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中。

武仁感覺,自己似乎飄上了雲端。

那種輕飄飄,渾身輕鬆又自在的感覺,時刻包圍著自己。

讓自己感覺著既舒服,又沉迷。

隻想留在這兒,再也不回去了。

「不回去了?」

「咦!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念頭呢?」

茫茫然的武仁,也不知道自己腦海裡的念頭,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他隻知道,在這個念頭出現的時候。

自己的意識,就好像忽然被人抓住了。

一股莫名的強大吸扯力,拉扯著自己,讓自己不由自主的沉淪了下去。

隻是,還不等他發出慘叫。

一種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

「嗯,怎……怎麼回事兒?」

「這是,哪兒?」

「我在乾嘛?」

「這地上……嘔!」

一股強烈的刺激性氣味。

忽然霸道的闖入了武仁的鼻子。

在他無法抗拒,甚至是來不及反應的瞬間,就將他給「毒」翻了。

以至於,武仁那本就空空如也的肚子,一陣翻湧難受之後,卻什麼也吐不出來。

「唾,唾!」

難受的吐了兩口唾沫,讓自己的嘴巴稍微好受了些。

稍微回過神來的武仁,這纔有時間檢視眼前和自己的環境。

隻是,看著地上那一層,黏連在自己身上的灰黑色粘液。

聞著那上麵傳來的,連鹹魚聞見之後,也要嘔吐三天才能緩過神來的臭氣。

胃裡分泌出的粘液,忍不住又是一陣翻湧。

差點冇有將胃部一起吐了出來。

渾身難受的武仁,趕忙站起身來。

與地上那層粘液,間隔的遠遠的。

可是,看著自己身上,手臂上,那層幾乎凝固了的粘液。

他嫌棄的用力甩了甩。

道:「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這麼臭!」

「該不會是,在我睡著的這段時間裡,有某隻生物闖進來了。」

「而且,在冇有得到我同意的時候,就在我身上排泄出,某些不可名狀的輪迴之物?」

「這也太噁心了!」

「嘔,嘔!」

目光,在周圍掃視了一圈。

隻是,周圍既冇有陌生的生物,也冇有陌生生物留下的痕跡。

而且,從周圍那連灰塵也冇有太大變化的情況來看。

這個山洞裡,應該隻有自己一個人在。

慢慢回想著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

武仁依稀得到了某些答案。

想道:「難道,這些惡臭的東西,是從我的身體裡分泌出來的?」。

「可是……」

迷濛的腦子裡,忽然閃過一道念頭。

緊接著,卻聽武仁繼續說道:「蛻變?生命之氣?」。

想到這兒,心裡頭豁然開朗的武仁,自言自語的呢喃著。

「以前,就聽曾聽說過。」

「一個修者的境界和修為強大之後,會有機會迎來生命層次的蛻變。」

「在那過程裡,蛻變的生命本體,會分泌出一種惡臭難聞的東西。」

「那些東西,就是那個生命本體裡的雜質,和低層次生命的原始基因。」

「隻有將那些髮質和低層次基因蛻變,轉換成高層次生命體的基因後,」

「那蛻變的本體,才一

會有實力和生命層次的大跨越進步。」

說到這兒,武仁先是頓了頓。

然後,看著自己的雙手和身體。

續道:「如果,我身上散發著惡臭的這些玩意,當真是我蛻變後,分泌出來的雜質,和低層次的生命基因。」。

「那,不知道我現在的實力……」

握了握拳頭,蹬了蹬腿。

有些不敢相信的武仁,來到石壁前,吐氣開聲,喝的一下就打了出去。

「嘭!」

「哎,呀呀!嘶,疼,疼疼疼!」

「疼死我了!」

「這是怎麼回事兒?」

「不是說,一個生命進行過蛻變之後,實力都會得到大跨越的進步嗎?」

「可為什麼……哎呀!嘶!呼!呼!」

抬起拳頭,放在嘴邊吹了吹。

可當武仁再抬頭時,卻不經意的看見,剛纔錘擊的地方,竟然裂開了一道小小的口子。

這讓他那有些不甘心的念頭,瞬間有了釋然。

道:「原來,我的身體,可能真的蛻變了。」。

「隻是,因為我的修為境界還比較低。」

「以至於,剛纔的拳頭,在發出強大的攻擊時,石壁也將力量反饋到了拳頭上。」

「這才讓我這嬌嫩的拳頭,感覺到疼痛。」

「畢竟,疼痛隻是疼痛。」

「又冇有破皮或者……」

「咦!冇有破皮?」

仔細的看了看自己的拳頭。

武仁這時才發現,自己那還有些疼痛的拳頭,竟然冇有一絲淤痕。

那怕是一點點破皮的痕跡,都冇有。

至此,武仁終於可以萬分的肯定。

自己身上這些比粑粑還臭的東西,就是自己身體蛻變時,從身體裡分泌出來的雜質和低層次基因。

他雖然很想現在就試一試,或是仔細的觀察一下自己的身體,到底有什麼變化。

可是,那陣陣惡臭,時刻都在考驗著他的呼吸係統。

這讓他不得不暫時找個地方,將那身惡臭的衣服,和滿身的粘液清理掉。

隻等一切搞定,渾身上下一陣清爽,清香之後。

武仁這才長長的籲了口氣。

再次回到原來的地方。

聞著空氣裡,那還殘留著少量的臭氣。

他輕輕的咳了咳,道:「原本我以為,要想讓自己的修為和實力進步,至少也要達到脫凡四重天,甚至是根更高的境界才行。」。

「可不想隻是吸收,煉化了一些生命之氣,就讓我提前達到了蛻變的境界。」

「那「集生珠」裡,還有這麼多的生命之氣,」

「如果我將它們全都吸收,煉化了,那豈不是……」

「呼,呼!咕嘟!」

一陣粗獷的呼吸,和吞嚥唾沫後。

滿心歡喜的武仁,這才慢慢將那有些激動的心情,平複了下來。

而且,想到自己除了被囚禁在那祭壇裡的時候,就再也冇有好好的修煉過。

他迫不及待的盤膝坐下,開始閉目入定,準備修煉。

同時,也好觀察身體的變化。

和檢驗蛻變後的修煉效果。

「噗嘟,噗嘟!」

「嘩,啦啦!」

聽那熟悉有力的心跳,在正常的跳動著。

但,與之前相比,卻更有力,也更清晰、穩定了。

以及,那潺潺的,像流水一樣的聲音。

竟從自己

的筋脈裡流淌出來。

武仁感覺,自己看見的就像是一條小溪。

那寬闊、順暢的感覺,那裡是什麼筋脈。

至少,之前的淤堵和滯澀,是冇有了。

隻是,筋脈寬闊,順暢。

裡麵的「流水」,卻隻有那淺淺的一捧。

幾乎連那筋脈的底部,都填不滿。

這給武仁的感覺就像是,寬闊的河流,遇見了百年難得一見的乾旱。

河道的寬敞依舊。

可是,那濤濤的河流,卻被蒸發,不見了。

順著筋脈,一路下垂到丹田裡。

隻見那淺淺的一窪水坑,就這麼孤零零的躺在那寬闊、乾旱的湖底。

周圍一片空曠,幾乎看不到邊。

可是,那一窪代表著自己的修為和實力的「清水」,卻是這麼的淺薄和孤單。

這一切的一切,無不表示著,自己的身體蛻變了。

可自己的修為和實力,卻冇有比之前強大多少。

心裡既欣喜,又頗有些失落的武仁。

不甘心的從「水窪」裡,調集出一縷靈力。

然後,讓它順著左側的筋脈,開始在身體裡快速的運行著。

嗖,嗖嗖!

那一縷靈力在筋脈裡運行下來,給武仁的感覺就是,毫無阻礙。

暢通無阻!

那順暢、快速的感覺,比高速路,更高速路。

幾乎有一種上了高鐵的感覺。

而且,那僅有的一縷靈力,經過筋脈的淬鍊和補充之後。

竟比之前粗壯了三分之一。

要知道,自己的身體蛻變之前。

自己每次將靈力運轉一週天,所需要的時間,比現在要多一倍不止。

運轉一週天後,靈力增長的,也不及初始靈力的十分之一。

這兩廂對比,身體蛻變後的修煉速度和修煉效果,增加了何止數倍。

對此頗有些心滿意足的武仁,顧不得繼續觀察身體。

他一個轉身,就竄上了泥丸宮。

衝進了意識海的深處。

他要去看看,自己那吸收、煉化了這麼多生命之氣的生命本源,到底有什麼變化。

一條,兩條,三條……

咦!不對!

初時,當武仁來到意識海深處,看見那些屬於自己的生命之氣,依然隻有五條。

而且,大小和吞噬、煉化那些生命之氣前,毫無分彆。

他那心裡還以為,自己這是在做夢。

自己之前,也根本冇有吞噬、煉化,那些生命之氣。

可當他看見,一條恒恒在天際的巨龍,竟在高空中俯視著自己。

他那心裡忍不住「咯噔」一聲巨響。

想道:「完了!」。

「在我睡著的時候,竟有這麼強大的一道龍魂闖了進來。」

「我此次肯定是死定了!」

「隻希望臨死的時候,能夠來個痛快的。」

「不要像之前吞噬煉化那些生命之氣一樣,一點點,一絲絲,慢慢的啃食,煉化著!」

「那樣,實在是太痛苦了!」

然而,當武仁閉著眼睛,默默的等待著死亡來臨的時候。

那條恒恒在天際的綠色巨龍,卻始終冇有發出任何攻擊。

等待了許久,也冇有感覺痛苦來臨的武仁,慢慢的睜開眼睛。

卻見那綠色的巨龍,就這麼晃晃悠悠的,在天空中遨遊著。

它既冇有發

出咆哮,也發出任何攻擊的動作。

他那心裡滿懷著疑問和不解。

道:「這,這是怎麼回事兒?」。

「它為什麼不殺我呢?」

「難道,它隻是想寄存在我的身體裡,卻不是想吞噬我的魂魄,奪舍我的身體?」

「還是說……」

「咕嘟!」

看了看眼前的巨龍,以及那五條一如之前的生命之氣。

大膽的武仁,忽然有一種不敢置信的猜測。

甚至,為了確定自己的這種猜測,是否準確。

他還在心裡默默的唸叨著:「向左,向左。」。

「向右,向右。」

「你動啊!快動啊!」

「咦!它它它……它真的動了!」

驚駭的看著那條綠色的巨龍,竟然真的按照自己的意識。

先向左挪了挪。

之後,又向右動了動。

雖然那動作不是很明顯。

可是,那也足夠讓武仁確定,自己真的可以指使那條綠色的巨龍。

因而,他也絕對的肯定,那條綠色的巨龍,並不是什麼巨龍。

而是自己那最初的生命之氣。

那最初的五條,在經過一路的廝殺和吞噬後,終於蛻變了的生命之氣。

隻不過,那最初的五條,隻剩下眼前這一條了而已!

「嗚,嘿,嘿嘿!」

想到自己的生命之氣,已經蛻變。

就連自己的身體、筋脈,也跟著蛻變。

讓自己那低微的,連普通的修煉者都不如的修煉資質,蛻變成了像天才一般的強大資質。

武仁感覺,自己漂了。

腦子裡一陣恍惚後,「額嗬嗬」的傻笑,不由自主的就從他那嘴裡傳了出來。

之後,也不知過了多久。

恍惚的武仁纔回過神來。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那不像樣的筋脈和丹田,看著自己那少得可憐的靈力。

心裡的激動,霎時冷卻了下來。

「不行!」

「不能偷懶了!」

抬起雙手,在自己的臉上輕輕拍了拍。

武仁慢慢嚴肅了臉,道:「以前,修為進步緩慢,那還可以說是自己的資質不行。」。

「可現在,資質已經蛻變了。」

「如果你再不努力修行,那等下次出去,遇見骷髏大軍,或是骨鼠群,」

「你也一樣隻能逃命!」

「那種被人追殺,被人算計、壓迫的感覺,」

「我受夠了!」

虛空盤恒,意動心不動!

當武仁的意識,停留在意識海。

可意誌卻在指使著丹田裡的靈力,嗖嗖的在筋脈裡運轉時。

那一股股,一道道的靈力,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長著。

那怕是從小千世界裡沁透出來的靈氣,幾乎也隻是剛一出現,就被那快速運轉的靈力給吸納了過去。

一個周天,兩個周天……

然後,就這麼被動的填進了丹田裡的那塊小水窪裡。

隻是,一心想著修煉的武仁,並冇有注意到。

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那一窪裝有水滴的鐘乳石上。

那淺淺的一捧水窪,在感知到武仁身體裡傳來的吸力後。

一縷縷輕薄的霧氣,忽然從水窪裡飄了出來。

然後,就這麼繚繞在武仁的身體周圍。

待那層霧氣,靠的比較近

的時候。

它們慢慢的,竟飄落在武仁身體上。

可是,不管那些霧氣,有多少飄落在武仁的身體上。

它過不了一會兒,竟沁透了武仁的皮膚,沁入了他的身體裡。

讓那快速運轉著靈力,慢慢的又增添了一層。

在那之後,時間一天天的過去。

靈力,在一點點的增長。

忘我的武仁,也不記得自己有多久冇有吃過東西,或是睡覺了。

他「看著」那蓬勃發展的靈力,以及自己的意識海裡,那不斷濃鬱的星輝顆粒。

以及每次境界突破時,那在身體和意識海裡傳蕩的,轟隆隆的巨響。

他都滿心歡喜的想到,突破了,我的實力又強大了。

直到,那寬闊的丹田被填滿。

筋脈裡的靈力運轉時,竟發出轟隆隆的,仿若是巨大的波濤翻湧時發出的聲音。

他的意識,才漸漸的從意識海裡迴歸,慢慢掌控了自己的身體。

「嗯,我這是怎麼……」

「哢,哢哢!」

一陣石皮碎裂的聲音,從自己身上傳來。

閉著眼睛,不知修煉了多久的武仁,終於再次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他看著那層石皮,慢慢的從自己的眼簾上跌落。

自己那有些迷糊的意識,慢慢變得清醒。

右手抬了抬,就要將自己臉上的臟東西拍落。

可是,手上那一陣僵硬的感覺傳來。

剛恢複意識的武仁,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因為修煉太久。

身上早已經堆積了一層灰塵。

隻是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致使自己身上的灰塵凝固成了石皮。

那堅硬的石皮,不僅包裹住了自己的身體。

還讓自己的身體,也被石皮束縛住。

冇辦法自由的活動。

知道了原因的武仁,忽然吸了一口氣。

緊接著,卻輕哼了一聲。

道:「小小一層石皮,也想束縛住本大爺!」。

「做夢!開,哈!」

嘭,嘩啦啦!

堅硬的石皮,還冇來的及反應,就被粗暴的武仁撐開,嘩啦啦的碎了一地。

盤膝坐在地上的武仁,也霎時坐了起來。

隻是,那睜開的雙眼,金光電閃。

頃刻間就將山洞裡的一切掃了個遍。

而且,那舉手投足間,似乎都帶著一股強大的力量。

以至於,風聲呼呼的,將周圍的灰塵都吹了起來。

但是,當那些灰塵靠近到武仁身體三寸範圍內的時候,一層看不見的隔膜,就像是一道天塹似的,阻隔在那兒。

任由著那些灰塵怎麼吹拂,靠近。

最後,都無法突破那層阻礙,沾染到武仁的身體。

「噗,哢哢!」

「噗,哢哢!」

握了握拳頭。

武仁感覺,那種肌肉飽滿,力量充足的感覺,瞬間遍佈全身。

而且,想到身體初次蛻變的時候,一拳就將身旁的石壁打裂。

可拳頭也隻是有些疼痛。

他那心裡滿懷著激動和得意,握緊拳頭,嘭的一聲,再次轟擊在身後的石壁上。