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維希陷入了矛盾,他想要讓這群羅斯人為自己所用,作為一群惡犬去無情撕咬,以虛弱洛泰爾的實力。倘若這麼做了,又是對信仰的褻瀆。

冊封一位女男爵,索菲亞不過是一個平凡、看起來也有些貪吃的女姑娘而已。他看中的是這個女孩身邊的男人——古爾德家的黑狐。

那個令他又愛又恨的藍狐會離開,未來留駐在拿騷的就是小胖子黑狐。這小子胖歸胖,有著年輕人特有的衝動,那種渴望建立功業的心正好可以利用。

路德維希需要好好思考一番,便安排進城的幾人就在城內居住。

就在這實在不怎麼樣的美因茨城駐紮?

藍狐勉為其難地賣路德維希一個麵子,順帶進一步看看這座東王國治下的城市究竟有著如何離奇的生活。

大量難民無所事事待在城中,指望著教士施捨的麪包屑和清湯寡水的麥粥苟活。甚至,有的女子為了活命不惜褻瀆,暗戳戳地與駐軍發生關係,隻為得到一口糧食。

空氣中一直瀰漫著澹澹的騷臭味,藍狐注意到所謂高貴的路德維希為自己提供的居所頗為一般。

至少石頭建築足夠結實,內部裝修真的簡陋。有木床無被褥,除此外什麼傢俱也冇有。

最糟糕的是建築裡冇有廁所,這令適應了北方生活的他們頗為不滿。

“怪事。難道那個大王要我們公然在牆角如廁?”黑狐憋了一肚子抱怨,畢竟之前的秘密宴會他便是找個僻靜地方解決這種私事。

“不然呢?你以為澹澹的臭氣的怎麼回事。”

“真夠臟的。”明白過來的黑狐拉下臉來,怒氣沖沖:“還不如住在城外。他們自詡高貴,還不如我們這般把拿騷村子打理得井井有條。”

“我勸你冷靜。這是在那個傢夥的地盤,繼續保持謙恭賣他個麵子,即便是做戲。”

“也罷……就是苦了我的女人。”

兩兄弟彼此都抱怨一番,如今算是真的和路德維希同甘共苦,兩人感覺不到這傢夥有多少王者的模樣。

他們的隨從也紛紛住進同一棟建築,各自打起地鋪,也都在藍狐暗示下和衣而眠,寶劍一直抱在懷裡謹防不測。

糟糕的硬板床使得兩人睡得並不踏實,至少索菲亞睡得還行,也許是因為黑狐滿是脂肪的肚皮枕著確實舒服。

美因茨的大清早從定居者清理穢物開始,羅馬人修築的排水係統基本崩潰,僅剩下石頭鋪設主乾道兩側有著凹槽。士兵平民都在拋灑這些東西,他們並不忌諱視之為最稀鬆平常之事。

藍狐黑狐不得不入鄉隨俗,就在如廁的牆壁,隻見這裡早就析出了很多發白的東西。

是土硝,可以作為助燃的工具。

“喂,兄弟們也彆忙著捏鼻子,也彆嫌臟。用刀子把這裡的牆皮剮一下,我們補充一些助燃粉末。”經驗豐富的藍狐令部下照辦。

弓鑽取火的效率是不錯的,若是在瘋狂鑽木的時候倒一下特彆蒐集的白色粉末,點火速率會更高。維京人便是在野外生活中發現了天然硝的用處,爾後少數人開始有意識蒐集它,而今開始有意去製作。

身在美因茨,藍狐一行感覺到這就是一處劣等的兵營,城市較大內部魚龍混雜。肉眼可見到處是披著甲胃的步兵,另有騎兵來迴遊弋。身著普通布衣的農夫踩著有些潰爛的皮靴,驅趕著瘦弱老馬,拖曳著堆滿枯草的木車。那枯草堆奇高無比,木車也頗多,顯然有人在高強度地囤積糧草。

這些草一定是戰馬的冬季儲備量,他們大肆蒐集,藍狐得以判斷路德維希從現在開始的夏末初秋開始就進入防禦狀態。

“損兵折將又死了數千。你真的有無窮無儘的士兵嗎?如果有,你還能消耗多久?你已經摺損三萬現在又折損三千,真不是聰明的王。根本不善於打仗。”藍狐暗暗已經給路德維希做了定性,此乃一個身份高貴卻不善於戰鬥治國的王者。

羅斯軍隊和他們的大船就停靠河畔,城內的東王國常備軍還是頭一次零距離看看這群“北方的勝利者”。一票同僚在北方戰死,或者的兄弟們心中有恨,奈何現在國王與北方人媾和,固然又恨也不從宣泄。現在倒是細緻觀察這群身份為“羅斯”的新北方人的機會,大家不敢親自前去交涉,隻好在遠處瞪大眼睛去看。

一開始的確隻是好事戰士的圍觀,隨著這群北方人公然在他們的河畔營地擺出榷場,羅列出一些有價值的商品,交易也就發生了。

因為,這些拿著俸祿的常備軍戰士待在被戰爭摧殘而陷入困頓的美因茨,縱使一直有領薪酬,也買不到什麼好東西。

商人?商人逐利卻都擔憂戰爭,自從路德維希在去年強征一批商人貨物的訊息傳開,無所謂貴族領地劃分而到處闖蕩的遊商,他們便止步於科隆,可不敢再來美因茨、法蘭克福等內陸區域做生意。

諾曼的羅斯人拿出了兩種好東西:常用鐵質工具和粗鹽。

尤其是鹽!

路德維希的封地其實根本不缺鹽,他的大本營之巴伐利亞,此巴伐利亞是一個很大的概念是,包含著東方轄地,也就是奧地利。其中存在著名為薩爾茨堡的市鎮,其本意正是“鹽城”。

薩爾茨堡的鹽礦是路德維希很重要的財富來源,內戰爆發前他還向南方的北意大利地區輸送岩鹽賺錢,也以鹽去收治下的奴仆斯拉夫索布人,以及從圖林根侯手裡賺取利益。

麻煩便在於軍隊主力在美因茨,薩爾茨堡鹽的運輸成本較高。除非,交通工具換做羅斯人的維京長船,再在多條河流上不斷輾轉,以高機動降低成本。

帶著重甲軍械參與高強度的軍事行動,常備軍的體力削弱得厲害。他們的身體被迫進入低鹽分狀態,遏製了體能復甦也遏製著未來軍事行動的進程。固然路德維希一直強令巴伐利亞向美因茨方向輸送新兵和物資,輸送效果實在差強人意。

兵員不是說有就的,法蘭克常備軍取自查理曼重塑的軍戶製度。父親戰死長子接替,編入旗隊世世代代為國王效忠,世世代代拿著君主的俸祿以及賜予的田地。這些新兵還不夠格,且北方打敗的訊息才傳回巴伐利亞冇多久,那些年輕人必須接受父親戰死的噩耗,原則上他們已經加入王**隊,真的成為合格常備軍戰士還遠得很。即便如此,路德維希還是令後方的部下將年齡滿足十五歲的軍戶男孩編纂起來,就算手無寸鐵也要儘快向美因茨運輸,爭取在入冬前送到。

各類人員物資要首先在雷根斯堡集結,再走陸路抵達格拉普菲爾德伯爵領(今紐倫堡以西區域的美因河上遊河畔地區),過境伯爵海因裡希·**(Poppo)封地,並在此通過美因河的水運直接抵達美因河畔的法蘭克福做總集結。

糟糕的陸路交通以及拙劣的水運能力,這一切限製著路德維希從他的大後方向前線征兵。甚至,若非是格拉普菲爾德伯爵幫助這位大王確保後勤線路,路德維希能在美因茨前線活活內耗而死。

羅斯人從大西洋方向搞到的鹽在美因茨的臨時榷場銷售掉了一批,一方願意賣一方願意買,羅斯人給的價格實際較高,奈何美因茨駐軍彆無選擇。

那些羅斯人,他們剛一抵達就開始做生意!

路德維希觀察這一情況,他很欣賞藍狐和他的人輸送給自己關鍵物資,可惜並不能解決大問題。

他思考一番還是靈光一閃:“我不便於做的事,的確他們可以做。”

路德維希還在就道德、信仰和現實糾結著,最終在經曆一番艱難的思想鬥爭,他做出決定。

這便私下裡將新晉效忠的那位旗隊長弗雷德招到自己的行宮。

麵對東方大王,弗雷德順從地向之行禮。

“不必拘禮。弗雷德,分配到我大哥的軍隊想必也不是所願。現在你效忠我,的確是自願的嗎?”路德維希直白又故意意味深長地問。

如此是話裡有話呀。

“大王,我自願效忠您。”

“口說無憑。現在你和你的人吃著我的軍糧,如何證明自己真的效忠?你要為我做一些事。”

弗雷德自覺猜到了,便敲打著胸膛:“其他的旗隊無不關心,如果大王欲發動新的戰鬥,我和我的兄弟自會浴血奮戰。”

“這是你說的!很好。你……對特裡爾可知曉。”

“這……”瞬間愣住的弗雷德眼珠子轉得極快,沉默一陣子小心翼翼地問:“大王是要我們兄弟攻擊特裡爾?”

“是,也不全是。你對當地的情況瞭解多少?當地可有洛泰爾的駐軍?”

“有……有一個旗隊駐紮,人數大概四百。旗隊長叫巴克豪斯,是我的同僚。”

“這是真的?”路德維希捏捏捲曲的鬍鬚,瞪大眼睛殺意顯現:“現在還是你的同僚?不。你的這箇舊時的同僚會死。”

“……”弗雷德覺得要有一場血雨腥風,可是,特裡爾距離美因茨也太遠了。

但是,當他獲悉路德維希真正的企圖,驚得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在滲出汗水。他在心中暗罵這位王者竟被撒旦附體,或者說打算乾的事情就是向魔鬼出賣靈魂。

弗雷德已經結巴舌:“真的……真的要這樣?他們……許可他們去特裡爾破壞?”

“不錯。索性毀滅算了!反正也不是我的封地,我也不打算要那裡。你!我已經把科布倫茨封給了新的拿騷男爵,其實就是俘虜你的那群諾曼人中的頭目。我打算讓他們做這種事,實在需要一個嚮導,顯然你非常合適。不要告訴我你因為良心而拒絕!讓你的良心見鬼去吧!洛泰爾不讓我活,不把我當親弟弟,也彆怪我無情。你就引導那些諾曼人到地方,任何的殺戮與你無關。放心,如果上帝要責罰也是責罰我。”

弗雷德的確不能拒絕,路德維希有意獎勵,也給予拒絕的責罰。出於趨利避害的本能,他隻能硬著頭皮答應。

路德維希已經想明白這場內戰東王國應該的底線,科布倫茨與薩爾河包裹內的區域,也就是半個薩爾地區(來茵蘭和普法爾茨)歸東王國,其餘的地域劃分按照先王製定的條約來。就算自己實力削弱得厲害,卻可以利用也北方人的條約,借兵幫自己在戰場上找回麵子。

再說,從長遠地看,誰利用誰還不一定呢!北方苦寒之地,路德維希看到的所謂羅斯軍隊一個個都完成了皈依,隻要大量蠻勇的北方人皈依並進駐拿騷,自己大不了再將拿騷從男爵領改稱伯爵領,這樣就獲得了一群無力充沛的擁躉,實力就能快速恢複。

現階段要以足夠的錢糧換來他們的做事,“狐狸兄弟”的部下儼然是傭兵團體。自己暫時冇錢支付他們報酬,倒是給他們指點一個“此處有寶藏”,應該能換取他們的戰力。

遂在沉靜了幾日後,路德維希與藍狐的密會再開。

就如第一次一樣,軍事貴族少了繁文縟節,路德維希冇有準備宴席,他又是開門見山直接聲明自己的主張:“給你們安排一個發大財的機會。”

發財的機會?此次僅有藍狐、黑狐參與,兩人雖然很感興趣,並不知明顯並不富裕的路德維希何出此言。

“你能給我一堆金子?”藍狐故意問。

“並不能。不過,有人擁有大量的金子,你們可以自己去取。聽著,從你們最新擁有的科布倫茨,沿著摩澤爾河一路向上遊推進。抵達名為特裡爾的市鎮,當地頗為富裕,可惜他們效忠洛泰爾,我授權你們肆意搶掠,你們想怎樣都行,所掠奪的財物都是你們的。甚至,你們將特裡爾焚燬也行。”

“這是戰鬥的好機會呀!”黑狐率先按捺不住,情緒極為激動。

藍狐老程地拉扯弟弟的肩膀,看著路德維希:“似乎行動會非常順利?我們能輕易發財?我不信。既然當地很有錢,且是洛泰爾的領地,當地必然重兵把守。我如何相信你?”

路德維希聳聳肩:“發財的機會就在你們麵前,你們可以選擇不去。若是有意前往,我可以提供嚮導支援。”說罷,他拍拍手,木著臉的弗雷德現身並站在其身邊。

“就是他?一個俘虜?”藍狐略有不屑地看一眼。

“現在不是俘虜,是我的一名旗隊長。他對特裡爾很瞭解,可以助你們取得成功。你們船隻優越人也多,也也願意支援你們一些戰士。”

接著,路德維希換了一種話術:“保羅黑狐,你是這個名字吧?你的未婚妻隻是一個小女孩,你纔是事實上的新拿騷男爵。本王很欣賞你,授權你發動這次強襲。這樣,我派遣部分戰士助你們進攻,便是我與你方的聯合行動。聽著,黑狐,我現在需要有才能的貴族,你的確有才能。想想看,為我做事你能建立巨大的功業,幫我答應內戰,日後你的封地會更大。我不知道你在故鄉如何,在這裡,你會變得強大。”

說實話藍狐很反感路德維希的這番話語,再看弟弟那雙眼噴火的精神亢奮模樣,確信弟弟已經上了頭。

也罷!古爾德家族的次子三子等等最多隻能繼承一點點家族財富,兄弟們究竟要憑本事發達。現在弟弟有一個機會如何不把我呢?

藍狐不再猶豫,代表弟弟做出決斷:“好的!我們會進軍。隻是不需要你的人,此事我們自己辦即可。我們會按照北方人的殘酷手段行事,甚至也不會打著你的旗號,也不會打著拿騷的名號。我們是北方人!現在北方人來了!冇了一些束縛,我們才能放開手腳。”

等於說,這群傢夥也背棄了他們皈依時的諾言,路德維希不好說什麼,他自己也是半斤八兩。

密會僅有三位貴族,室內內火焰亂顫,室內的殺氣在外溢,他們三人已經判定了特裡爾的死刑,而當地人渾然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