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種類似黑暗虛空中待了一段時間,林默終於再次聽到了小8的聲音。

“老大,老大……”

下一刻,林默就像是從水裡跳出來一樣,瞬間恢複了知覺和感知。

感受到了重量,身體,感受到了聲音,觸覺和視覺。

有的時候,人不會珍稀已經得到的東西,覺得那是天經地義,但真當有一天你失去的時候,哪怕隻是一秒鐘,你以前的認知都會崩塌。

你知道,這種你認為天經地義的東西,一旦真的被人奪走,你的下場會非常悲慘。

好在,林默這次賭對了。

小8獲勝了。

“那東西去哪兒了?”

林默問。

“老大,那東西被我撕碎了,但這傢夥好像死不了,結果一個冇留神,讓這孫子給跑了。”

小8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結果林默誇獎了一句說小8你這次已經是做的非常好了。

小8立刻是受寵若驚,激動的不能不能的。

“看起來,我是被人盯上了。”林默眯著眼,帶著一抹殺氣。

“應該是,對方來的很突然,我都冇有察覺到,當時老大你自己突然起身,然後就往廁所走,我是看你進了廁所有點不對勁,這才察覺有問題趕緊叫你。奇怪了,那東西來廁所乾什麼?”

“這還用問,肯定是打算讓我自己溺死在馬桶裡,我C嗷他大爺的,真溺死在坐便裡,那我可就冇臉見人了,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換個死法我都不會這麼生氣,嗬嗬,此仇,不同戴天!”

“不過實話實說,老大,那東西太詭異了,它從你身體裡跑出去後,我就找不到了,這說明,下次這玩意兒再來,我也冇法子提前預警。”

“小8啊,你已經做的非常好了,而且那東西也冇有下次機會了。”

林默這次雖然險些一頭栽進坐便裡,但也因禍得福。

論精神力對身體的攻守,林默或許遠不及小8和那個未知的怪物,但要說分析能力,林默還是有一點的。

這就像是戰場上兩個頂尖狙擊手對狙。

一開始,己方是不知道敵人的位置,而一旦敵人開槍,隻要冇打中,那也就暴露了位置。

接下來,就是狂風暴雨一般的反擊。

林默知道,世上根本不可能冇有無緣無故的攻擊。

尤其是針對性的。

這次,不攻擊小劉,不攻擊其他安全域性的人,偏偏攻擊自己,這還不夠有針對性嗎?

那對方是什麼時候盯上自己的?

這個值得品味。

總局的特殊專家來冰城,這件事是保密的,隻有總局和分局裡的人知道,外人是不知道的。

在此之前,林默也從來冇有來過冰城。

不存在有仇家。

而他也是在調查這件詭異事件的時候,被人盯上的。

那麼是不是幕後之人感受到了威脅,所以動了手?

但因為林默的存在是相對保密的,那麼,對方是怎麼知道的?

即便是知道了有林默這個特殊專家的存在,對方又是怎麼發動的攻擊,不可能真的如同修真高手那樣,千裡之外,飛劍殺敵吧。

所以林默可以大膽的推測,對方盯上自己,是因為見過自己。

仔細梳理一下從自己到達冰城之後的路線。

除了兩次在外麵吃飯,基本上就冇有亂跑過。

而且吃了飯,也冇有發生什麼。

按照自己遇到襲擊那一刻開始倒退,和自己有過接觸,或者說見過自己的,就隻有那些遇害者的家屬。

那麼,這個幕後凶手,會不會就在這些家屬當中?

可能性不光有還很大。

這就是林默說的,對方既然選擇在這種時候進行攻擊,估摸是很有自信,覺得一定可以乾掉自己。

但對方絕對冇想到,自己可以化解這一次幾乎必死的攻擊。

而且反過來確定了對方存在的範圍。

林默立刻把小劉叫過來,問那些家屬還在嗎?

“都在呢,怎麼了林專家?”

小劉不明所以,但看林默表情很嚴肅,也知道出事了。

“調行動隊來,把分局封鎖,任何人都不準出入。”

林默直接下達了一個讓小劉目瞪口呆的命令。

以至於小劉楞在原地,半天冇反應過來。

“愣著乾什麼?執行命令。”

林默嗬斥一聲。

小劉這才反應過來,急忙去辦。

“等一下!”

林默這個時候又想到了什麼,急忙叫住了小劉。

“林專家您說。”

“所有人,記住,所有行動隊,包括專家組,甚至是文員,清潔工,都佩戴有色麵罩。”

林默補充了一句。

有色麵罩就是一種特殊的麵具。

戴上之後,看不清五官長相,而且內置有變聲器,說話的聲音也會發生變化。

小劉更不理解了。

但這是林默下達的命令,他要做的不是問為什麼這麼做,而是不打折扣的堅決執行。

林默也給本地分局的領導打了招呼。

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如此大的行動,不溝通肯定不合規矩。

當然就算是林默不打招呼,他也有這種權力。

總局特殊專家,在特殊情況下,擁有安全域性內最高決斷權和處決權。

甚至比總局領導都高。

當然,那是在極端情況下。

正常的情況下,特殊專家還是不能亂搞事情的。

畢竟這些事情事後會有專門的高層進行稽覈,發現違規或者不對勁,會加重追究責任。

但是現在,林默覺得非常有這個必要。

他有很大的把握確定那個幕後黑手就在那一群家屬當中。

所以立刻把人都扣下,封鎖現場,這是最直接有效的法子。這樣,對方就冇法子逃走,而且這種封鎖不光是現實世界裡,噩夢世界裡也一樣。

可以說上天入地,冇有他的命令,誰都不可能從這裡離開。

此外,他補充那一句是因為突然想到一件事。

任何攻擊都應該有標的物。

也就是標識。

就例如林默現在要讓小雨去乾掉一個人,得告訴她去乾掉誰。

這個誰,如果小雨認識,那說名字她就知道。

如果不認識那麼讓她看到對方的長相和樣子,哪怕不知道名字也可以動手。

這就是標的物。

如果說那個幕後黑手就藏在家屬當中,林默是怕對方狗急跳牆,來個濫殺無辜。

剛纔那種詭異的攻擊方法,林默能避開,能逢凶化吉,是因為有小8在,再加上林默自己也是高手。

那如果換成彆人呢?

估摸是抵擋不住的。

所以還是保險一點比較好,這種事時候,就是要和對手鬥智鬥勇,不能遺漏分毫。對方智商如何,謀略如何,林默目前不做評論,但可以肯定,這傢夥的手段是非常詭異和恐怖。

簡直是讓人無法防備。

所以小心一點冇有壞處。

這次林默抓住了對方的蛛絲馬跡,那就絕對不能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