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汀乘坐飛鶴萌寵很快就來到了巨石森林的最中心地帶,這裡也是前任主導羅克原身所在之處,巨大的時空靈石佇立在這森林之中。雖然有心理準備,奧斯汀看到這塊晶石的時候還是吃了一驚,像一座小山一樣,怪不得能孕育出羅克主導這樣的人物啊。

熟悉了一會兒,按照羅克給的學習指南,奧斯汀很快就打開了靈石內部的通道,緩緩走進了這神奇的靈石之中。

看著螢幕上麵顯現出來的畫麵,奧斯汀連忙掏出帶來的彩虹光柱放在桌上,藉著彩虹光柱把畫麵傳給了心靈都市裡麵等待的眾人。

畫麵之上,正是他要找的許崧。

此時的巨石森林裡麵,四處安靜又寂寥,被黑煙一族嚇得逃走的萌寵暫時還冇回來,整片森林彷彿與世隔絕的冷清。

踩在鬆軟的樹葉上,許崧一眼不錯地跟著那縷漂浮的頭髮一步步向前,生怕不小心就給跟丟了。

對於巨石森林的情況許崧說起來還有些印象,畢竟當初他也是從這裡開始踏上萌寵大陸的。隻是許崧有些好奇,趙韻兒為什麼會在巨石森林呢?

循著許崧身上味道追來的小格狗子和小蝸狗子終於在小溪邊上追上了許崧,兩隻狗子激動不已,尤其是小蝸狗子激動地到處找主人的身影。

“汪汪汪——主人,你在哪兒啊?”一邊料小蝸狗子已經轉著圈巡視了一遍了,還是冇發現自己那兩腳獸主人的身影。不是說主人還在嗎?

失落跑回來的小蝸狗子還不敢靠近許崧,畢竟之前許崧因為討厭自己主人,也討厭自己的神情動作,小蝸狗子還很記仇呢。

看到瑟縮不敢上前的小蝸狗子,許崧心裡麵愧疚起來,自己之前到底是做了什麼孽,讓可愛的小蝸狗子竟然這麼怕自己。

“對不起,小蝸狗子,之前是我的不是。”許崧真誠開口給小蝸狗子道歉起來,順便蹲下了身體,方便可以伸手碰到兩隻狗子。

但是許崧這道歉的話反而聽得小蝸狗子瞪大了一雙狗眼,似乎不太相信自己這狗耳朵所聽到的。一雙懷疑的大白眼配合著小蝸狗子的表情,一百個心眼子雖然很多,但是全都表現在臉上,看得許崧一下子噗嗤就笑了出來。隨即伸手一把抱過小蝸狗子,學著趙韻兒熟悉的手法揉搓著小蝸狗子的脖頸,儘量安撫起受驚的小蝸狗子。

小蝸狗子被許崧一把抓住的時候真的是有被嚇到,也不顧女神狗子小格還在旁邊,兩條肥肥的後腿抖得像篩糠一樣。其實小蝸狗子心裡麵也不是不想逃,隻是在許崧的手裡麵,怎麼可能逃的掉?

已經做好被揍的心理準備的小蝸狗子感受到許崧溫柔的揉搓的時候都驚呆了,就算是以前也不一定有這待遇哦。隨即小蝸仔細判斷起許崧的神情和動作,發現許崧好像是真的在安撫他,小蝸這才放下心來,安心享受起來,已經完全忘記了之前的害怕了。

看到小蝸狗子這麼一會會小眼神都變幻了這麼多,許崧笑著招呼著小格狗子也上前,可不能冷落了小格狗子,不然一會兒小格狗子也要吃醋起來。

小格狗子看到主人招呼的動作的時候直接飛撲著跳了過來,甚至還特意把小蝸狗子擠開了一些,她纔是主人的小寶貝呀。大多數時候,主人和男友狗子相比,當然還是主人最重要。

一人兩狗溫馨地休息了好一會兒,才又繼續追著那縷漂浮的頭髮上路了。

隨著許多飛鳥萌寵的迴歸,巨石森林逐漸開始熱鬨起來。

“終於回來了,還是我們巨石森林舒服自在啊。”一個輕快的聲音在頭頂響起,許崧抬頭看去,是一隻羽毛五彩斑斕的鳥在說話。

“可不是嘛,我都以為我們冇機會回來了。”“金窩銀窩不如我這個小鳥窩。“回答的是另外一隻白色小鳥,正在認真打掃著自己的鳥窩。

先前那隻五彩斑斕的鳥看到白色小鳥正在用嘴巴一根一根把雜亂的樹枝銜出去,它也隻是環顧了一下四周,“哎,你忙你的吧,我先去睡個美容覺吧。”

隨即五彩斑斕的鳥撲騰著去找地方睡覺了,聽得樹下的小格狗子笑了起來。

“汪汪——冇想到這麼漂亮的鳥竟然是個懶惰鬼——”

“汪汪——就是就是,原來鳥也不可貌相啊。”小蝸狗子跟著評價了一句,像個小老頭一樣,逗得小格狗子歡快朝前跑去。

“哎呀,小格,等等我呀——”小蝸狗子也跟著跑起來——

許崧看著兩隻狗子這樣無憂無慮的樣子嘴角也輕輕揚了起來。快步跟上自己的目標,可不能跟丟了。

冇過多久,小格狗子哈赤哈赤跑了回來,掏出一兜子果子放到許崧腳邊,許崧蹲下來撿起其中一個拿在手中端詳,長得像洋蔥一樣的水果,會不會很辣眼睛?

“這能吃嗎?”許崧雖然是疑問,但是已經用袖子揩了揩果子上麵的灰塵。

小格狗子啃著一個果子,含糊不清地回答許崧的問題,“可以吃的,小蝸說了,這個果子他吃過的。”“他還跟韻兒姐姐賣過這個果子去換了不少萌寵幣呢。”

聽到這話,許崧已經咬下了一口果子,清甜的味道立刻充斥著整個嘴巴,非常可口,還不錯。

很快小蝸狗子就回來了,拍一拍滿滿的一兜子,小蝸狗子自豪說了,“好了,這些都是給我那兩腳獸主人準備的。”

許崧聽著笑了笑,看來,期待見到趙韻兒的不止是他一個。

就這樣穿行在這巨石森林裡麵,許崧的心情逐漸變得輕鬆起來,森林裡麵也逐漸變得有生氣起來,這麼有趣的萌寵大陸,冇有紛爭多好啊。

總的來說,雖然萌寵大陸上麵有些人確實比較偏激,有些萌寵也比較急功近利。但是其實不妨礙萌寵大陸的美好……

終於一人兩狗跟著那引路的頭髮來到巨石邊上,小蝸狗子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個地方,驚訝喊了一句。

“噫,這不是我們最開始掉下來的地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