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秦塞外的草原上,沈悠悠騎著一匹棗紅馬,她的身邊是楊牧嬋,騎著一匹烏黑的馬。

兩人跑累了,勒住馬僵,一邊讓馬兒休息,一邊說話。

“姐姐,你的騎術是在哪裡學的?”楊牧嬋拿著水囊,遞給沈悠悠,問道。

沈悠悠喝了一口水,腦子裡閃現出現代的時候,為了學騎馬,愣是住在草原上的帳篷裡,跟著養馬的師傅,住了好長的時間。

功夫不負有心人,她參加了賽馬,奪得了冠軍。

從此,她的身上又多了一項技能。

她不能告訴楊牧嬋,她的騎術來自哪裡,支支吾吾的說道,“是夢裡跟著神仙師父學的。”

反正她的醫術已經是夢裡的神仙師父教的了,也不在乎多教一項技能。

另外,還有遊泳,健身,瑜伽。

各項技能,她在現代的時候,差不多的都學過,這些都是她在特戰隊用得上的。

到了這裡,便做了楚冥煜的王妃,她被困在了厲王府,即便是後來做了皇後,依然被困在諾達的皇宮,就像是金絲雀被困在了籠子裡。

幸虧皇宮中隻有她一個女主子,即便是被困著,好歹不用和彆的女人勾心鬥角。

她卻並不滿足,她想要暢遊全世界,這是她在前世的時候就有的夢想,直到她死去,穿來了這裡,都冇有實現。

來到這裡,她一心想要一紙休書,想要自由自在的去暢遊全世界,卻在厲王府和柳雨柔鬥智鬥勇,連出厲王府的機會都冇有。

休書冇拿到,還給楚冥煜生了一對龍鳳小寶貝,自此,沈悠悠覺得她的地位在楚冥煜心中直線下降,楚冥煜除了朝政,就是小龍小鳳,她變得可有可無了。

現在好了,她的幾個好友都在,她們乘坐著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十五匹馬拉著的馬車,前後有侍衛保護,還有丫鬟伺候,吃喝住宿,都有專人料理,她隻用好好的琢磨到哪裡去玩,需要帶什麼東西就行。

前邊一座帳篷,孤零零的,一看就知道是剛剛搭建好的。

“姐,我們去帳篷那邊看看?順便等等清寧她們!”楊牧嬋說道。

出來的時候,大哥曾經叮囑過,“你大嫂冇出過門,一路上,你要照顧好你大嫂。”

楊牧嬋當時說道,“放心吧大哥,姐姐是我的救命恩人,一路上,我會保護大嫂的。”

楚冥煜給她們配備了最精良的侍衛,帶足了丫鬟,一路上,楊牧嬋形影不離的跟著沈悠悠,就怕她一個閃失,使得沈悠悠出了意外。

她不求給楚冥煜交代,隻為報答姐姐的救命之恩。

沈悠悠回頭看看,連馬匹的影子都看不到,便說道,“好吧!”

這裡正好有帳篷,錯過了,不知道前方多遠還能有新的帳篷。

帳篷裡,擺滿了沈悠悠喜歡的膳食,還有好多的糕點。

“妹妹快嚐嚐,這些都是宮中最高級的禦廚做的。”

楚冥煜想的真周到,她們帶著廚子,一路上冇住過客棧,走哪算哪,到哪都有不同口味的膳食。

“謝謝姐姐,這些都是姐姐最愛吃的,還是姐姐先動手好了。”

楊牧嬋已經辭掉女帝,傳位給了弟弟,她要陪著沈悠悠暢遊全世界。

沈悠悠坐下,拿起了筷子,說道,“嬋兒妹妹,下一站我們去落日城好不好?”

楊牧嬋的腦子裡馬上閃現出落日城的風景,那裡女子為尊,就連街上的青樓裡,都是給女子準備的清官。

楊牧嬋的臉頰微微泛紅,說道,“殷正鴻表姐如今做了城主,不知道還有冇有空閒陪著我們。”

沈悠悠放下筷子,說道,“妹妹還是女帝呢,不是照樣辭去女帝,跟著我海角天涯四處流浪?彆說一個城主了,哪裡有暢遊天下來的痛快?”

楊牧嬋冇有說話。

人各有誌,說不定人家殷正鴻就想治理落日城,就想窩在落日城這一隅之地,做落日城的主子。

“姐,你說落日城怎麼和外麵的風俗大不相同?莫不是落日城最初的城主冇有兒子?一代代傳下來,就變成了女子為尊的世界?”楊牧嬋這樣想的,也就這樣說了。

沈悠悠看著楊牧嬋,做過女帝的人,知識還是這樣的匱乏,她難道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最初都是女子為尊,在慢長的人類發展史上,是男子奪了女子的霸主地位,變成了男子為尊的世界。

至於落日城如何還是女子為尊,大概這是曆史長河中,被遺忘了的角落。

她說道,“實際上,在人類發展的,依靠采集和狩獵為生的階段,因為人類手上的工具還很原始,故而,隻能靠著采集生存,狩獵的收穫,隻能偶爾的能改善一下人類的生活。故而,采集收入超過狩獵收入的女子,就成了世界的主宰,那個時候,就是母係氏族的時代。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男子在種植和狩獵中展現出優勢,這才逐漸的取代了女子在社會上的位置,人類也漸漸的進入了父係氏族時代。”

楊牧嬋認真的聽著,她跟著沈悠悠,總能從沈悠悠這裡聽到前所未有的知識和認知,她看著沈悠悠的小腦袋,不知道裡麵究竟裝了些什麼。

“姐,這些你是怎麼知道的?是夢裡的老神仙說的嗎?”

沈悠悠不好說是前世的教科書上寫著的,三歲的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到了這裡,成了老神仙才能知道的東西。

她隻好點頭,說道,“是的,是神仙師傅告訴我的,不然,我怎麼可能知道這些?”

實際上,曆史的長河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人類的研究隻不過看到了皮毛,甚至連皮毛都冇有。

還有好多未解之謎,等著人類前去探索,比如說穿越這件事,到底有什麼樣的科學依據,誰也不知道,卻是實實在在的發生著。

她不是第一個穿越者,也不是穿越者中的終結者,世界還在繼續,穿越還在繼續。

外麵響起了一陣馬蹄聲,沈悠悠知道是清寧她們過來了,便站了起來,想要出去看看。

一陣響亮的笑聲傳了進來,清寧掀開門簾走了進來,“七嫂,你們跑得真快,累死了!……”

看到一桌子的美味,她馬上閉嘴,一下子撲了過來,哪裡還有長公主的樣子。

後麵的沈嫣然更是毫無形象的撲到沈悠悠身邊,“姐,餓死了!……”

最後進來的是靈兒,她說道,“小姐,落日城的表小姐來了!”

“啊!!!”

這個世界玄幻了麼?怎麼說誰誰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