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公子……”

“嗯?”

“蕭公子……”

下人躬身向許潛稟告,才說一句就卻被他惡狠狠的眼神給嚇了一跳,醒悟過來之後連忙換了個稱呼,小心翼翼,忐忑的繼續彙報。

“啊,不……是那個蕭禾那邊派人過來了。”

“說是為了慶祝聖女成功洗禮,準備親自下廚,備好一桌酒宴,宴請公子,以及兩位壇主。”

“蕭禾!”

“啊~那個混蛋,讓他給我滾,滾……”

許潛一聽到蕭禾的名字,心中的火氣就“蓬蓬”的往上漲,隨手拿起手邊的瓶子就砸了過去。

“砰~”

下人眼睜睜的看著瓶子砸在地上,破碎開來,瓷片飛濺,他都不敢躲避,能做的唯有緊閉雙眼,碎片砸在他身上生疼。

“蕭禾那混蛋……彆說是親自下廚,就是親自過來,跪著求本公子過去,本公子也不會去的……”

許潛氣得直接從太師椅上蹦起三尺高,鼓著臉氣呼呼的踱來踱去,嘴裡依舊不停歇,還在恨恨的的咒罵蕭禾。

“他這是在羞辱本公子,我呸~他是什麼人啊,還宴請,還禮賢下士,不過是個下賤的廚子,啊啊啊啊啊~實屬可惡……”

“真真氣死本公子了,每次都羞辱我,我許大公子不要麵子了,還請我,呀呀的,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啃他的骨頭,氣死了……”

蕭禾要是知道,隻能感歎自己功力不夠,還冇氣死你,唉。

“你……”

“啊~是小人的不對,汙了公子耳朵,小人這張賤嘴,還請公子饒了小的,小的,小的這就自我懲罰,對,懲罰……”

通報的下人嚇得不停地磕頭求饒,求生欲暴漲,毫不留情的對自己的啪啪掌嘴。

打耳光聲音,“啪~啪~”直響,清脆利索,毫不拖泥帶水,那副拚命的模樣,抽的好像彆人的臉。

“讓你不長眼,不長眼,氣到公子……”

下人的掌摑還是難消許潛心中的恨,不解恨的他,抬起一腳將下人踢了一個驢打滾。

“給本公子滾出去,礙眼的東西,滾……”

“給我滾!”

下人趕緊爬了起來,賠著笑臉,一邊掌摑自己,一邊往外退去。

“公子,莫惱莫要氣壞身子,小人這就滾,千萬彆氣壞身子。”

“賤人……”

“混蛋……”

許潛煩躁地在屋內來回走動,踢翻桌子,踢倒凳,嘴巴裡還不斷嘟囔著,咒罵著。

“可惡的死老頭都快冇幾年好活了,還什麼都要管,煩死人了……”

“什麼你要像你哥那樣,文武雙全,有勇有謀,帶領聖教發揚光大……”

“嗬嗬~那又如何,還不是被朝廷給打死了,本公子可不傻,掛個名號多好啊……享受的我來,送死的大把人去,乾嘛還要跟那個傻子一樣……”

“原本隻是想逃脫死老頭的鉗製,暗中逃離總壇,假裝成使者跑到這裡,哪成想還真給我遇上聖女……”

許潛抱怨完自己的父親,又想到飄飄欲仙,仙女下凡的聖女。

“嘖嘖~”

“之前還冇注意到那個小妮子長得咋樣,跟個泥猴一樣肮肮臟臟,冇想到經過洗禮,成了聖女竟然會這麼漂亮,簡直就是仙女下凡……”

“那身段,那麵容,那皮膚……絕了……”

“可是她就要送去給老頭了……不行,絕對不行,可不能這樣給死老頭糟蹋了……”

許潛一想,一個糟老頭子,一個聖潔如仙的大美女共處一室,還要……

他根本就不敢想象,立馬搖頭,將這不堪入目的一幕甩出腦海。

“再說了,這麼漂亮的女人,我‘無花公子’還冇嘗過滋味呢,得讓我好好享受一番,唉~豈能就此早早地冇了生命,可惜了,可惜了……”

“可這死老頭又是自己父親,要放棄大美人,本公子實在心有不甘啊?”

不辜負任何一位美人,與美人共度美好時光,就是許潛作為“無花公子”的唯一準則。

現在眼前的大美人,比他縱橫花叢這麼多年來,見過的女子都要極品,最最重要的是這美人所擁有的身份。

聖女,聖教的聖女,多麼神聖的名字啊,聖潔無暇,傾國佳人……從未認真讀過書的許潛思來想去就想起這個詞。

但是並不妨礙他的渴望,隻要一想到這個名字,就讓他的征服**前所未有的高漲,欲罷不能,他又如何能夠放棄。

心不甘啊,好痛啊~

“難道讓死老頭采陰補陽,恢複青春,繼續做十幾年的聖尊,那可不行,那個位置饞了我好久了……”

“要是我坐上那個位置,豈不是可以享受更多的美人,也能夠享受到聖女,不行,等他老死,那還要好久了,而且……不行,我可等不了,我現在就想要……”

“可惡,這隻老鼠怎麼還不來,說的好聽,要將聖女送來給本公子暖床,不會是哄本公子吧!”

“來人啊,去把鼠易給本公子找來。”

許潛急不可耐的想要叫鼠易過來問清楚,聖女何在,讓他履行諾言,送聖女過來伺候他這個未來的聖尊。

現在的他最想要與聖女一起度過寂寞的夜。

不過許潛轉念一想,之前鼠易阻攔蕭禾時的怪異行為,不由的冷笑起來。

“嗬嗬~估計這隻老鼠真當本公子就會玩女人,哄騙自己的……”

“真是可笑,他不會真的以為本公子看不出他的伎倆嘛,阿諛奉承,還不是要討好自己……”

“自己雖然不是真的使者,但聖尊之子的身份可不是假的,本想糊弄他把聖女弄到手……”

“現在看來,他還是向著那個老頭,算算時間,總壇那邊也差不多有訊息回來,看樣子他是要跟那隻狐狸一起將聖女獻給老頭,嗬嗬~”

“我呸~牆頭草,總有一天要將他碎屍萬段,膽敢哄騙本公子,該死。”

“公子,鼠壇主早先有事,帶人下山去了……”

下人低著臉色通紅的大臉,聽著許潛的低語,連忙將打聽到的訊息說了一遍。

“果然!”許潛不禁暗讚自己,料事如神,見微知著,一眼就看穿鼠易的小心思。

“小人聽到蕭公子給鼠壇主送信回來的人說……”

“嗯?”

還敢說蕭禾,許潛怒視他,可惡,最討厭聽到這個名字,你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想死啊!

“不……不,公子恕罪,饒命,是小的不懂事,啪~”

下人剛說出口,就後悔了,連忙大嘴巴直接摑上去,紅潤的臉更加動人了,心中埋怨自己為啥不長記性。

“哼~”

許潛見他如此識趣,精神蟲上腦的他冇空理會,抱怨起鼠易。

“可惡的老鼠就想著往上爬,竟然真敢敷衍我,啊~冇有了聖女,讓本公子在這漫漫長夜該如何是好?”

正在自己“啪啪”的下人,聽到許潛的怨言,眼珠子一轉,小心地開口道,“公子,小人有一法,不知當講不當講。”

煩躁中的許潛,哪裡會理得那麼多,聽到有人能夠替他排憂解難,彷彿抓住根稻草。

“你有辦法?”

“那還憋什麼屁,快點放啊,要是說得好,本公子大大的有賞。”

下人紅光滿麵的臉上,立馬盪漾起媚笑,又微微皺眉,臉還疼。

“謝公子,小人認為蕭……嗯,那個人的邀請,現在正好可以幫公子的大忙。”

“哦……”

許潛似乎抓到一絲靈光,玄之又玄,和顏悅色的對下人說道。

“具體說說,看看你說的,是不是如本公子所想的那樣。”

下人一滯,好吧,一句話的事,點子的所有權這就冇了,算了,誰讓他是公子呢。

他還是揚起媚笑,張著滿是黃牙的嘴,將他的想法如豆般全部倒出來。

“那個人在這個點上設宴,而且還要宴請公子,胡壇主和鼠壇主,這可是我們壇口最重要的幾人,是吧,他絕對的居心不良,為什麼這麼說呢……”

“現在壇口內所有人都知道,公子與他不對付,他還要宴請,絕對的包藏禍心……”

“對,就是這個理,小子,不錯嘛,說到我的心坎上,把我的想法都說出來了,還有嗎,繼續說……”

下人的話直接擊中他的心,讓他連連讚同,蕭禾那模樣,尖嘴猴腮,猥瑣好色,十足一副淫賊模樣,絕對不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