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雙方展開了一場劇烈的廝殺,或者準確的說是沈戰他們大和軍隊對這支匈奴騎兵的單方麵圍剿!

因為沈戰的震懾,這對匈奴騎兵早就軍心散亂潰不成軍,麵對追上來的大和軍隊此時他們完全不是對手呢!

最後這一支匈奴騎兵愣是一個人也冇能逃出去,而像是這樣的戰事還不是少數。

短短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有沈戰和大白的加入,邊關這裡的戰場形勢便得到了極大的逆轉。

短短十天不到,沈戰的大名和他身邊的白狼的名號便響徹了這邊城一帶!

因為這一人一獸的組合帶領的隊伍總能讓所有被他們遇上的匈奴人都有去無回!

本來匈奴人還以為隻要他們逃入了大漠,大和軍隊便拿他們冇有辦法,但這一個優勢卻在沈戰和大白這一人一獸到達這裡後被打破了。

匈奴人發現大白這頭狼跟認定了他們匈奴人似的,隻要他們出現在大和的境內它就能立馬發現他們。

這不一場場的廝殺下,沈戰從開始的追擊入侵匈奴,到後麵主動埋伏襲擊對方,他用兵如神身手驚人,十多場的與匈奴騎兵的大戰後匈奴人不由嚇得屁滾尿流生生被打怕了,一時間敢踏過大和國界燒殺搶掠的匈奴騎兵銳減!

而這時候鎮守著西北的鎮國公發出了一道任務,召集軍中能人取現在匈奴人可汗拓跋山鬼的性命!

俗話說擒賊先擒王,他們總不能一直和匈奴人打這遊擊戰,所以殺了這今年秋上位,上位後就極為好戰一力主張燒殺他們大和朝子民的匈奴可汗拓跋山鬼纔是三兩撥千金的好法子。

隻要這個拓跋山鬼死了,匈奴人必定要亂一陣子,到時候便冇有那麼多精力再繼續侵擾他們大和邊境了,必要的時候他們還有可能在匈奴人中扶持起一個不說是傀儡起碼不是像這拓跋山鬼那麼瘋狂嗜殺的可汗。

是的,現在當上匈奴人頭頭的拓跋山鬼這一支是匈奴人中最變態的一支,這一支的匈奴人不僅凶殘還吃人肉,在匈奴人中也是可怕的存在,所以這拓跋山鬼必須死!

不過這計策定下來了,派誰深入大漠去刺殺這拓跋山鬼卻成了一個大問題。

先不說大漠草原一望無際,他們大和的人人生地不熟入了這蒼茫草原如何不迷路還得找得到拓跋山鬼的巢穴,就是找到了對方的巢穴他們孤身深入又如何能保證能殺得了這保護重重,還自身身手也了得的拓跋山鬼!

所以說鎮國公的這法子很好,但要實施卻極難辦到。

於是這個任務出來,一時間軍中竟無人敢領。

而正在眾人,甚至是鎮國公都認為這一招行不通的時候剛領兵回來休整的沈戰竟主動請纓要領下這個任務。

鎮國公早就對他手下出現的這一名出色人纔有所瞭解,聽說沈戰接了這個任務不由連夜召見了沈戰。

然後不知道二人在軍帳中說了什麼,半夜沈戰便騎著大黑帶領著大白進入了蒼茫大漠!

隨後的一連七日,沈戰都在大漠中行走,有大白這個可以相隔數裡就能嗅到匈奴人氣息的巨大掛在,他們一路上都走得有驚無險。

真遇到匈奴人沈戰甚至能把大白和大黑都暫時放靈獸袋中,然後他一個人要藏起來可不要太容易。

就這樣他們晝伏夜出,路上還抓了幾個匈奴人問出了拓跋山鬼的營帳所在,而遇到大批的匈奴人他則遠遠就躲好。

終於這天夜裡沈戰成功地找到了拓跋山鬼的營帳所在,不過他卻冇有立馬行動,而是開始遠遠的仔細觀察拓跋山鬼這營帳的情況。

而把大黑和大白放靈獸袋裡,他也有儲物袋裝吃喝的,沈戰埋伏起來完全冇有太多壓力。

於是他足足埋伏了三天三夜,還幾次探入拓跋山鬼的營地把情況瞭解了一個透徹這才決定在第四天的晚上動身去刺殺拓跋山鬼!

這天晚上天上的月亮特彆大特彆亮,纔到子時已經月上中天,朦朧的月色下沈戰躲在一處避風的草坡後,把一大塊肉乾吃下肚子後又喝了好幾口沈見晚給他裝的空間泉水。

嘴裡肉乾和泉水的美味讓沈戰肅殺的眉宇情不自禁的柔和了兩分,再看著這絕好的月色,他有些思念他遠在千裡之外的小姑娘了。

想到他這次出發的前一晚,他交接完運河的安保事宜回來已是醜時,但他的小姑娘卻還在廚房裡為他準備這些前來邊關的吃食,頓時沈戰他的目光更是柔和似水了。

隻是幾乎是眨眼之間這一抹溫柔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又是他肅殺駭人的神色。

快了,隻要他再在這次抗擊匈奴的入侵上立下功績,他和小姑孃的未來便有譜了。

懷著這樣的心情,沈戰接下來不由更謹慎了,然後在夜色的掩護下按照計劃施展起他舉世無雙的輕功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潛入了匈奴首領,大漠這守衛最森嚴的可汗拓跋山鬼的營地。

如果是一般人能摸到拓跋山鬼的營地這裡來就不錯了,但要不驚動這森嚴的守衛悄無聲息的潛入拓跋山鬼的營帳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更彆說成功刺殺對方後又順利逃脫了。

不過沈戰可不是一般人,現在的他功夫已經至凡間臻境,達到了冇有靈氣的人間界最高的境地,所以他這一路避開看哨的成功的冇有讓任何人給發現。

因為已經摸清楚營地的輪崗情況,沈戰他一路潛入都冇有費什麼力氣,兩刻鐘後他便用自己絕頂的輕功終於順利的探入了拓跋山鬼所在的大帳!

有沈見晚給的各種神奇藥粉,接著沈戰不費吹灰之力便毫無聲息的放倒了大帳裡的幾個侍從,然後緊接著拓跋山鬼這個在匈奴人中也是凶殘的存便在睡夢中被潛出來的沈大軍爺在睡夢中一刀給結束了他血腥罪惡的一生,甚至都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

割下拓跋山鬼的人頭後,沈戰更冇有壓力的離開了這片營地,然後快馬加鞭加上輕功,二者輪番的用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大漠回到大和境內!

【非常感謝小可愛們的各種支援和打賞,有個好訊息蠢作者近來身體好了不少,現在起應該可以連續更新不斷更了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