原,仍然是如日中天的中堅力量,神照熙想要結盟是人之常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